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居然都沒有心臟病發作,明明天氣冷冷,心情緊張,壓力又大,一直搬重物,而且,每天晚上都只有吃以前劑量一半心臟病藥(0.5mg)但一直沒發作。昨晚上飛機前,還沒有登機就先吃了心臟病藥,其實到了深夜11點多,累了一天的我,已經睏了。坐在空無一人的美食廣場,美食廣場的餐館也全部都休息了,妹妹繼續看著剛買來的日本小說,哥哥手機放橫的看網路影片或正在拍自己的網路影片。

擔心著我的口罩,是不是不夠緊密,是不是太馬虎了,這麼重要的事情,在最後一刻,居然就用平常的口罩上陣了。我在機場問地勤人員哪裡去買N-95?很明顯的從他表情都知道我已經太遲了,韓版口罩我們有,但我從沒戴過;拿出一罐台酒酒精,一直放在桌上,這一班溫哥華班機,很多都是一個人搭飛機,顯然只要「回家」,本來就是,現在不是寒暑假,有疫情,沒有人會一家人搭飛機到加拿大去旅遊的;由於都是回家,所以人人沉靜,早早到登機門坐著等候。由於是一個人,都沒有聲音,只有我們這邊最誇張,最聒噪。

登機11點多,從餐廳走過來居然大家都已經登機了,他們說飛機只有八十人,但機上看起來是滿滿的人,坐我們前面那位穿著全身白色防護衣,空服員也是,全身潔白的,蠻好看的。還沒出發前就看新聞知道溫哥華此時天氣達零下九度,聽說是1000多年來最低氣溫,這樣的運氣,真是特別的。機長說九個多小時即會抵達,但卻過12點還沒起飛,某貨艙門的技術問題,上了飛機,妹妹仍猛看出,哥哥測試他的視聽設備,插耳機聽聽有什麼,兩個人都很乖戴著口罩,喝水的時候還憋著氣呵。

會是第一次我看著機場跑道旁的、黃色的數字牌子,我竟然,不難過。孩子,就在身邊,新的篇章,就在明天;台灣這地方,我還不知道怎麼帶著孩子與它說再見,現在,它是雨的,而「對面」的溫哥華所不定是「雪」的?我注意著現狀,忘了帶紙筆,口罩備用的也沒有在包包,今天我的包包剛剛改成哥哥妹妹念的國中的書包,留作紀念。

飛機上覺得哪裡怪,原來,忘記塞耳機,飛到一半才想起,聽Bond的Bella Donna,十七年前我聽這些曲子回來的。現在心情,不是懷念,也不是覺得現在好。是一種「真空」;不知是不是這一萬多公尺高空加壓艙把我的靈魂吸走了。我也突然覺得自己還真的很勇敢,真的就這樣出來了。帶了十六大箱也好單薄。我真的沒有我爸爸的決心勇氣,如果孩子沒想出國我根本就不可能有這種不顧一切的執行力。降落前,聽著長榮航空標誌的「望春風」歌,心情很複雜,我是不是背叛了以前思鄉的我自己?我在飛機上還可以使用Wi-Fi,比兩年前顯然技術又更進步、速度更快一點,可以基本的LINE上面的文字溝通和寄照片、看照片。我也在此時知道,就在我們在飛機上的時候,最擔心的世局變化,還是發生了───俄羅斯對烏克蘭宣戰,進攻烏克蘭。

機場以後,情緒快速的回覆,降落在溫哥華機場的跑道,已經覺得溫哥華機場的大樓好漂亮,被燈光點亮,從飛機走出來,我們手提行李太多箱,花較久時間,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沒有人,走到海關也沒有人,海關是華裔,給我們開一下玩笑,在他詢問下我說明了我的離婚狀態,讓我們進去,但沒想到他在我們每一個人的海關卡上面打了一個「T」,意思是說每一個人都要做PCR檢測。這小事情讓我悶了好久,是什麼意思?看到大排長龍,和另外一架從倫敦或瑞士來的客機的人混在一起,還有一些印度人,我都快昏倒了,他們打完資料,將我們四人安排各一個稍稍隔離的地方,工作人員拿一支刷毛先沾口腔,然後左邊右邊鼻孔各轉幾下,比台灣做的還淺、也快、不痛。至於這個動作讓我增加得病的機率多大?在台灣我一定會這樣想,但是在這邊,看到這麼多人,就不會想這麼多了,就想趕快走,趕快離開,偶爾在想到時候他拿出酒精來噴一下,要請所有小孩都噴。可以看得出來,在這個機場應該已經有至少10個人是確診者,不過,那些工作人員比方說搬行李的,吃喝會拿下口罩,不只為了通風,蠻傻眼的。不過有溫暖,幫忙搬行李有三個人,最高那個應該是印度英國總統,而有一個是老中,問他,他說來的是今年,非常熱心,講話有點鈍。

