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裡經常有一個微小的小聲音,好像害怕自己會遇見某個「無法擋住的傷害」,比方說空難、癌症末期這種,一種不安全感,隨著有時候看到某些新聞(比方說烏克蘭)又更加嚴重,或者,被某些對話、被別人惡對待……給影響,即便今天頭上是滿滿天空的陽光,仍覺得手腳冰冷。

今天是孩子們到加拿大的公立中學上課第二天,早上,孩子們依舊自己起床,哥哥在樓下弄自己的三明治,聽說帶了兩個,妹妹包飯糰,問她今天包什麼飯糰?她說她包了白飯、麻油、還有…「有青菜嗎?」我迫不及待地問,她說,就是灑在壽司上面那些一點一點的,我驚呼:這樣等於只有帶白飯嘛!

今天八點出頭出發,仍太早,停在櫻花盛開的住宅區巷子,這裡都是大的獨立房子,今天剛好是垃圾日,看到垃圾車怎麼清掉這一條巷子的所有垃圾,看完後,才繞過去學校。孩子笑到,學校每次都「突然出現」,有的時候出現在左邊,有的時候出現在右邊,每一次都嚇一跳!我說,放鬆,享受它,你現在最需要的不是英文好,而是「臉皮厚」。

送完哥哥,妹妹直說來不及了,結果也是五分鐘就到,又太早了,我繞了第二圈了,妹妹猶豫要不要這麼早下車,直到快要繞出了校區,妹妹才說,好,下車吧!車門滑開,她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唉,身為高中孩子,真的有他們辛苦的地方,同儕,尤其是這種異國的,說真的,很難讓人放鬆!龐大的人際壓力會「一直都在」,直到大學才能解脫,不過,也因為壓力,可以訓練自己得天獨厚的厚臉皮。

早上有約一位做教育的台灣移民,就在Richmond這邊,在以前舊家旁邊的Odlin路,現在此路因為城市擴大而往西邊延伸開出一段新路,名字同,但不再是左右兩邊都有無蓋水溝的小巷,原本那間Thompson小學也不知道跑哪去了?這區的一片二層樓的商務建築,好像不拿來開餐廳,許多開成移民顧問中心、牙醫師、會計師事務所。這位大哥本人非常謙遜,所有的項目都很尊重來者(我),也真的非常特別,做的項目非常多,包括在台灣南投也有新創團隊培育;他的辦公室非常舒適,手邊就是一片窗,陽光打下來在桌上與書櫃上,在這裡,不知道可以想出多少有趣的點子呢。大哥交友廣闊,自己的生意好像也與友人共同投資或合作的教育機構,此際有學生在上課,牆上掛著好幾張各種職業證照。

我才發現,這位是我來溫哥華一個月以來,第一次見到的人!在這裡目前只用視訊、文字的,雖有去買車、租房子,有見到人,但並不是拜訪,拜訪的話,這是第一次。

今天胃又開始痛了!隔了好一陣子,每天吃「得喜胃通」,去掉胃酸,暫時不痛,今天又開始痛。痛的時候,想做其他事情來岔開注意力,走到香港仔裡,中庭是漂亮的木頭或紙搭建的暫時的裝置藝術,主題是櫻花與「LOVE」,逛到了三樓,看到更多以前沒看過的店家,下來,還是去八佰伴買了三樣菜,胃不舒服,吃不太下,仍買,這次三樣菜又給我打了少少的,香港老闆娘聽到我暗示「不必給我炒飯炒麵,菜多一點可以嗎?」,給我一臉冷淡,拿出一個比較小的便當盒,於是我心裡面那種不安全感又被觸發了。

回家,剛好SHAW的技師抵達來裝網路,是一個光頭的白人,盒子不需要經過我家車庫,只需要在門口一個塑膠的盒子就裝好,裝的時候我很在意的問,擺在壁爐旁會不會訊號被擋住?用這麼長的cable線會不會削弱訊號?他都說不會、不會、不會,很快地裝好。這一次的modem是白色的,網速一試,很開心,大約接近500mbps的下載速度、100mbps的上傳速度,剛好另外一家TELUS的Wi-Fi仍在,轉過去試了一次,它果然只有130mbps下載速度,以及40mbps的上傳速度,主要是,現在還可以拉一條乙太網路線,更穩定。

