親愛的16歲的自己,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1993年1月29日)當時16歲的你所親筆寫下的日記:

多年前的這一天,你終於下定決心和老師說了,並且跳回到你本來就應該去上的English 11,不再為了那個你單戀了好幾個月的台灣來的女同學Leonie而自降英文課級數自Co 11。正確決定!而今天就是你馬上回到English 11上課的第一天,顯然你最重視的不是全班都陌生,這班也是剛組成的新班,而你最直接的感受是──「很難」。

不過,除了英文課,你會發現其他的科目,你的「朋友很多」,你感覺到「心裡很充實」,此時你已經進入了陌生的公立高中一個學期(也就是已經半年),你感覺到,在交朋友與人緣的方面,你「應該已上了軌道了」,這部份是你最重視的──沒辦法,一直以來沒人教你怎麼交朋友,事實上,交朋友的秘訣就是「不必交朋友」,放自然,做自己,腦筋保持清清澈澈,朋友自來,不需要勉強,反之,你在那裡一直急,連現在雖然你覺得「朋友很多」,但你應該仍是每天都在走廊上努力的與認識的人打招呼,所得來的所謂的「朋友」吧。

今天很可愛,你說,全家人為了慶祝你成功的登上了English 11,等於是回到「正常班」,所以特別的去吃自助餐吃到飽。那時候的你是「大胃王」,最大的興趣就是吃,怎麼吃都不會胖,運動量也大,都是瘦瘦的,而現在30年後,我家的孩子挑食嚴重,溫哥華也剛好吃到飽皆凋零了(是不是這一代的人都吃太好,不想吃粗飽了),所以我們來此後還沒有什麼機會吃到飽,不像30年前動不動慶祝什麼就去吃到飽。

可怕的是,這一天,Leonie又一度「回來」,要「找你翹課」!這個可怕的女孩,你才剛剛脫離她的Co 11,她就跑來找你翹課,這時間點也太巧了,而你今天剛好沒開車,才作罷!這女子,想要讓你功課差嗎?但你強調,你現在就算真的史上第一次「陪她翹課」,也一定是「好玩」,而不是想要追她,你要自己記得:「這段故事已經結束了」。真的嗎?唉。

過了30年後,已經46歲的中年大叔的你,在同一個日期(2023年1月29日)的日記如下:

今天是放假第三天,也會是我們出去第三天,因為它又是一個艷麗美好的晴天,一早哥哥就興奮的說我們幾點出門呢?我心又一緊,他是不是太愛玩了?他以後會去當導遊嗎?但又有感,這至少是一個切入點,只要他表達熱情,又是和大人(我們)一起活動,出門在車上,可以和他說說話、他也會聽進去並會回覆,就有機會再帶他一段。我今天說希望以後都可以找一家咖啡廳,跟我與好隊友一樣,坐滿一小時,看看報紙;基本上哥哥OK了,妹妹也一定沒問題。

今天很順的出門,早餐在統一廣場,兩個孩子和我下來購買他們要的早餐,哥哥吃武漢乾麵,妹妹吃蛋餅,我偷偷換過來,給妹妹吃我點的另外一家「北京小吃街」大陸小哥的雞蛋捲烙餅,妹妹說很好吃啊。這位台灣老闆還是一樣,講的每句話都是負面,每句話都帶「又來了」、「你連這個也不會嗎」的口氣,真的是一種習性了,在他身邊的人一定很辛苦。今天因為我旁邊有孩子「黃袍加身」,他沒有對我刁難太多──人性就是這樣,原本很兇的人,對你好這麼一丁點,感覺特別溫暖。連大陸小哥也變溫暖,我懷疑是因為外面三層樓高的染色玻璃灑下來的巨型陽光打通了所有人的心。

第一個行程是Earnest冰淇淋,哥哥特別講這間是因為前一天他的男生同學R剛剛來過。在北溫哥華,一段不短的車程,經過整片明媚的溫哥華住宅區,經過一間又一間又一間又一間的屋子,各有特色。這區全新,哥哥下來點餐,點了rocky road,哥哥吃了發現與想像不符,才發現他看不到招牌錯看成rocky roast。

走到對面,這區全新的新潮住宅叫「Time」,是退休的好地方,陽光打下來全部都在玻璃上,只是,每個住的單位都好小喔,每一戶在一樓都有一個轉角足夠擺張兩人坐的小餐桌,邊邊的步道刻意砌成層層疊疊上上下下的,看起來很有意思,但像公園邊的涼亭,經過很美,住在亭裡就不舒服了吧。

走到角落,真有一個Art gallery,進去一看原來是pizza店改裝的,有趣的是那些畫作都是賣差不多的價錢,都是$495加幣這種的,其實不便宜,我就開始好奇問這位大媽,原來,她本人就是畫家,這間pizza店是她老公的。比方說一張畫「吊橋下」,$495小小的明信片的轉印的,比較大的油畫也是印的,700多元,她說原始畫作她會賣1400或1700加幣,這些價格也怪怪的,可見不專業,不過這位70幾歲的大媽看到我如此感興趣,就與我聊更多,這家義大利披薩已50幾年,原本在山腰上,幾年前這裡新蓋才搬到此角落,現在整個店面與房子一起賣,她說,既然你這麼有興趣,就給我房仲的電話。

我心想,不是我對房子有興趣,我對這個人更有興趣。她講她學畫的過程,從60出頭歲開始學起,後來遇上了一種mono-printing只能印一次的轉印畫,她本來不喜歡,後來發現可以自己的畫中神奇的「看到」某個影子,比方說長得像魚,長得像鳥(都是這類型的世間基本物體),她將這個想像過程自稱Dreamscape,她花時間與我說明,看,這個好像魚,好像兩隻魚,我想,畫畫真是一種人類自由想像組構,說什麼是什麼,所以每個人都挖它深,然後有人跟著挖的、對著別人的畫在分析與研究者,其實本身也是自由亂講亂想,成了商業或輿論的共謀。她一邊講,我一邊在想───世上有一半的人陷在某個產業(如藝術)而個個自稱專家,只有一點點的人拿那腦子空間在思考如何設計出傳得更遠、電池稱更久的手機。

我們到Lonsdale Quay的室內市場,這是我們第四或第五次來,這次我們熟到知道這家11個月前我們第一次來買湯喝的老闆,剛剛癌症過世,所以停業,還在攤位上擺了一本紀念留言簿。

載著陽光滿車,慢慢往南開,再往西,拉長車程,讓車上醒著的貴客們可以享受溫哥華的街景。孩子回家後我再和好隊友出來第一次坐在「圓香」台灣餐廳裡,它的大腸麵線竟只要9元加幣卻是平常台灣兩三倍的份量,哥哥妹妹也都很愛他們的東西,我和店員提牛肉麵加青菜給女兒吃,回家看到麵真的加了不少青江菜呢。

與哥哥再聊了一些未來。他說他現在打算將志工就隨便做,但再另做一個大project來升學。至於那是什麼?他說還要再想想。我忍不住和一直在Photoshop畫畫、Minecraft與「橫的」(PUBG)之間遊走的他說,這時候若學個東西,真的很棒。他原本說要訂愛莉莎莎那1萬元的課,後來又改成想要弟弟叔叔之前送他的Masterclass。我覺得挺不錯的。他其實是知道的。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45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30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目前公開的日記僅限離婚後3個月起至今,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離婚前及結婚前的本人人生自15歲起之所有日記?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