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食道不好的我,以往做過這麼多麻醉胃腸鏡,從來沒有一次比這次更想醒來。與和信醫院不一樣的是,國泰醫院下午才會做胃腸鏡,所以第二次瀉藥是早上9:00才吃,禁水時間則是10點,挑戰的是我必須吃下昨晚缺吃的半顆心臟病藥,昨晚只吃半顆,順利地度過晚上,早上起來並沒有任何不舒服。

昨天哥哥與國中同學出遊回來,拍了一些素材,晚上剪片,準備上他的第二支vlog影片,他昨晚原本嚷嚷著今早去南港那邊另一場小學同學要搭計程車的,太貴就用他的紅包錢,我嚇死了,花了一些時間跟哥哥「說教」,但後來他也順利在我們說服下接受了捷運,可愛的是,今天早上還是他的爺爺帶著他,怕他迷路,先從紅線的最終站一路到台北車站,我想,這種特別的時刻,一家人一起,總不太記得,正是像這樣的難得的「兩人時光」才會特別的刻在孩子心中,留下「曾經跟爺爺這樣搭捷運」。爺爺也會記得。

妹妹最近喜歡玩一個遊戲:「怎麼辦,2月11號就要開學了!」,這個時候,奶奶就會說,趕快寫寒假作業啊,妹妹會說,怎麼辦,好像要種三顆馬鈴薯,觀察它們,還有小日記怎麼辦?我聽了大為不解,忍不住問,你又沒有要開學,幹嘛呢?你說,看來我不知道妹妹很喜歡玩這種遊戲嗎?妹妹接話,對啊,這樣子,等到開學的時候,就會覺得自己很開心,原來並沒有要開學!以前妹妹就喜歡這樣,譬如說,如果後天要考試,妹妹會說,哇,「明天」就要考試了怎麼辦!然後她說,知道明天還有一天,她就很開心──雖然是開玩笑的「方法」,但我認為這牽涉到安全感的問題,妹妹缺乏安定感。

今早有一陣子,妹妹在門外大聲了一陣,你在那邊收箱子,我將洗衣服處理了一下以後,回到房間裡趕快處理公司連上內網的技術問題,耳朵滿滿的、非常的不平靜,噪音造成極大壓力在心裡膨脹、膨脹,漲到非常非常高,感覺就是:「什麼時候不來,全部集中在這個早上,這麼一個重要的早上?」我要求自己靜下來,但是我心裡只有──agitated。

中午,媽媽開玩笑,我千萬不要接近餐桌,待在房間裡就好,不然會想吃東西呀。說實在,現在並不想吃,現在的心情是,因為不吃,而因此有所期待,期待什麼呢?期待等一下約莫下午四點之後就可以「大吃特吃」啊。現在就是好好的把最後時間,把身體狀況弄到最好。剛剛兩個小時前才吃過心臟病藥,再怎麼緊張、慌張、壓力,心臟應該都不會不舒服,但是卻已經覺得有點「緊緊的」,手腳冰冷。

這時候,看到南投那邊的主辦單位來提醒演講的事:「下星期五見!」才意識到這一場在國內家事法庭附近的最後演講,既然是在下週五,就表示…我們出發日子其實就是在「下下星期」。實在太刺激了。下下星期?畢竟這時候,相對來講,還是蠻安穩的、按部就班的在完成事情,並沒有在倒數,而是按部就班,突然知道是在「下下星期」突然間感受完全不一樣了。

長輩催促我們早一點出發,三點要做的麻醉,我們一點就多出發,在車上,你幫我塞了好多暖暖的東西,有頭巾,有肚圍,還有厚厚的圍巾,再加上手套,但手套只有一隻,另一隻就用那一條方格絨布塞進毛帽中。儘管溫度回升到23度,我還是這種打扮,國泰醫院周邊果然沒有一個地方可停車,所有巷子內都有車子在旁邊違規停著,但你說「好像」有一個很好的停車場,就在對面富邦大樓,不是這邊的那個立體停車場,是對面還另有一個!怎麼可能?我說,好,聽你的,去看看吧;你開過去,真的,富邦大樓下面還有幾十個位子,整個地下三樓幾乎是空的。我說,以後就聽你的了。

到現場,護士再次問我,上一次心絞痛發作是何時?我吞吞吐吐的答不出來,若我真的說了「昨晚剛發作」,她可能又會退貨(我)!我到底該怎麼辦,於是我決定不言,含糊帶過,說我忘記了,反正今天我「做定了」!坐在那裡,與你一起等待,可以想像我心裡的掙扎有多大,過了三點,其他人一直被叫進去,就是沒有我的名字,我此時心理上又不掙不扎了,只想「趕快搶在別人前面」,我不想等了!終於,我的名字被輕輕的叫到,我相當興奮,進門、被安排躺好在病床上,打了點滴針,還得等。

我注意看鐘,三點半了,還在等,有點擔心你在外面等太久,大約3:50我才被「推」進去,流程一樣,我看到我被推進「第二檢查室」,旁邊很多護理人員,我側睡,含著那個以後,看到醫師來到身邊,我看著他,看到大家似在等待,等什麼?當然是「等我睡著」,這次,我沒有撐到最後,放掉它,輕鬆的睡了───當然我是不知道我自己何時睡著的。醒來的時候,那一剎那,我直覺好像做了一個夢,好長的夢,還以為還沒開始麻醉,五秒後,我知道已經結束,竟然有點小小失望,就這樣子嗎?

十秒後,覺得好舒服啊。全身都很舒服,比剛睡覺起床在被窩裡面還舒服,短短十五秒後,我就覺得恢復了,然後就急著要起來,怕等太久,跟上次一樣,想辦法撐起身子,第一句話問護士,現在幾點,護士答:4:35,哇,已這麼久。下一句,我說請給我口罩,我想把口罩戴回去,戴回去之後,約莫還在經過了10分鐘,享受著半昏的感覺,旁邊的人,好像都還在那邊等待,我已經催促著要起來,每一秒,都在變得更清醒,自動量血壓了大概差不多四到五次,他們才請家屬進來。

接下來當然是我最期待的了,不多寫之,我們先去接剛剛和南港的小學同學見過面的兒子,再一起去「大吃一頓」,吃什麼呢?給你選,我們去吃你最懷念的台北車站中山堂附近的滷味,跑了大半城、塞了半天車,再次落空,好可惜,順手買了旁邊的紅豆餅,先為我好久沒吃飯的充飢一下。下一步我們就去以前帶孩子們去吃過的「拉肚子拉麵」,正式名稱作「富山天滿」,他們menu又改過,老闆娘沒有耐心,我去一看,原本少少東西的菜單改得更少了,但沒想到,這次再吃,在車上吃,那小小紙碗裝的拉麵與湯這麼的濃稠重香,我自己再點了一碗,雨也停止不了我,站在門外,等麵。

吃,在台灣是重要的事,吃完,我們才覺得該回家了。回到家還是吃……吃爸媽準備的水果。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0:00am took coxine 5mg(half of usual dose)、11:14pm took coxine 5mg(half of usual dose)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