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天的晴天不見了,今天又開始下雨,兄妹倆準時上學,只是昨天超商買的拉麵、煎餃、玉子燒只吃一半,封好放冰箱,擦好桌子,我又去休息了一下。這種休息其實可以省下早上的咖啡,若配合下午午睡再一次,一整天都不必喝咖啡了!但,早上我仍舊買了超商的咖啡與茶各一,以前健康檢查前一週就不碰咖啡因,這次不到最後一天我都會繼續喝,我覺得,真的改變我一生的應該是離婚,它把我原本許多安頓好的有層次又整齊的人生規範都弄亂了,當然,決定亂不亂的還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把它們弄亂的。

為了這星期四健康檢查,我開始約PCR核酸檢測,才知道,這種東西,附近的診所早已不再提供,只能到大醫院,要預約,約明天下午,8號,他們很熟練的說,早上做的,下午出來,下午做的,隔天早上出來。這是兩年前的人類從沒想過的人生之物,我在石牌的樹蔭下用電腦簡報,一兩個小時時間並無虛度,收穫蠻豐富的。

一個爸爸,此時應該要專心面對出國事宜,但我居然還在「做舊的事」,非常的忙碌。我還在約人,還在約訪談,今年開心約到一位爸爸、一位媽媽在這個星期訪談,可見此社工課不只也從香港找來14個名單,連另外一側的離婚爸媽這邊,約他們訪談,也非常順,這令我更想「趁勝追擊」去跟香港的專業工作者要更多離婚者名單,沒錯,心態上,我現在就像一個即將出國旅行前奮力的工作的人,仍固定每天上文章,仍固定思考,我覺得我在「累積糧草」,好像怕一出國就沒辦法工作,所以現在我盡量囤積更多的東西,今天是星期一,我將兩間教室的兩篇文章上去,行銷教室就上一支同事夥伴錄好的微課,社工教室就上了「莫妮」第二集,昨天剛剛變好音的。

我下載了溫哥華那邊當地的入口網站Vanpeople,溫哥華是大型消費市場,居然一個城市的一個族別(中文族)就可以做一支APP,裡面有租房的,我看了一下他們在招工,就會發現,真的蠻誇張的,以前在溫哥華,沒有人在找工作的,找工作都是主流的年輕人且是在英語的平台上,但現在的溫哥華很多人在找一些零工或低層次的工,譬如Richmond居然有工廠在缺生產線領班(那邊有生產線?),也記得看當地爸爸群組提到某貨運剛抵達「想來運動的人可以週末來幫忙搬東西」,我非常訝異,真的有人肚子不顧,為了移民,就跑出來了?還是全是單身者以至於很多溫哥華這邊的單身公寓出租?總之,現在的溫哥華與以前不同了,我還真想好好的做研究。這是個兩層化的社會,一派人非常富有、出入都是高級車也不必工作,和以前一樣,有一些人則相當辛苦,為了在此地活著。兩種人以外就是缺了「研究者」拿放大鏡去看這兩種人與他們在海外的變化,然而。我並不是學者,有什麼理由讓我有機會多多去看看這些人呢?

開始收集離開(台灣)前想吃的食物了,我這幾天一直努力吃「池上便當」,今天突然想吃「紅豆鬆糕」。你載我來圓山飯店,我練習在溫哥華的感覺,下雨天不撐傘,在車上我們有一段非常有趣的討論,因為你和其他人不一樣,我不必擔心你會被溫哥華的陰雨弄得憂鬱,因為你本來就很喜歡雨,我想確定你是不是會真的喜歡溫哥華的雨,就問你,為什麼喜歡雨?你說你喜歡聽雨的「聲音」,落地有聲音,車子開過去也有聲音,我想了一下,如果是那種掉下來沒有聲音、雨刷都不知道該不該刷動的綿綿細雨呢?你說,你就不知道了。

有很多東西,我都仍不知道啊。下車,走進圓山飯店買鬆糕,被大紅色的大柱、布料、燈籠、天花板…給包圍,突然想到,這鬆糕,可以送過去給老師級的長輩,只要給個地址,加個200元就宅配過去,紅豆鬆糕680元再加200的宅配,絕對的好。送禮真的是美好,為什麼喜歡送禮?送出去,是「自己」得到溫暖哪!今年過年我打算比去年再多一倍的禮品購買,以前都是四個董事長,這次多買四個,史上最多,為什麼?總覺得出國前,想送更多溫暖給人。

在雨中慢慢地回來,想吃甜的,你說,不要再繞到南湖大橋東湖了,我們就走研究院路這裡,好像彷彿再次溫習了我們曾走過來的回憶,短短幾年,剛離婚的時候,孩子在這裡補習,有一段時間,哥哥突然停止不上課,只有妹妹還順利的上,所以這段路、這個轉角、右轉再左轉,我每一次都是趕在「30分整」的時候才抵達,將妹妹安全地送下車,叮囑幾句話,然後回家,或許那時候還有一些晚餐擺在爐上面,過了兩個小時再來接。那段日子也不知道怎麼走過來的,現在我漸漸有一個結論───這些日子,最後的獎賞,就是可以帶孩子出國。

等臭豆腐的時候,我讓雨這樣子跳到我的身上,雨很綿軟,無害,但外面站久了,我的布帽還是開始有點濕了。我真的在練習如何下雨了,有點涼涼的,胸前仍貼著一塊你給我的日本的毛茸茸的布,臭豆腐攤位前,唯一的那桌坐了一個老伯,和今天在三重超商看到的都是黑黑的疑似遊民的老人,我保持距離,刻意不到屋簷下和這位老伯站太近,待在外面淋雨,用手機siri聽寫文字,過一陣子,這老伯突然開口問我──喂,你這樣子一直在講話,「是在跟誰講話?」

我回答,我在跟手機講話。他大笑,說,他「以為我腦筋有問題,明明沒有人在這裡,一直在講話。」我聽了,也笑著說:「說不定我真的有問題喔!」他大笑的說,不會啦,有理由,就沒有問題!我跟他介紹一下這個很好的Siri功能,算是為了與這家臭豆腐告別,所增加的一個有趣的小小回憶。

晚上回來,先將懶骨頭一個、茶几一張、舊印表機一台送給謝同學,保險的朋友也送文件過來樓下給我們簽。這次出國,因為疫情,對保險做了詳細的規劃,在這裡,因為我們四人都要保醫療險,所以孩子與你都下樓來簽名,特別是兩個孩子,我一直想到,那時候在懷寧街,與這位做保險的朋友第一次約簽名,那時候,兩個孩子都還沒有出生啊!認識保險的朋友,相當程度的描述了一個小留學生回國的人際狀況,那時候,知道自己要保險,又想找一個可靠的,但舉目無親,沒有朋友,於是隨口問了當時的同事,而那間創投公司我才剛進去兩天,這位同事就介紹了這位保險朋友,可是她本人馬上離職了,我連她的名字都忘了,然而,保險的朋友一路陪我們17年,看到孩子從無,到現在長得比我高。

那個時候,我有保險概念,保險就是你認為自己值多少錢,那個金額,讓我保到如今的這個數字,我一直都覺得,那數字好大,但,要知道,那時候,八、九百萬台幣就可以買一棟房子,我還得請爸媽幫忙付頭期款才買得動,而現在,那保險的數字,整筆賠下來了還買不起半間房子,蠻感嘆!如果對保險金的數字看法,暗示了如今成就的大或小,那,今天我仍在細細的保險,這個動作本身就已經表示……我輸了。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05a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