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兩個星期以來,哥哥竟在我鬧鐘響之前就自己起床,6:20前就會走出他的房間門,只因為他怕我用那首上次在松山車站「吸」來的神曲「Cori」播出來嚇他起床!真是一個很敏感的傢伙呢。今天早上兄妹在公車抵達5分鐘前成功的雙雙衝出門,然後到了公車來之前1分鐘,妹妹又打開家門,忘了帶水壺,我衝進去房間幫她取得。今早我從7-11買回來的稻荷壽司哥哥居然說要吃,我念他,昨晚帶他到小七門口他都不下去選早餐、什麼都不要,現在突然要吃妹妹的,那只能吃一個,去喝我昨晚多買的「剝皮辣椒雞湯」。後來妹妹只吃一個稻荷壽司,反而向我要雞湯,哥哥很高興,就把妹妹剩下沒吃的壽司吃掉了,妹妹喝一半的剝皮雞湯,哥哥竟又在喝妹妹剩下的湯(剛剛不是說不喝嗎)……身為爸爸,真的很奇怪咧,敘述孩子如何一波三折的把餐桌上的東西吃掉,竟然有這麼大的喜悅感!

我現在都會打開主臥房浴室的窗簾,想多看一點風景,讓多一點光線進房,你說你以後不想住這種房子,我想,若有人問我到底喜歡住哪種房子?我根本就講不出來,因為,我選的,永遠都是別人喜愛的,習慣了,所以我從來都不知道我自己喜歡什麼。這可能是後天潛化的個性,我媽媽好像一直以來都是那樣子的。

昨天做了一個重要的網站調整,我發現在Google的前兩頁竟已完全搜不到我的mr6.com,既然這樣,不如重新做,我將我mr6.com上面的文章都轉到我的主要舊部落格mr6.cc去了,包括後期的離婚文章、Globally親子教育文章、「熱情經濟」等文章全部都匯至舊部落格,讓mr6.com可以清空,清空去做什麼呢?重新開始一個給全華人看的新內容,開始寫商業,用這個來吸引新的B端──當我還沒想出怎麼服侍C端時。如果要一直去寫創新的商業模型,那麼我,趁現在,還可以「準備」什麼?第一,我可以趁現在跑潛在客戶,開一個call Center,立定好工作人員?第二,我需要「打通」當地商業的「資訊通路」,提供予我持續的內幕消息。

昨天高中同學分析的好,小孩五歲的時候,移民的主角是大人,順著大人工作的需求而移民,小孩在哪裡求學都一樣啊,但,當小孩到了我家孩子這年紀(國中),出國的決定主要就是為了小孩了,此時,因為小孩必須移民,大人就有了理由,有了目的性,也因此可以更堅定的做此決定,即便在經濟還沒有準備好(像我這樣子)之下,也毅然決然的飛了、走了,我笑道:「聽起來好悲壯喔!」我們兩個都笑了。

中午和長輩約在陽明山上,這樣的約法,非常特別,讓這場聚會不再只是一場討論,而是一次,可能給未來去記住很久很久的「回憶」了!這趟山路就很不容易了,在台灣開車爬山,彎來彎去是一定要的,陽明山的確沒有一處真的人跡罕至,再高都還是有漂亮的別墅,也有小公車,還有人爬山,我們經過了巨大的白色的碟型天線,這區以「平等里」為標識,在它腳下不遠就是我們聚餐地:「福田農場」,要在入門處點好餐,走進來沒多久,就到了一處四面都是玻璃的玻璃屋,門口無奈的貼了幾張COVID的入內警告,今年才剛重蓋的,幾乎新的,好乾淨的一棟屋子啊,即便是陰天裡頭也是很明亮的,任何位子都很想坐下,坐下了,往背後的軟絨墊子一靠,什麼餐過來都很好吃。

