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已久的涮乃葉火鍋今天中午成行,11:00我們是第一桌,門口的墊高的包廂,是裡面最好的座位;這間經常爆滿的店,此時仍沒客人,拿菜的時候每道菜仍整整齊齊擺的像棋盤,乾冰噓噓的吹,甜點一顆一顆的蹲在大盤裡;等火鍋湯滾,先拿一塊甜點。這一間真是可口,儘管有很多(肉、飯、麵、滷料)都不能吃,甜點來說,蕨餅是一絕,妹妹拿兩個,先給我吃一口,再給我吃半碗;抹茶霜淇淋,味很濃;最好吃的竟是青菜,大把的和蔥一起從熱湯裡撈起來,各菜混在一起,全部都軟軟的,浸入八成的日式醬油和兩成的胡麻醬,菜味比肉味還香啊。最後喝湯,豚骨湯和蒜香蛤蠣湯,鹹鹹的香。

餐盤都是機器人送來,他們上次來吃的時候還沒有機器人。我又給孩子們機會教育未來式,這裡工作人員壓力應該很大,看到機器人將他們所做的事情一個一個取代,是最直接的見證人。看著還沒上小學孩童,滿臉驚奇的跟機器人打招呼,不禁再想像,以後每戶人家都會有一隻機器人,這個小朋友以後回想小時候,會和她未來的孩子說:「以前我小時候,機器人都好笨……。」

疫情期間,口腔裡面有菜渣卡住,往往要等了一天半天的,等到手指完全確保乾淨,再用衛生紙去把它勾出來。鼻子癢、眼睛癢,也不可能直接處理,即便是在口罩裡,也只能擠眉弄眼,不敢用手指去碰。

我跟孩子說,現在家裡這麼亂,是因為正在大搬家整理,不過我們可以體驗一下,當工作桌這麼亂,會不會心煩意亂?所以,我們到加拿大,一定要保持桌面的清爽、簡約。學習狀況,和書桌的整潔度是絕對的成正比!說到簡約風,小時候在加拿大,想買亞洲的漂亮筆記本都買不到,那時候,必須牽就每個筆記本上面印著好醜的英文粗字體,紙和圈圈都非常的粗糙,用那種binder,連自動筆都沒有一支像樣的,現在,那邊可有無印良品了。無印良品的簡約質感「生活提案」在北美也可以實現。哥哥現在就算是冬天仍穿短褲,死都不在台灣買長褲,我們說,隨便你,到那邊再買吧。

到那邊再買。現在還不確定是什麼意思。那邊可以出門嗎?我們敢出門嗎?可是有些東西,那邊買,現在就不需要想;現在最可貴的不只是時間,而是「行李空間」,若需要帶越多東西去,就表示越有一些東西,想帶卻不能帶;越多在那邊買的東西,就把這個煩惱往後延了。

觀察孩子最後在台灣的一次考試(期末考)的最後一個準備週末(這週末),妹妹早上起來,休息了一下,哥哥也很晚起,不過,吃過了午餐,哥哥乖乖地去補數學,並且考了「一修和尚」(就是第一名的意思)回來,妹妹居然也在家裡的餐桌上佈開了局,開始細細的唸自修。看她自修上面畫的全是螢光筆、紅筆的,每一條新的紅筆重點皆用尺墊著,輕輕的畫上一條線,她就一個下午靜靜的在那邊很專心的讀,我連忙拍照下來,然後跟她說,以後出國,唸法應該會不太一樣了吧?

現階段與這兩位青少年孩子相處的模式,有的時候,會被他們誇張的語調、口氣、態度給「氣到」,怎麼提醒自己都沒用,然而,平時相處卻會發現,其實孩子仍是有聽到我這個爸爸試著給他們灌輸的觀念的。前幾天,為了想讓他們了解我從這期《傳記文學》學到的「丁龍」這個人,連續兩天早上,叫他們起床、幫他們拿東西的時候,我都說「Carpentier先生,我是丁龍!」講了兩三次,妹妹終於嚅嚅問:「誰是丁龍啊?」哥哥不管丁龍是誰,很入戲的說:「丁龍,幫我拿鞋子!(開玩笑的)」