我們走出來的時候已經很晚,我發現,我們轉輪不動了,行李已經被移到旁邊,16大件全部被放在一群,你問有沒有大型的拖車porter服務,戴著紅帽子的來幫忙,他們上來就搞定了,然後是你的點子,點子很好,請旅館直接送來shuttle bus,一輛大車居然可以將我們所有16件行李與10件隨身行李全都吃下去,此車內部挑高,車也穩穩地,小朋友上車馬上挑第三排坐,經過了溫哥華的車牌,經過了八佰伴中心,經過了改進後的香港仔,經過了「Cambie」這路名,突然覺得,我人來了,但是我的父母與弟弟沒來,此時我們的16件行李又遇見另一個「貴人」───旅館方居然讓我們開一個小房間,是會議室,將16箱行李及所有手提行李包括兩只紙盒全都放進去,這幾天可暫停在那邊,這是非常運氣好的。

再來是吃,我來拿車,拿到Dodge Caravan,美國車真的超大超難開,我看到溫哥華的此時的商家,平平淡淡的,到了晚上已經燈光不少,都是名稱,但整體就是一大片寂靜的大地,我正在想要怎麼和小孩熱鬧,但一回旅館,孩子們完全沒有想念台灣的樣子,大叫、玩瘋了。

回來時發現飄雪了,等一下要和孩子出來夜遊,沒想到還沒回到家就增強成大雪,我嚇一跳,改變主意,趕快到旁邊麥當勞(那是小時候常去吃的Drive-thru)買了幾樣,再從Uber Eats買了加拿大特有的漢堡店A&W的、讓我牽腸掛肚的Beyond Meat用lettus生菜包著,加起來今晚買了共8個漢堡、3包薯條,全部都嗑完。此時孩子又叫又跳的,好開心好開心著下雪,往窗外看,已經在車頂形成一塊塊白布。

~ ~ ~

昨天晚上睡覺前特別吃了半顆牙科醫師之前給我開的睡覺藥,加上昨天本來就睏,所以中間只醒來一次,醒來就聽到妹妹清醒的聲音叫我,然後我不支,睡,睡到六點,睡得非常好,孩子們都說,全部人都已起床很久只有我還在睡。這樣睡夠了,滿意的起來,外面的天色,此時只是微微的亮,但每一分鐘都變得更亮,興奮的心情已讓我們想趕快出門,走出去踩雪───多麼巧合的第一天。我們把「勿擾」牌子掛在門口,就出發了。

出發前我心臟突然不太舒服,才早上剛起來耶!昨晚有吃一半劑量,怎麼突然?應該是因為此時是台北時間晚上,生理時鐘告訴我該吃藥了,所以今早再補一顆,也是半劑量左右。吃藥也要調時差。

車頂上、玻璃上,全部都是白色的雪,一開始開車,車窗都卡住,打不開;我們搬了四只行李上車。到目前為止,我會注重小朋友們都看到哪些「人種」?小朋友的觀察與我接近:並沒有都是東方人啊?但,那是因為我們現在正在從機場到旅館,都是旅行者,所以看到很多白人,在那邊抽煙,在那邊跟我們一起搭電梯,不過,的確都非常非常的友善,友善到我都覺得與印象不符。或許我最後對國外的印象是在美國。

這時候,居然看到了一個在雪地中有點陌生的畫面──那就是「陽光」,出發時,既然出現了陽光,車子的輪胎沙沙、刺刺的聲音踩過雪地,我們搭著陽光,出發了!出發以後馬上發現陽光太強烈,忘了帶上墨鏡。

結果俄羅斯就在我們在飛機上的時候開戰,美國媒體突然把它講得很嚴重,說後續有非常大的影響,而這個時候,在加拿大溫哥華這裡,一個就像積雪一樣又白又清的和平早晨,靜靜的就像已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雪。七點多我們先找早餐吃,先到加拿大特有的Tim Hortons,小朋友們驚喜的說好好吃,經過八佰伴廣場,到統一廣場,我解釋我以前會帶你們阿祖與奶奶來此買菜,和弟弟叔叔幫忙搬很多的菜回家喲,Google顯示這裡二樓有一間早上八點就開的永和豆漿,但今天不巧遇到週四,沒開。只好憑印象去了這附近唯一開24小時的「九記」。我和孩子們說,看,全台灣會開24小時的非連鎖餐廳不多,單單在溫哥華底下的Richmond就好幾家。剛好,要去ICBC補辦本地駕照也在這裡辦,八點半就可以進去辦,我是最早的之一。

我有好好的觀察孩子的變化,不過,至現在為止,只聽見孩子們說他們懷念家樓下的拉麵等等,我好奇,為什麼我是孩子的時候一開始就如此想念家,而孩子卻沒有30年前那種惆悵?後來想,他們從小我就與他們講這些國外事,他們自己也來玩兩次了,最重要的是,從他們的觀感,或許已經不是一個爸爸(如我當年)帶著我在外面,而是「全家人都支撐著」,且他只是在走一條全家人都走過的路。這兩天,我的手機都一直變成掛在我的脖子上了,以便隨時錄下短秒鐘的影片記錄孩子們在這邊的生;以前的影片我都只是保留下來沒給人看,現在我打算每一部給想看的家人看。

