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不到6點,不必鬧鐘就醒來,躺了一下,上來寫日記,今天晚上,就在今天晚上,將從桃園機場起飛,很多行李都得等早上起床後才可以打包,打包剛剛睡的床單、棉被、毛毯、睡衣、盥洗用品…有一陣子非常的忙碌,爸爸媽媽弄早餐給我們吃,特別愛吃「馬可麵包」,以後不容易吃到了。哥哥妹妹都用小小的真空機打包著他們的棉被,哥哥跑過來跟我說,小時候跟他一起睡覺的小小藍色熊熊已經被真空鎖在裡面了,我亦將寫行李吊牌的「任務」交給寫字特別「正」的妹妹,我意圖讓她習慣拼「email」、「Richmond」這些字,她寫得很認真、寫得很慢,中間一個不小心還將自己名字拼錯,多一個G。到了近早上10點,還有兩箱輪袋是空的,空氣裡一直有「滋滋滋」的聲音,是真空機。

早上11:37將將行李吊牌都寫好了,將手提袋帶好,還有一箱還沒有裝,兩箱還沒有封;汽車的鑰匙兩隻都拿出來了,淡水家的門卡與鑰匙也都拿出來。早上11:40在對房間的抽屜做最後整理,清出一袋家人送我的生日卡片,還有一個有以前檔案的硬碟,要帶住。以及幾個米斯特六公司的信封,也帶著吧。這時候看到更多更多的文件,其實都不是主要文件,比方說孩子的「出生證明書」,我已經帶了一份英文版在身上,但看到了原始的出生證明書,那字體及醫生的名字,又把我推進了回憶裡,顯得今天又變得不太真實了。

下午2:14,吃完午餐,午餐是叫Uber Eats,點淡水的黑殿滷味,小朋友則點爭鮮,在吃飯前已開始將行李一個一個排排停放在大客廳的木板地上、佛桌前面,目前算起來總共12箱,還有3箱還在裝,哥哥早已裝好隨身行李,妹妹還沒有,坐在地上,細細的捲她的電線,笑意堆滿臉龐,我幫他們約好和他們媽媽視訊,沒約到,媽媽五點多才有空,約5:05。

繼續地收行李,然後,我覺得應該先剪影片、先寫日記,小朋友們已興奮到不行,一直說:「你們知道嗎,再幾個小時就要到機場了耶!」

爸爸媽媽一直想幫我們,為著能夠幫我們掛行李吊牌而高興,電腦由弟弟幫我拿,後來,爸爸也很開心可以幫我綁行李帶。雖然家人們並沒有要出發回溫哥華,可是,心情好像他們也要一起旅行一樣,好像完全感受到我們的感受,為我們的開心而開心,為我們的期待而期待呢!爸媽中午之前也將房間整理好了,爸爸睡地板睡了一個月終於可以回到床上,媽媽今晚沒有孫女睡旁邊了,想見女兒也會很想她奶奶。書桌都清空了,突然變得好乾淨整齊且明亮。我在收行李的時候,也一邊把地上桌上一起清理乾淨,盡量幫爸媽恢復,但還是有些東西帶不走,我將兩個抽屜集中成一個抽屜,至少清空一個;衣櫃裡的三個抽屜清空兩個,只剩一個有裝東西。公司的大小章、公司的營業登記證、存摺、一些信用卡等等的,一找到就交給爸媽,媽媽也直接收進書櫃上面一區專門留給我所有東西的。

這時候,我有個奇怪的念頭,好像,既然現在已持有陰性的PCR報告,即便現在到了機場,「中獎」了,好像也沒有關係。那邊太多了,好像總是會中獎,所以好像,我有點想放手自己去享受旅行的這個部分,我也開始放鬆了。但我馬上又拉回自己的注意力,注意自己今天選的新口罩,這副新口罩,可是要帶上飛機的口罩!它好像不太密?於是我直接丟掉,又換了一個。

