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5歲的自己,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1992年10月28日)當時15歲的你所親筆寫下的日記:


今天你的日記寫得「破記錄多」,是平常寫的三倍!這就是Leonie帶給你的正面好處──讓你練習寫文章,最終成為作家,或許Leonie這段時間功不可沒。

這麼長的文章,我就不細細一句一句的回顧了,我看了一遍,大致的幾個重點是,首先,你還是正在努力的要傳紙條給它,但那紙條並不是告白,而是「等我,有話要說」,而她真的等你了,你打算開口講的仍是「你社會課為什麼不理我?」你日記裡寫道,目前你希望「搞清楚」,因為「再不搞清楚你真的受不了」,所以想「解這個大謎」、「希望明天可以揭曉」。你認為,若直接告白了寫「我喜歡妳」,「如果失敗,就沒後路了」,所以你打算先問「妳怎麼了?」以留下後路……。

這邏輯非常正確,但在追女仔上面又實在非常不正確。所以,對於從來沒有追女朋友的經驗的15歲的你來說,你真是「太聰明」了,但,你又實在也是「太不聰明」了。

而且,你發現了,依你這一週以來瘋狂的樣子,「每天生活在這種半甜的生活中,會浪費了你的資質」、「也就不用上大學了」。

而至於Leonie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如你日記裡面所形容的那樣子的「奇怪的動作」,我現在判斷,首先,一方面她的確也是缺乏經驗而不知所措,但她的確是因為對你並沒有感覺(或許她根本還沒有任何戀愛衝動)而無法讓天性take over自然的互動。換句話說,她知道她正在被追,她也知道她對你沒有興趣,但她不知道的是,該怎麼處理這種事?像這樣的情形,破口應該就在你應該繼續的對她關心,並愈來愈不當一回事,或許後面就會改觀──但這對於一個15歲的少年實在太難,而且你後來知道,她其實比你大一歲,怎麼辦?(在10幾歲,大一歲是天大的差異)

以下是30年後的同一日、同一地點(加拿大溫哥華Richmond),已經快速老到變成45歲的我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和你交換日記一下:

我最近在練頭腦,用寫程式來練。我開始研究Render.com這個主機平台,它不像以前Bluehost那種主機,用FTP上傳檔案,現在的主機,所有的程式檔案都從GitHub過來,你看不到檔案,它直接幫你接進來建立好並且開始跑。了解它的運作,其實會覺得這新方法是蠻乾淨的,網路上也說,它速度非常快,計算錢的方式也是每個服務分開算,可隨時調整。我從來沒看過這種做法。因為這是新的做法,我才使用一下下,就對自己帶來莫大的信心──就像為舊電腦下載最新的OS軟體一樣的「爽」。

由於有GitHub的關係,以前寫程式只想看最後做出的成果,但現在寫程式有點像是在做「藝術品」了,即便你的程式是藏在裡面的一個被使用的模組,也可以寫得漂漂亮亮的;這也表示現在的網站突然間膨脹到非常龐大,使用各式模組,分前、後端,一大堆不認識的知名模組,像是突然間長出來一大片如雜草般巨大林木,我不被那些巨木給嚇阻,我想直接找到一條路,從中間穿過去。

寫程式不像寫文章,拍影片、想策略、做簡報、做訪談、開讀書會…這樣的「自己輕鬆執行、成果清楚明瞭、還可以保留紀錄」,然而,寫程式可能可以做出最特別的作品,而它本身,一樣,也是一個Legacy紀錄。

早上是唯一非工作時間,和好隊友再次來統一廣場吃早餐,我又吃螺絲粉。螺絲粉的湯裡充滿了各種的材料,從前不了解加了「豆角」及酸筍、木耳、花生、油炸豆皮…等這些醃製或乾物有何可口,現在發現每一個都是貢獻其美味一部份,缺一不可。

但我看到什麼?我看到:Public masculinity is something that should be taken seriously and boycotted。螺絲粉的隔壁的角落攤位,以前第一手是小歇亭奶茶,老藝人漣漪在那裡第一線製作珍奶飲料,當時應已50歲以上的她還試著打扮年輕一點,接受年輕人點餐,那印象與現今這家攤位構成stark contrast,如今這間「永和豆漿」,台籍老闆已被太多人阿諛奉承而致本人講話非常霸道,某客人開口要一個塑膠袋,他可以對客人「訓」上老半天現在這裡如何不准用塑膠袋等,自從上次去買東西,他說,叫你老半天,你為何沒聽到?被訓了一頓以後我不但再也不去買,連聽到這男子的聲音就不舒服。但其他像是外送小哥或他供應商,總是好像見到「大哥」一樣是是是、對對對。

這就變成了大家對於男性的既定印象,而這種男性,通常旁邊都有一位默默工作的女性,當男性大放厥辭的時候,她在旁邊默默的擦屁股,同樣這種「男人模板」,在這個小沙洲城市上就有好幾位,而且是跨國的,那位馬爾他來的咖啡老闆,昨天打過去點個飲料就被訓「我認識你嗎?我認識你嗎?」過去以後,被他再兇了幾句,其實,最後他為了賺錢還是幫我做了拿鐵,所以他的行為是極端的幼稚,連邏輯與嘴巴都管不好,旁邊一樣是有一位亞裔太太,似已見多不怪的負責擠出笑臉收我的錢。

在理性的思維裡,必須要對這樣的男性,做出一種征討,才可以讓大家了解,並不是所有男性都是這樣子。但是,從行銷與公關的角度來看,人們仍太愚蠢,不可能讀我的文章而有了這種邏輯去分辨,他們只會看到,你們男人「自己都不挺自己」,天下烏鴉一般黑,狗咬狗。我也意識,現在的我們,的確仍在初步階段,仍在行銷與推廣階段,尚未到適合理性辯駁之期。

在看不見孩子的爸爸的要求下,再一次與看不見爸爸的女兒「Lisa」訪談。她感嘆,幾個月以來她住國外又療癒了很多,有些事可能想不起來了。可見之前受創多嚴重,也可見北美的療癒力多強,我也覺得它讓我的腦袋忘掉不少東西。這次訪得比上次又更好,每次談完我就更有動能,我應該繼續此系列訪更多人。

傍晚第三場老外老師來上英文課,這次這位Andrea,是個博士,短髮的她,談吐令人尊敬,我也覺得若要幫我家女兒找家教,這位可能也合水準了。但即面如此我還是要繼續找新的,這是我們互動教室的特色;另外,我也和貴人老師談過,可望依長官期許,成為英語教室的第一任「知識長」。

晚餐我們吃得好開心,好隊友烤了鮭魚,炒了肥大蒜蝦,還有高麗菜,妹妹笑,哥哥這週好幾天都沒有和她走回家,妹妹還給我看一支抖音,我看不懂,都是寫日文,她解釋,是一個日本高校女生,籃球投不到,怎麼辦呢,她哥哥背著她,拉高以後,就可以投籃了!妹妹滿臉羨慕的樣子,我看了好好笑啊!我們家妹妹和哥哥向來都不太像兄妹,這是第一次聽到妹妹也是想當妹妹的呀。可是他哥哥現在已變成「朋友控」,和他「四人組」,時時的打開手機擴音,像計程車司機的無線電火腿族,不斷地傳出各種聊天,他今晚忙著自己烤餅乾,為何?沒錯你猜對了,要去其中一位同學家寫功課。這四人現在幾乎都黏在一起,突然間的。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15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