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5歲的自己,你好。

30年前的今天(1992年9月2日),還在15歲的你親手寫下了以下這篇日記,讓我大概知道30年前的今天發生了什麼事:

這一天你說你去考ESL考試了,考完之後連考官都說你考得很好,考了第四級。我家哥哥半年前考了第三級,不過半年後也考了第四級了。有趣的是你記錄你弟弟當時剛來什麼英文都不會,考二級,我們家妹妹也是考二級。這些級數其實我都忘記了,今天再看了30年前的日記才想起來了,竟然和現在我家兒女一模一樣!

然後這一天我也去打預防針,補打,左一針右一針。這件事我也忘了。後來我家兒子補打「四針」,也只多我兩針而已,笑。而那時候的十年級課程,你選了電腦科學與打字。這一點我也忘記了。那時候竟然有電腦科學,才1992年,大概是教QBASIC語言吧?

為什麼會忘記自己十年級修過什麼呢?因為後來你根本就沒有念到這個十年級,再過一兩天,就會「揭曉」了。

你準備要開學了,我家孩子也準備要開學了。不過今天全家來北方山上、溫哥華知名度假勝地Whistler來玩,第一天,請見以下:

昨天晚上真的是靠好隊友幫忙剪片,才能在一天完成了高達三支影片,半夜兩點前都送出去給工讀生。因為提早完成,這次我特別嘗試兩位新的剪片工讀生,給她們較多時間,試試看。

昨天哥哥摔爛妹妹手機事件,大家說,今天會在車上開一場「家庭會議」,就是今天往Whistler車上的重要任務。不過,後來並沒有真的開,由於車子座位安排,讓會暈車的弟弟開車,讓兒子坐在他的弟弟叔叔旁邊,因此弟弟叔叔直接與兒子聊了不少。我和好隊友與妹妹三人坐在第三排,太遠,聽不到。

今天早上,早早就起來,不敢再多睡,今天不只是要出發到兩小時車程外的觀光勝地Whistler,還要幫弟弟搬家到爸媽的民宿那邊, 7:30之前我還先處理一下工讀生的事情,看她們的影片,把自己打理好,躡手躡腳地走出來。兒子房間裡面的鬧鐘自己響了,看來他自設鬧鐘在八點,算是有責任心的;這個兒子在各個方面我覺得皆以到了我當年之水準(包括自我要求),現在只剩下情緒與個性上面的偏差問題,可以說是非常可惜,因為那些問題是我們這個後來走向離婚的家庭,在他從小到大所給他的影響,似乎已經不易修改。

早上的溫哥華就是美麗,太陽還沒有完全出來,還沒開始熱,斜斜的照在大地,路上都沒人,但普照的陽光暗示這個時間是安全的,就在這樣類似天堂的安全又平和的氣氛中,我抵達了弟弟住兩晚的民宿,將行李送到爸媽民宿去。

我難得有機會坐在我們這輛超大車內第三排,在市區裡繞著,就在享受了。第三排很寬大,先帶弟弟去我們口袋名單Viva Java買咖啡,我想一下決定不跟買,沒咖啡因才能在第三排好好的睡。

家有青少年,全家出去玩,可能越來越困難,這次出門,好幾次就有人生氣的說:「今天不去玩了!」然後出來又不戴口罩的,兒子又一度堅持不團拍,還好後來又順應大家了。他爺爺很愛照團體照,成了我們旅行的「儀式」,青少年怕丟臉,但老外不在乎我們團拍,比較討厭我們戴著口罩,所以兒子也不太戴口罩,但重要時刻他仍總是會戴回去。我想有一天或許兒子會貼在臉書(或類似網站)抱怨呵,通常我們是沒辦法接受那樣子的,可是,我試著轉念想:「一切都是體驗」,好像就打開了。

至少我們這一家七個人可以一起同車出遊,又是家族歷史之路,令人珍惜。這條路,過了橋,往北,一條知名的路,車都是弟弟開的,我好像睡了一點點,但不確定,往Whistler兩個小時多的路程切兩段,第一個小時我們抵達Shannon瀑布,外面停車場看起來蠻簡陋的,但廁所小木屋乾淨漂亮,好多家庭坐著野餐,然後印度男人則是只有男生出遊,高高瘦瘦的好幾位,有些頭巾還是鮮粉紅色的。不論是誰,大家心情都是美好的;Shannon水流看起來很小,是從很高很高地方摔流下來,每一次摔的方式不同;在門口還有一座紀念品店賣些原住民T-shirt。今天居然忘記戴墨鏡?