到了第二天下午,他們終於忍不住追著我問,到底丁龍是誰?是一個人嗎?我才開始跟他們說,丁龍這個名字,是許多研究東亞學問的學者一生夢寐的學位,它被稱為東亞學系的諾貝爾獎,100年來只有20幾位學者得到此殊榮,這些學者都是歐美最頂尖的,他們卻不太知道掛在他們名字前面的「丁龍」到底是誰?最近才知道,丁龍其實是清朝跟著來修鐵路的,後來成為哥倫比亞大學東亞學院的創辦人之一;他原是哥倫比亞大學校董的僕人,主僕之間互敬互重,一次在渡輪上,歐美人叫他將丁龍趕到下層,沒想到這位Carpentier先生說:「我才是他的秘書,他(丁龍)是一個哲學家。」這個美國人對丁龍所述的儒家思想相當敬佩。

在出國前看到丁龍這一篇,對我來講或許很有啟示,這表示,旅居美國的這些華人裡面其實是有一些看板人物值得去挖出來、而且去留史的。就當作教學給下一代亞洲人也有意思。這一塊你可以說是藍海市場,而且這一塊的「歷史」至多就是150年至200年間,非常的短,不難解決。

最近用Siri發現最好用的是在「打開某某App」功能,每次要找APP最累,我最常講的是「打開備忘錄」,後來發現可以「打開相機」,以很好用,也可以「打開今天的日曆」、「打電話給研究院路池上便當」,都很好用,手機跟上我每天緊湊的步調,在車上,用唸的也安全。另外,昨天找到了對日記影片「下字幕」更高效的方法,將時間格平均分攤,速度更快,應該在一個小時甚至半個小時內就能完成日記影片(原本製一支要2小時)!

不知道已經多久了,每天晚上所做的夢,都是暗沉沉的,沒有目的,經過一段什麼,跟其他人說什麼,都忘了,完全沒有喜悅,就是一股沉氣,鬱鬱的沉。醒來我總是對你說「我昨晚做了一個惡夢…」但是想回來,又覺得那不算是惡夢,這樣子的一個沉。

不過,稍晚,有可能是今天喝了馬來西亞老街場二合一咖啡,心情打開,覺得夕陽無限美好。或許是因為經過一個白天,可能中間睡過一次午覺、intake了一些咖啡因,所以到了夕陽已不像晨間這麼的朦朦朧朧,然後可能亦已有一些成就感,比方說我剛剛接了孩子回來、感受家裡氣氛還不錯、孩子們在家裡溫習功課,可以安心。想這時候,我想趁弟弟和小姪女在淡水,跑淡水一趟,雖然搬家會在1月23日那一個星期將很多東西搬到淡水、搬到倉庫,不過我還是先帶了一件皮衣、兩台以前的筆記電腦先過去了。其中一台那台鮮藍色的Dell筆電,是我當年在美國出發回台灣前所買的,如今它大概是Macbook Air的十倍重,當年竟可以揹在身上。

將孩子暫時留在家裡,來到淡水找爸媽,「兩個家」是很好的感覺,家分兩處,或許更健康,來到這裡和父母與弟弟討論著接下來的做法,這兩三個小時不只一起吃飯,為我也注滿了能量、油料。然後我就可以回到另一個家,更有力量的去照顧孩子還有你。當然,也用你們所熟悉的方法來被你們照顧。只是離開的時候,肚子又開始不舒服了,最近實在太頻繁了,肚子腫得像氣球,覺得想吐。

還好,這個星期要健康檢查了。接下來這一週是「健診週」,我會去和信醫院健診,並且會麻醉,有風險,但鑑於最近一直想吐、食後飽脹,值得做。我已和台安醫院醫師問過並得到他非常輕鬆的說「絕對沒問題」,認為麻醉肯定沒問題。之前也曾經給國泰醫院醫師也說沒問題,這樣子看,如果這一次我不麻醉,我就會不敢健診,一直拖,一直拖,不照胃鏡不照腸鏡的,不敢做健康檢查,對我的健康長期的潛在的危險是大的,所以必須要試試看,讓自己相信可以,回到每個年都固定健康檢查的好習慣。

必須要說,對單親的人來說,移民是不可能的夢,不只有另一方的探視問題,資源則是其二,孩子的狀況是其三,我們真的非常非常的幸運,不過,其實這個重組的「團隊」畢竟還在運作,不過,我要跟自己這樣勉勵:我已經破紀錄了。我並不是比較差的例外,我已經是破紀錄的夢都夢不到的最好的結果。

有趣的是,如今我和你帶兩個孩子共四個人出國,但三十年前我和「第一家人」也是四個人一起(加我奶奶是五人),這四個人是不同的四個人,唯一重覆的人是我自己。三十年前我受到我爸媽的照顧,三十年後我自己「生」出另外三人而我現在必須要反饋了。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10:30pm angina level 2.3;服藥:11:45p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