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5歲的自己,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1992年10月16日)當時15歲的你所親筆寫下的日記:

今天的你,第一次提到了這個名字「Leonie」,真有趣,她的名字只比每天和你一起吃麥當勞的香港同學Leo還多了三個字母,是女生。且這第一次提到她,就是提到她要找你「翹課」──天啊,翹課這個字,在台灣是要翻牆出去的,是壞學生才做的啊!但在這裡,學校沒有牆,像上大學一樣的自由,中午出去吃飯可以去麥當勞了,晚一點回來、沒有準時上課,老師也不會懲罰,這就是「翹課」。這位年輕的小姐要找你翹課,應該是很美好的事吧?

可以看出,你在公立學校的一開始,遇見各種族的同學,雖然你很想交一個外國人朋友,但真正變成朋友的依然是台灣人。而這麼多台灣人之中,你遇見的兩個人,一個是James,他在前面幾天日記你已提過是一直在翹課、一直都沒來學校的,而第二位就是這位Leonie了。

你也形容了她了──「坦率且誠實」、「總是把外套袖子捲起,看起來有點男性化」、「不會討厭她,相反的,甚至有點喜歡她」。

但,你是一個要拚美國大學的人,才剛剛沒考聯考離開台灣,怎麼可以和這些人在一起?但當下,你連交友都有困難,所以也很容易遇見任何朋友就交流了。你自己也寫道,接下來功課愈來愈緊了,下星期每一科都有小考,外國的高中其實也是很不好念的!

今天你也寫了一行很重要的事──加入了Western網球俱樂部的會員,後來你和弟弟在這裡密集的學網球、打網球大約兩年,還碰到加拿大的國手Patricia Hy。

辛苦你了。30年後的你,45歲的我的今天(10月16日)所發生的事,沒有你當年這麼「精彩」,就是一個爸爸帶著一家人的事:

我覺得,身為爸爸,應該用「大格局」來看孩子與家人,一個人的人生有很多走法,一個家庭裡面成員的人生也有很多走法,有可能有悲劇,時有驚喜,身為爸爸,想辦法安排一個「框架」,無論什麼樣的走法,都可以過得最好。

我的父母當年帶我來加拿大,這個「框架」就設定的很好,這次我帶孩子過來,我也為孩子設立了一個好的框架,很好的開始,接下來這框架可能只需要「微調」,其他細節就不用看了。我不必再做大變動,只需要微調框架,也因此開闊,而且開朗。

昨天我嘗試將週三讀書會的活動做成「海報」,這動作讓我個人對舉辦這樣的活動更有「抓地力」,抓什麼「地」呢?我心裡的那塊肉就是「地」,只要我自己可以一直辦下去,活動就會一直下去,這點先理解,過了關,接下來是找到這系列活動最好的舉辦方式。

我需要這樣的活動,和人們交流;交流讓我維持能量,相信很多人也是需要這種能量。

今早來打球,這年紀真的不太想打球,打球不是最有效率的運動法,健身房在保護之下不容易受傷,短短半個小時爆汗,全部的重訓不到一個小時亦可完成。

今天的籃球倒打得氣順心暢,陽光是斜的,地上都是松果殼,先來了一群灰色鴿子和加拿大雁,牠們都帶著老小,在草裡啄東西吃,球來了他們呱呱呱的叫,拍打翅膀,移到旁邊一點,球走了,再回來吃。鳥兒走了,換來松鼠,幾隻跳過來;我們四人開始比賽五個定點各投五球共25球,我進了14還16球,命中率有六成,對於很久沒打球來講手感算是不錯;然後打一場比賽再離開,全身的汗水也夠了。我們笑,這四個人打球,每次打完一球,四個人都要「吁…吁…」的彎腰扶著膝蓋來喘氣一陣子,喘完之後才能繼續第二球,萬一和年輕人四打四,年輕人看到這四人就知道是老人了。

中午在家吃過,帶孩子出來為好隊友買生日禮物,孩子大了,現在會互相的聊天,聊些我這個老爸聽不太懂的,有些是他們與家教老師上課的趣事,如果兄妹兩位沒分享同一位家教老師,就不會有這些趣事。我讚賞自己所做的決定。

昨天我們還在放假的時候,其實溫哥華本地完成了市長與市議員的選舉,選完才知道本屆市長當選人竟是華人Ken Sim,姓沈,是ABC,他也代表一個叫「ABC」的政黨,似乎是市的階級的政黨,這一次這「ABC黨」全都選上。溫哥華爸爸群組都是在這邊住很久的男人,聽這些男人說,原本溫哥華市長好幾個小黨派都是「左派」的,猛講什麼性別啦種族啦,但現在明明「治安問題嚴重」,那些怪怪的人在市中心街面上亂築巢,所以這位華人Ken Sim出來的政見主要就只有「改善治安」,譬如要加添警察100名進入服務,而本地警察公會居然在選前就宣告「背書」這個特定候選人(Ken Sim),引起軒然大波。以上可以看得出,或許這裡長期民主,100萬人口的小城市選舉竟也有自己的政黨,真的做到政黨政治,但是,由於投票率極低,民眾冷感,很多犯規如背書隨便,政見相對膚淺又短期,有的爸爸還說希望新市長恢復「榮譽學生班」制度,不知道什麼意思?看起來好像也是某種有利於華人的。

可看出,這些爸爸們,都自詡為「右派」吧?才會這樣罵「左派」。我後來想了想,所謂右派,大概也是有錢人,當右派自己就看起來比較勢利、比較有錢吧?我還在慢慢的學習中,所謂這裡的人這麼斬釘截鐵的說自己是左、是右的內部涵意究竟是怎樣?

但,溫哥華市長已成了華人,他又打算鐵腕修理治安,這樣好嗎?我總感覺,那些做壞事者,心已爛,警察再多,也抓不完;反而或許他們(壞事者)改認為亞洲人是發洩對象,警察再多,也無法時時刻刻預防那些人在暗處突然襲擊平民百姓啊。

這是和孩子們一段非常愉快的小旅行,到Wal-Mart買米,再買了球友說的石頭(給妹妹畫),還買了兩包4元的日本餅乾,然後再找Fujiya買了哥哥要的納豆,補買了兩包不小心壞掉的冷凍拉麵,我自己買一大包我愛的「柿種」,再去買了日出茶太的荔枝果汁QQ,完美的結束,雖然哥哥一直在趕時間,但依然配合走完全程,和孩子們推著Wal-Mart購物車,他們兩人幫忙自助結帳的小小約會,我也把握時間他們聊了一下。

回家後,哥哥關在房間裡繼續練講明天的上台演講,妹妹開始畫油畫。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30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