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5歲的自己,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1992年9月1日)你親筆寫下的日記:

這一天是陰天,溫哥華的夏天大概快結束了,而你說到最近開始每天看英文報紙,也就是Vancouver Sun報,這報紙我回來後也訂了,30年後的今天,如今看這報紙已不需要查單字,不過那時候的你竟然也打算以「讀」為主,這方向很正確,這一天你看了大約四、五篇報導,大約也是我現在看的報導的量。

有趣的是,你說,明天你要考試,這是什麼考試?我忘了。你說是「會考」,應該是某種入學考,幫助ESL分班的,而這考試在30年後變成我的兒子與女兒在考,由於疫情,他們是半年前剛來不久就在線上考了,英文部份相當難,也有考聽力,但面談可能就取消了。可想像如果還要考面談,我家兒子(和你同年)可能還行,但女兒(比你小2歲)應該會嚇昏了。

這一天,看得出你的暑假快結束,新學校快開始,你好緊張,但在30年後的我們這裡,孩子們似乎不緊張,且我們也還沒開學,開學前四天,我們拿來到Whistler旅遊,從明天開始。

請見以下,30年後的今天(2022年9月1日)的日記:

今天繼續忙碌,昨天錄兩支今日頭條知識影片以後,今天挑戰更誇張的:寫完三篇文章,要錄三支影片。昨天剛錄完兩支影片怎麼今天會出三支影片呢?就是在昨天晚上的時候臨時的趕快趕出來的,還好我運氣不錯,我連續找到幾個不錯的素材,寫作的部分,利用晚上的時間,任何的空檔我都不放過,盡量趕快用「聽寫」的把它寫到差不多,到了早上,把它打字出來,但真的太趕了,所以聽寫裡面一大堆的錯字完全沒辦法,只能修正一些基本的,打算今天站上草地錄影的時候再臨時修改,然後也要謝謝好隊友幫我剪第一段,讓我再「二剪」一小時左右可以寄給工讀生。

這麼的忙,我在早上還是想辦法再多睡一點了一下,很難睡著,很奇怪,最近真的有失眠的問題,晚上難睡,早上也難睡,明明就很累,後來睡著了以後,我不確定有睡著,還問了好隊友,我有打呼嗎?她說有,我才放心,真的有睡著。

今天和昨晚剛降落溫哥華的弟弟,安全的聚餐,我買的是Ginger印度餐館(也是在家旁邊同個plaza)的捲餅,而因為弟弟一直很想吃港式飲茶,所以我們就第一次來到家裡旁邊的「粵海」買外帶,沒有想到,外帶的蝦餃、燒賣,這麼好吃!來到公眾市場的外面,自己獨立一張大餐桌,這裡的室外餐桌在樹下涼爽但都不會有蚊蟲,弟弟坐角落,就開始吃午餐了。此家飲茶Google評星不到4分,弟弟說,這裡的評星好像都偏低。

而且網路也很慢,看來家人對這裡(溫哥華)都不太習慣,都問我:為什麼喜歡這裡?或許以前小時候,我們對這裡的抱怨實在太多了,一開始抱怨,抱怨就會越積越多,最後自己會覺得這裡好像一文不值,長大了就趕快飛走;如果再加上國家主義,就會連此國家的人(及其他國家的人)都跟著想排己、討厭。然而,以上的抱怨、討厭循環,我已走過一次,現在的我既已決定帶孩子來、卡在這裡讓他們念高中,我看這裡,就變成「滿滿的機會」了。弟弟問有什麼機會?我說,國際化,各種族裔,時區北美,不像在台灣時時都有卡住的感覺。

但溫哥華這裡的確仍有一些人,非常的粗魯,或許他們第一天很感恩可以落地於這座城市,但後面的日子,他們又故態復萌,回到了在家鄉的那個樣子。我們開車到公共市場附近,卡車司機就是那樣子喇叭聲一陣一陣的響,讓人一直驚嚇,非常煩躁,定睛瞄準一看,竟都是「華人司機」,那種理光頭的,居然直接對一輛直行車猛按喇叭,只因為擋住了他,無法讓他在紅燈右轉;那種粗魯又沒有禮貌,好像在報復或抗議財富不公。