現在覺得一種「迫不及待」,此時就不知道上個星期是怎麼「熬」過的,也無法想像一月底還在搬家的時候,哇,搬完家,還要再等這麼一個月才會出發,是怎麼等的?總之,現在就是現在。

大約3:50,出來做最後辦事,將中華電信的停約,到郵局寄東西,然後去藥局買了10包快篩劑,加上原本的五包總共15包,滿街都是各種的小吃店,就不會覺得想吃;當只剩一間的時候,才覺得很珍惜。當有這麼多日子,就不會覺得想把握,如果只剩「最後幾個小時」?才真的會睜大眼睛想看看,可以吃什麼,經過了「烤玉米」但真的沒有時間吃了呵。

辦到5點出頭仍未辦完,向來很注重和家人相處的弟弟果然已經提早的老遠的來到淡水集合,帶著小姪女,我買了近二千元的「起家雞」帶回家大家共享。此時已接近了我們和兩台送機車子約的七點,我們變得很慌亂,不只三咖行李還open,還有各種小的隨身行李已滿,三行李都超重,只好再開我們的第16個行李箱,於是就定了,我們後來托運了16件!

搬行李到了電梯口,是今天最沮喪的時刻,因為電梯前滿滿的都是行李,而且都是爸爸與弟弟幫我搬出去,我已經整個混亂了。一度兩台電梯都到了我們樓層,我們兩台都塞滿了,我殿後,到了樓下,三輛車子排排在旁,第三輛是弟弟的車。我們還在台灣的此時,好像連地板都可以睡覺了,覺得好乾淨了,所以我的沉重的行李直接就放在車庫的地上,三輛車子兩輛叫來的,每一輛的後車廂都滿滿的堆到最高,後照鏡都看不到,我們來不及吃「起家雞」,媽媽幫我精心打包後讓我在車上吃,特地多弄了素梅菜扣肉與竹筍,溫溫的,這樣到了機場,我們嚇一跳,這是第二航廈,飛機我們錯過了嗎?竟然在下車處,一輛車也沒有,一個人也沒有,邊道上只有十幾箱行李,全都是我們的。

這就是疫情後的機場!我們一家在外面拍照拍了半天,進入機場,仍只見工作人員,航空公司的仍然穿著筆挺的制服,但就是幾乎一個旅客也沒有。

直到check-in,我第一次發現,幫忙者都來了,我們的行李這麼多,但是這麼多人都願意幫我們把它送進輸送帶上面,突然間我們的行李不再是問題了。最後我們check-in了17件行李(多一件是因為我們手提太多了)然後,從行李到登機門其實很快,就在隔壁,其實可以選擇先到四樓吃東西,但已經這麼晚了,只想讓親愛的家人趕快回家,我們該踏上旅程的就趕快踏上旅程吧,所以我們早早就進來了,真的非常驚人,在安檢的地方,一個人都沒有,一個人都沒有,所以我們輕輕鬆鬆地通過。

我已模擬了無數次,在疫情期間,到機場如此地方,我們會怎麼非常小心的防範,讓自己不要中獎。但現在,我的感受是───沒辦法了。沒辦法的意思是,我自覺自己的提防程度突然降了一半以上,為什麼?因為未來的不定,未來太未知,加上思念的衝襲,好像都比COVID-19中獎還要可怕。不過此時又剛好「玩興」來了,一到機場內部,人又少,空氣好好,有安全的「錯覺」,且裝潢的燈光比以前更漂亮,廁所也長得一樣,好像瞬間回到了上一次出國的那種心情,很快的,我的第一個放鬆的表現就是───好想喝冰的飲料!孩子們也作如此想,我們到了登機門,那些和我們同樣的旅客反而戴緊口罩四平八穩的坐著等飛機,有不少N95口罩(約佔四成),有一些頭套(約佔兩成),不少是韓版的大面積涵蓋口罩,而我們戴的這種普通口罩只佔不到二成,但我們既已無可避免的進入了旅遊模式,就在這台黑松的自販機前,買了一人一瓶,就在機器旁邊打開來「開喝」了。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1:20pm took coxine 5mg before boarding airplane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