在這明亮大玻璃邊,聊了將近兩個小時,中間有十分鐘,看見了難得的冬日太陽,輕輕的照著大家的臉。聊到一段落,在附近走走,屋邊一段短坡下方是小溪流,聽說夏天很多孩子來玩水,額頭上又有一座高起來非常陡的拱橋,做法是木板,質料是耐久的塑膠,也是好乾淨的幾無泥污。玻璃屋還有二棟,在後面,全職的清潔婦,一個人在大片室內木地上水擦地面;旁邊還有一棟可以住的方方正正的花崗石黃色的三層樓,自稱民宿,更像豪華私人別墅,一路上完全沒有人,也沒有人住,問了才知道,原來這裡一二月有櫻花,三四月有楓葉,五六月有繡球花,但現在冬天十一月什麼也妹有,所以人最少。這次也是給我們出國之前為整件志業做個總結的意味,我們討論,到國外留學的小留學生,自信哪來的?孩子在國外高中,那種早上九點才上課、下午三點就放學(今早再次打電話問,這次問了幾間私立學校,都是這種上下學時間),念十到十二年級,有教了什麼嗎?我回想,NO,沒有。我懷疑,國外ABC的自信,並不是國外多了什麼,而是「少」了什麼,或許台灣的國中高中經過了某程度的洗腦,讓孩子的腦袋迴路被燒錄了某種階層印象而將原本所有的光輝給抑黯掉了,而國外的孩子少了那個,就變成信心滿滿?或,國外的孩子有可能是因為看多了各種種族,格局就大,思考必須簡化又精準,所以自然就演化成了我們看到的那種「ABC聰敏」?

下山的路,急躁的很,後面跟的車,兩輛都對我們按喇叭,我讓他們趕快危險抄車衝下山去投胎。下山,剛好銜接到兒子國中三年級的教室去當「值班家長」。上次來值班,還不確定要出國,我記得我還在刷Leetcode寫程式呢!這次的心情又有點不一樣了。九年級用的便當箱子擺滿校門入口處的地上,標示著這麼多班級,這個畫面,之前一看到就緊張,未來因為「那場考試考怎樣還不知道」而不怎確定,但現在,這畫面,變成在儲備未來的回憶了。

當值班家長,要坐全班的面前,高腳椅,電腦放講台,我敲電腦,偶爾抬頭環視一週;看著這些穿著同樣運動服的孩子們,當我看他們,他們的眼睛永遠不會看著我,而是看著左邊、右邊、上面……但這些臉我都有點熟悉了,雖然大家面無表情,但臉都是「亮」的,這是青春的亮,是希望的亮,是還有一段好長好精彩的人生的亮。在這一班,牆上貼著的話都好有感覺:「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馬;乾坤已定,我們就扭轉乾坤!」,後面一張標準美國大兵的徵兵報卻寫上「今天的你,足夠努力了嗎?」他們在對答案,我走出去暗處,轉過頭看到黑板上方貼的四個圓紙:「堅、持、到、底」,有沒有很有感?然後旁邊還有「不忘初心」、「不怕千萬人阻擋,只怕自己投降」、「仰頭不是驕傲,是要看見自己的天空;低頭不是認輸,是要看清自己的路!」這些都是我熟悉且很有感覺的風格,我家兒子班上的導師真的比其他班都好,隔壁的班,只會貼出「必勝」,然後一堆老人語錄,完全無感,連有字貼在那邊都不想動腦去理解。

拿晚自習的便當,聽見同學們一直在叫我兒子的名字,我想,是他考不好嗎?結果是大家在叫他幫他爸(我)拿個便當呀!於是兒子很不好意思的去拿了便當。我們還是得裝作不認識。老師這個安排真好,讓每個家長都在孩子已經這麼大了竟還有機會親近孩子的學校、看到孩子上課的樣子!若沒有這樣的「強迫」進班,孩子怎麼可能會允許爸媽來看他?身為家長,我今天坐進來之後就一直是暖暖的──我知道這是當年我所沒有經歷過的國三,以前印象,國三生都好高(因為我才國一或國二),高一個頭,現在他們都好小,準備聯考,所以大家都收起了頑皮,下課時也沒有非常失控。這一班真的是一個「團隊」呀,我家兒子三十年後從國外回來再見到老同學們,又會怎麼想念這段時光呢?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05a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