今天下午,孩子又發生重大衝突事件,哥哥家教了妹妹英文五小時後,竟然生氣起來,把妹妹的手機先敲壞然後砸壞,壞得非常嚴重。他把它三度砸向地上去,即便是柔軟的木地板仍然將妹妹的背殼都裂開了,然後剛剛小幅度的用「小威私人財產」(那根我小時候就有的抓背棒)的尖端面,一直敲一直敲玻璃,敲出了四處細細的裂痕,我看到妹妹手機,好像看到了一個被凌虐的人,心中也響起剛剛妹妹一直在樓上哀求說不要再虐待她的手機,我以為哥哥是在玩的……。

哥哥的控訴我也聽得懂,他說,妹妹真的很不專心,教她英文,她一直在玩手機,所以哥哥教了好久好久。我說,那他還蠻有責任心的,並沒有教一小時就跑掉,而是想辦法慢慢地教,也表示他已經超出了想賺時薪500元累積一支iPhone的規模,他已經生起了當老師的「責任心」在教他這個學生(妹妹)了,所以才會這麼在意妹妹不專心、這麼生氣。因為我也教過妹妹英文,可以理解那種不知從哪邊開始施力的絕望感與憤怒感,然而,好隊友觀察,哥哥並未想到妹妹身為學生怎麼想,無法硬背單字,要妹妹硬背,是背不起來的……。

碰到這種事情,有時候真的一種「絕望感」過頭了!但我現在漸漸對這種事,生出一原則:「如果可以的話盡量保持和諧,不要想未來了」,因為,如果未來已經無法改變,那麼,更應該表現給孩子看,什麼叫做最好的狀態,也就是保持「和平」,那麼,和平本身,也會累積,去影響未來,把「沒救」的也可以「救」回來?

但是,我也告訴自己自己要準備好,救不回來的,就是救不回來。看到妹妹手機被摔裂又被細痕滿佈的那慘烈的狀態,哥哥還是堅持講他「一點都沒錯」、錯都是在別人身上,沒有任何懊悔之意,這件事情遲早會再擴大,在這樣的一個家,很容易就認為,它是沒有未來的,因為你不知道未來什麼時候會引爆不定時炸彈,但是,我也可以認為──這樣的人生,絕對不會「無聊」,肯定也充滿了「彩蛋」。炸彈也是彩蛋啊。抱著正面的心情,才有可能最後終究解開,這是唯一的、最後的、可以走的路了。

下午在充足的陽光下,我和好隊友選個草地來錄今日頭條知識,今天不選了,直接選爸爸媽媽住的民宿旁邊那一塊熟悉的草地,其實這一塊當初曾來拍過,但是被趕走,因為遠方有座小學,現在還在放暑假,遊樂場只有幾聲孩子的嘻鬧,剩下是陽光普照下一大片黃色的焦草。

其實也是因為明天就要去全家的旅行,弟弟跑了老遠跨太平洋過來,也是為了這趟旅行,就是沒想到,前一天晚間,還是要發生這麼嚴重的手機砸壞事件,嚴重的是不只是代表要花錢幫妹妹買個新的智慧型手機,也代表我們必須「及時」趕在開學前買到這手機,而且,還要恢復被摔壞手機裡面、再也打不開的那些資料,其實非常嚴重!但我心中的正義感、尺,現在都必須要放下來,退縮、放棄了吧。我要告訴自己:「生氣,是不成熟的行為。」我已經對這個家,夠沒自信了,不希望再生氣到連自己都覺得自己不成熟。家有青少年,父母管教到最後,會出現一處「翻轉點」,而我現在就站在那個翻轉點了──原本往下掉的身體,因為翻轉(不管了)而獲得真空的權利,不再往下掉,浮在空中了,但它是刻意做出來的一個真空的泡泡,為了自救,或許也是救其他的家人,或者讓自己更專心在更緊急的事情上(財務),我不得不做的選擇。

從此以後,再糟糕的家裡也是我體驗的一部分,那是故事最後,最精彩的。你可以罵我,但無法刺破我的泡泡了。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00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