在這邊接孩子,有時候會突然覺得時光錯置,想起那時候在南京東路三段旁,等著孩子補數學放學,站在一群孩子家長之中,只是,那時候我腳下踩的是台北市的「紅磚道」,而現在腳下踩的?是是溫哥華的綠色草皮,陽光照到的地方好溫暖,陽光照不到的地方就好冷,所以我站在陽光下,寧可眼睛被光刺的睜不開;我穿的衣服與站的姿勢,與在南京東路上面是一模一樣的,時間最快速的把我轉移到了這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地方,面對同樣一群活潑熱鬧的孩子,家長穿的衣服與我差不多,黑白色,身形,髮型,表情,偶有一些孩子大叫大鬧,但他們小小隻,感覺沒有什麼威脅;這個光頭白人的交通指揮第三天,我才突然想起,等等,他好像是這間學校的校長呢!竟每天親子早晚都在路上指揮交通!

後來妹妹居然晚了15分鐘下課,我走進辦公室問,辦公室打電話給老師,妹妹才從側門走出來,走出來又是一臉笑咪咪的,滿臉都是笑容,而且不是那種不好意思的笑容,而是很開心的!問她剛剛在幹嘛、為何晚出來,妹妹說她在教室整理,老師用Google翻譯在問她問題。也在教室打掃的包括同學Miya,還有另一個大陸來的同學,還有男生,還有老師。妹妹說,目前認識的兩個外國女生,「都是不一樣的外國人,兩個不一樣方向的。」我聽了超好笑。另外一個好笑的是「法文課」,因為這間學校是法語浸潤學校,居然每個人都要上基礎法文,妹妹拿回家那學習單,兩頁都是法文,我連題目都看不懂,真的傻眼,妹妹居然還是笑咪咪的,她說:已經習慣全部看不懂了!(因為對她來說英文也全看不懂)

哥哥晚接了,他打來,他說,在現場等我車,很彆扭,我可以理解,就跟他說,那你往前走,直到我接到他的時候,已經走了10分鐘,幾乎快要走回家了。在國外的高中,因為沒有教室,中午吃飯是一大問題,哥哥今天果然沒有吃飯,原因也是我猜的───找不到人一起吃!找不到地方坐下來吃!到了學校的飯堂,都是人,他們都早就互相認識的,一桌一桌的,打不進去,學校附近又沒有地方可以坐著,該怎麼辦?想起我以前運氣也真好,吃飯的時候,碰到Leo,他沒和我同班任何一堂課,只是因為午餐時間他孤單的站在那邊,我就過去跟他自我介紹,於是就變成「飯友」,只有吃飯的時候見面,吃完飯(完成任務)就說「再見」。那時候,學校附近有麥當勞,走一個block過去,再走半個block回來,坐在大草皮旁邊壘球場觀眾看台,餵薯條給白色的海鷗、黑色的烏鴉,鳥聲呱呱呱的,就是我高中淒幽的回憶。可是,哥哥該怎麼辦?

這變成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了,哥哥今天看起來似比昨天更少話,與妹妹相較下,不成比例,妹妹今天比昨天又更開朗!

「已經七點了!」妹妹說,原來他們現在就跟我當初一樣,壓力很大,覺得好像才剛回到家,安心安全了,但家裡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很快就又要到明天上學了!這個我可以理解。可是哥哥連這個都講不出來,到了七點了,天色才開始有點暗了,哥哥仍繼續在寫作業。

今天吃到一個韓國傳統甜點,叫「Yakgwa」,上網查,叫「藥果」,原本孩子說吃起來像「沙其瑪」,但我吃起來像某種更粘Q的紅豆餅,一連吃了兩個,蠻好吃的。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20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