防疫的部分,今天與昨天我們兩個大人都全程戴「兩層口罩」,酒精是直接放在口袋,想到就噴,不過,真的,要「防」的物品太多了,比方說買了一杯咖啡拿鐵,是要怎麼對它噴酒精?且繼續看到這裡的,只要是黃色皮膚的華人,都是戴著N95的口罩居多,但超市賣的N95又包裝蠻粗糙且寫著非醫療用,不知妥不妥。

原本還覺得加拿大人果然比我印象中還更有禮貌,沒想到,在ICBC辦這個駕照,突然間,被要求,要翻譯台灣的駕照,且,丟給我一張紙,要我去台灣在此地的辦事處,還要經過公證……我很沮喪的拿出以前住這裡住久的看家本領開始與她吵,說我用國際駕照本來就可以開車,我只是需要趕快讓我家孩子開始念書,不能再等;我心裡不爽,我拿到這地方的駕照且安全開了近十年,妳都還沒有出生哩,憑什麼我不能拿回我的本地駕照?但後來問了,好像只要離開超過七年以上就必須重來,而我是十七年。

但這時候,時間就卡住了,整個卡住了。剛好我們逛到了這裡的大統華超市,你介紹我吃這個你在上海吃過的天津煎果子,超大,超好吃;此時來「交屋」,和房東那邊約中午,沒想到又遇見今天第二個驚嚇────我租的這輛大車,也剛好是我即將入手的那樣大車,竟然幾乎沒辦法進入車庫,車體太寬!我在之前有問過是否天花板會太低,卻忘問是否會太窄;而家裡的內部,第一次現場看到,天花板遠高於台灣,挑高得很舒服,最棒的是,孩子們真的很開心、很開心,覺得這房子超大的,光線也足,陽光整片灑下;溫哥華的陽光的感覺,無法說明,不是特熱,但就是有一種溫情,看到是會「心被點亮」。我也很開心,原來這樣就能讓孩子們這麼開心。

當然我們不斷提醒孩子們,接下來「立定身心」,我們要努力了!

反而是我自己,非常的煩躁,外面的陽光,也讓我無法靜下來,辦不下東西,碰到加拿大式的時間,一次拖半個月以上、還要幾個月……很受不了!接下來,要辦理醫療卡,更是非常重要,我只給自己保險三個月,沒想到,看一下,醫療卡居然也需要駕照?而且也是由這個ICBC單位所舉辦,而他們就是要叫我一定要去台灣這裡的辦事處辦理的人,看來,我真的需要重新檢視這些,而且沒有人可以幫我,不過,我自行轉念了───我提醒自己,重點是我們家孩子可以快點順利念書,順利開始衝刺,其他的我這個大人都可以撐著,所以,其實「辦好事情」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一整天怎麼安排;我並不是要「把事情做完」,而是「把回憶弄好」!我一直背著小朋友國中揹的學校的書包,就是在時時提醒我這件事的!而且,還是有好消息的──看,今天交屋後馬上打給電力公司BC Hydro,也很快就設定好了,根本不必安裝。

孩子們下午時差嚴重,妹妹睡到整個人「折」起來,趴在自己膝蓋上;哥哥往後躺,嘴巴張開,到了Richmond Center,我們打算在這裡辦電話手機號碼且順便辦家裡上網,這是我以前學電子琴的地方,沒想到有一天會與孩子們過來。孩子們現在已經忘記了小時候來過。可是我們辦的時候,又因為我的credit check不過,得明天再過來一趟才能辦成。此時哥哥妹妹坐在沙發,等待時間他們看NBA球賽,從來不愛看籃球他們居然看得津津有味。

終於把事情辦完了,我說,雖然很多沒辦理完,但我們都有體驗到,我說,我們去走走吧!開車北上,到比較熱鬧的市區downtown,這個地方,街上都有人,三三兩兩的等著過馬路,在旁邊走路,有的坐在地上,有警察正在抓(是個東方人);這些路上的人完全都沒戴口罩,我們走到Gastown,前方蒸氣叫聲提醒我剛好抵達,也表示我們很幸運地一到就看到整點秀,車子停在「第一排」,車子停那邊,我們吃的剛剛得來速買的溫蒂漢堡,這是今天買的第三個得來速,哥哥還是讚不絕口。基本上外國食物或速食餐孩子們都讚不絕口,但那些八佰伴的炒麵、香港公仔麵等等,他們都說不好吃。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7:00am Vancouver Time angina level 0.3;服藥:12:30pm Vancouve Time took coxine 5mg、7:30am Vancouver Time took coxine 4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