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哥哥上理化家教課,妹妹在桌子邊繼續唸書,我們將兩個孩子留在家,來到你汐止的愛店「五十山」,沒有用地圖,留意路邊的風景,車子跨過基隆河,直直的往東開,深入汐止,轉了一個彎,這角落是週末此處最多人潮的Costco,繼續往前這一條「新台五路」是本區整理得最漂亮也最像國外的花園大道,天高、路大,左右兩邊是極為寬大的辦公大樓(東方科學園區),往前,是二十年前回台灣玩寄住的處所,再往前,進入山區,左右兩旁是墓地,該過橋而不過橋,從橋的右側一潛,鑽入橋下,往右再一傾,就急轉入山,第一間咖啡館叫做「172號咖啡」,左轉,才到「五十山」。

灰黑色的台灣土狗,同伴都不見了,只有牠一隻,吃力的搖著尾巴和我們示好。我們拿著電腦、錢包、外套都下車了,牠就地趴下,幫我們顧車子。走一小段斜坡往上,老闆娘馬上認出我們,她說你們好像很久沒來?我們問,這整個為了疫情而全部封起來的透明塑膠墊什麼時候裝的?老闆娘說,去年五、六月就裝,意思是我們已近一整年沒來,我們非常的詫異,怎麼可能這麼久了?但時間似乎真的就是這樣子過的。我們選了一個寬敞的四人位子,兩個人並肩而坐,一起看外面和其他客人。向老闆娘接手龍蝦沙拉可頌,打開來就一口氣整個吃掉,脆脆的麵包皮,溫熱滑過牙齒間;這裡,空氣裡好像有「山味」,工作效率就會高,卻偏偏沒有Wi-Fi網路,沒關係,接上手機,就能打電腦。

旅程每一段經過,都有風險,人生就是一場風險,我們一邊驚奇的看著以前是怎麼過的,一邊也被強迫的改變了自己,新的體驗,成了我們新的DNA,我相信有一天,我們會終於承認,此生最美好的一刻,其實是忙碌的現在。

一段美好咖啡,回到家,哥哥理化家教課剛剛結束,他說,這是最後一堂理化家教課,也對,考試考完了,準備出國念書,難不成要上下學期的嗎?就在這時候,這位理化家教老師也傳來訊息,是一封很有溫度的感謝,我也回訊:「謝謝老師的用心,可感覺到,老師不只教理化,也幫我們在塑好孩子念書習慣、求學態度,對家長來說,有時候,這部份,比傳授知識本身還要難得!」我寫道:「我們很珍惜,在這時代還有像您一樣認真負責的老師。」

這個老師很嚴格,我們家哥哥,如此難馴,卻唯獨怕這個老師,周末早上乖乖準時坐好,前一天也會念書;這位年輕老師好像也是念大學後才領悟到念書的真諦,也會於今年出國深造,他不易親近,但直覺是一位與我理念相近的,出國後,可能也會念到博士吧?「以後孩子出國,若老師不介意,我們有時還會和您分享一下孩子的近況,視訊很方便,若孩子遇見困難,或念書氣氛到了谷底,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和老師『求救』?尤其是,您以前好像曾說過,後來體悟到念書的方法、態度,再片片段段的透過LINE傳給我們,我們可以轉給孩子看呢?您說一句話,其實勝過我們家長說100句,真的!」

這兩天,你一直塞給我日本做的暖暖的布,一開始在胸前放一張,後來背後也放一張,這個很有效,溫暖又舒服得……忘了它的存在,昨晚,也開始套上一個毛茸茸的帽子,一整個晚上還真的都睡的很好,但今下午還是覺得很冷,腳底冰,你也說不對勁,今天明明一點也不冷啊,我卻開了29度的暖氣在吹,當然,也有可能是今午沒吃東西。我問一下Siri今天幾度?她居然說今天19度,19度怎麼會冷,我也覺得怪了。這星期就要健康檢查。

日記影片製作到一新階段,可以順利幫每天做紀錄,只需將3至10秒的影片接起來,配上音樂(我最喜歡玩這一段),將日記文字節錄出來,再按一下平均字幕在影片中,不需要做封面頁,下個標題,就可以上線了。好處是,以後可利用此SOP來觸碰一些有意義的主題,maybe it’s the beginning of something big。下午也將「晴天媽媽」訪談影片剪接完成,並幫「莫妮」再次變聲第二段,突然間,我發現我這個文字工作者,自己竟然大量的在後製各種影片!雖然軟體頗為有限(至今仍只用iMovie,未進階),然而我竟已開始習慣影片創作,且蠻努力跟上媒體變化,無論我學什麼新的技法,包括,用Siri來唸文字,我知道,我要練習的只有一件事──「量產內容」的能力。在任何形態的媒體只要抓到此能力,在該媒體成功應是遲早的事。

《浮生六記》已快讀完,昨天跳讀到一段揪心處,某一天晚上,沈復為了躲避他當保人造成的追債,讓他太太「芸娘」找個地方靜養,在五更的大半夜,帶著太太逃離自宅,不過他必須先將兩個孩子「安置」好,那個年代,真的很不注重親子教育,所謂「安置」,竟是將大約12歲的姐姐「找一戶人家讓她當童養媳」,然後讓不到10歲的弟弟「跟著一個朋友學做生意」!五更時候,青君(那個小姐姐)在媽媽旁邊一直哭(讀了心碎!),他們刻意不讓逢森(那個小弟弟)知道,但後來他也發現了,只好摀住他的嘴不叫出聲;混亂中,他們熱了一鍋粥,大家吃了,此時,沈復說,他太太陳芸強顏笑曰:「昔一粥而聚,今一粥而散,若作傳奇,可名《吃粥記》矣。」我讀這一段,為之落淚。

不過,即便如此,沈復依然用一種「遊歷人生」的神調在寫這些人生之慘,我想,應該也是因為當時他或已40多歲,這些全是多年前的事了?後來沒多久,兒子也早早過世,用浮生六記的其中一記來「集中敘述」人生的慘況,骨肉分離、妻死、父喪、子亡……那個人生,又濃又慘啊。不過,人生若要這樣看法,誰不慘呢?最後一切過去,在沈復的人生中,無論是只活40歲的芸,或是至少多活五年至(不知幾年亡)的沈復;無論是晚媽媽三年即病死的兒子,或後來存活的女兒,如今,一家人全都已經躺在地底大約一百五十年了。然而,沈復與芸的愛情,不但沒有灰散,竟然還這麼鮮明的在眼前!

連續兩天泡澡,心臟不太舒服,及時起來,沒事,不過,每次泡澡,只要腳踢幾下,讓身體處在極舒服的水溫中只需要5秒,非常簡單且驚人的結論即就此炸出!今晚想到的是──我做行銷,做離婚,都做得認真,做得不錯,但也因此,我可以了結這些了。誰說以後就要繼續做這些?我可以停了!現在我要用現在的材料再來做一個「新題目」,沒有包袱一定要做行銷或離婚,沒有包袱。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9:50pm angina level 2.0;服藥:12:05a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