找到墨鏡了,登上了Sea-to-Sky纜車,上去以後就很確定我自己從沒來過,貓空纜車或是Grouse Mountain纜車一開始都差不多,但這次看到山腳下並非停車場也非一片樹林,而是一大片都是清麗海水的海灣,水的顏色藍籃的帶著牛奶色,天高地闊了,那個畫面是拍不下來的,這裡有一條吊橋,看起來就在天邊,下面就是剛剛的海灣,孩子爺爺在橋頭拍合照,哥哥一馬當先過橋、別怕。遠方的山就是非常的高大,又遠,大概只有這麼晴朗天氣才看得這麼遠。

我們換了幾次座位,換到有遮蔭又有風景的,點了BBQ的熱狗,這裡的Coke Zero特別清涼好喝,往山下看,好像看大肚山夜景的那種雅座,但在這裡,非常非常的高,地景非常非常的遠,這個地方弟弟說是特別蓋出來的,沒有滑雪場,只有這個風景檯。門票就讓弟弟叔叔破費花了7000元台幣,吊橋特別來回走兩次才夠本。

再開一小時抵達了Whistler,這裡有魔力,一到,我都不感面熟,這裡其實很多很多大型的旅館,多到和賭城拉斯維加斯差不多了,可見有多少的遊客。而遊客都沒走在路上,旅館外還是好似山中小路,荒涼得很,我一直和第一次來的好隊友介紹,這麼荒涼還不是Whistler,等一下到「Village」會很熱鬧且文明。到了更晚一點,太陽漸下山了,可能是黃昏的氣氛讓我隱約想起小時候剛來加拿大的一種味道。

在這裡我努力的做一件事:我不要再用以前的方式對加拿大了。這是一個有機會的好地方,我不要以前那種住這裡卻自我隔絕、東怕西怕的感覺──而現在我們正要去找個地方用晚餐。也和當年一樣,我們要找一處露天的,弟弟一路看著Google評星,在Upper Village找到一間Portobella室外有著沒人坐的座位。

我們選的很好,這間剛好像cafeteria是自己點餐的,我們仍然可以點了一整桌,餐盤是一塊扁形的木板,和menu的形狀一樣。漏了兩道菜,他們很有禮貌的補上。這裡的工作人員可能工作即度假,態度都是從內裡散發出的熱情。

弟弟點了一種啤酒,幫好隊友再點了一種,兩種啤酒我也只各喝了一口。這種天光已暗、餐廳屋簷的燈泡光打在桌上臉上,會分不清現在是現實,還是在夢境。前面走過來人類,我們都已經看不太清楚是熊還是人。後來為了買牛奶,我們再走10幾分鐘至Lower Village(主要的廣場),回程時特別的久,兒子、女兒各拿香蕉、可樂、牛奶,經過一段是完全黑的野外地。他們的弟弟叔叔說了一句很有智慧的預言:說不定十年後他們唯一記得的是這一段黑夜裡、全家7個人前前後後的步行回憶。

這個旅館很難得,是一間三房的單位,有廚房、有客廳,讓我們七人可以住在一起。比分三個旅館房間是特別更棒的體驗。回到家連孩子的爺爺奶奶也拚命的喝可樂,好渴,且這單位缺點是非常非常的熱──只有室內熱,走出大門立刻涼,簡直莫名其妙。今晚不知道要怎麼睡了。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00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