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離異家庭的Triple P剛進行完第二週,這週是第三週,據說群組上面的討論非常熱烈,這次收的全是離婚父母,他們情緒激動,對這些陌生人(我們)說了很多他們訴訟中的問題、對前伴侶的壞話,非常的涉入,也變得很期待課程,無論這課程對他們來說到底是什麼?或許,只是情緒的寄托、大家一起的mob力量?總之,大家有興趣,是真的,雖有些人仍會抗議抱怨小事,大多數父母對我們主辦單位(英雄爸爸公司)及何老師是感激著的。

一個重要指標是,很多社會高階人士也在其中,他們繼續介紹底下的部屬、同儕來加入這一堂課,所以,我們已經上到第二堂,竟還有人明知道已錯過,仍繼續填表。當你很親切的打電話過去,對方非常感激我們放行讓她中途加入上課,因此你判斷,這幾個星期的上課期間,對於英雄爸爸公司的發展是非常、非常的重要,我們已經處在整個台灣的離婚群組的源頭,亦可看出,你是很開心、很積極的,也真的做得很好,課程的一切細節非常跟上,還要處理家裡,孩子每天呱呱叫,我們這個家來到一個新平衡,而這堂課是我們家的一部份。

尷尬的是這段時間我剛好正在做「筆友」、「早安」的離婚男女媒合團,大家等著我們媒合,就在這個星期就要進行,這一些人比上課的學員更積極,我很開心,因為這事業我一直很看好───三年前我辦的第一場離婚活動就是離婚交友,而我一直看好這件事情是因為,對我而言,明顯這就是最直接的「無痛離婚」之解決方案,離婚者也真的願意付費,無論後來我發生了這麼多事、辦了這麼多活動,甚至我辦的男女交友通通都失敗,但,我心中依然是這樣子認為的,可是,這東西卻被現代道貌岸然的社會認為不正不經,不想和它扯上關係,儘管那些人,有時候大概也匿名來加入我們的活動吧?總之,我這個星期「甜蜜的雙卡」──一方面,課程近一百人的學員如火如荼的進行,另一方面,又有一些準備付費給我的陌生人正等待我為他們做媒合服務,我還在想,我還在想,什麼樣可以讓我又回到某種「每天」自動化擴展我的這個實驗(交友實驗)。我應該好好珍惜這次摸索出來的,畢竟,先前各種交友活動通通都失敗,這次好不容易有了眉目了。

《國語日報》我昨天寫的那篇「真相只有一個」竟然真的過關了,不怎需要修改,我很開心我可以藉短短1000多字的短文章就將我對本地人常常邏輯不通的問題寫個清楚,還將我數學的訣竅也寫了進去,抒發得相當多。

今天下午正式開始處理筆友名單,和講師開會以後,我更想起我與自己的約定───我不要做講師。做講師真的是世上比較「不通」的事業,明明表面看起來是最有地位,但其實會成為所謂「學生」者多半是半信半疑或能力有限者,他們支持這個講師,但他們自己在外面卻往往不被自己親友喜愛或支持;如你說的,如果沒有其他方案,那就只能做這個,但,真的沒方案了嗎?我打開了我的收費後台,看到了男女交友的收入明明已經超過了迷你課,是有機會的。所以今天下午就請你幫忙開始處理名單,這名單很難處理,我的表單有三步驟,沒有Excel表,全部都是用email分散的寄來,必須一個一個打開,一個一個記下、歸檔,然後下一步我們還要進行配對,可怕是,配對之後,還要再幫他們送信。一天一次。不過我想到了一個方向────這個dating市場,我應該用Mr. 6的名義去做,這部份可以作為我寫作的一環,累積一本離婚的散文。你說的對,我不只做底層一對一交流或配對,我應該做高一點的,帶給離婚者一個新的領導。至於要寫什麼?比較像是要問,我「不該寫什麼」。一個反的例子:很多單親媽媽或爸爸作家,把離婚寫的鏗鏘有聲,大聲的論述它的什麼,好像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所以或許我應該寫的是離婚人的無奈──給這樣的人一個美麗的身體形象,形容它至細細的──我今天一邊發出怪聲音,一邊抓頭髮猛烈的想,怎麼把這些筆友的靈魂全部串起來,我想到,不,不應該講得美美的,或許就正向陽光給他們,正向就好,讓離婚者念起來都覺得充滿美好信心。然後,最重要的是「配對的核心功能」,我先確認什麼是可以服務最多種變化的核心SOP,我一邊出給他們每天電子報,一邊可以再試試其他可能更爆賣的應用(除了筆友、早安以外)。

有看清楚一點點──我人生尚未結束,沒人知道我是否會失敗。其它人去做了很主流的事業,上市櫃賺大錢出大名也買好房好車,上遍了雜誌媒體、備受尊敬、絕對的成功,也餵養更多的點子,但,我做的是人類最基礎的離婚事業,它的潛力是最大,它的意義是最大,它的歷史也是最大,而它的競爭最少,大家避之唯恐不及,全球仍無人「摸」出一個商業理路,目前的市場除了那些律師、心理師等等專業工作者,在國外唯一的商業就是「離婚教練」(divorce coach),但他們就好像講師一樣。目前,還沒有人攻得進這個市場,但我最近的確摸到了好幾個重要的leads,最重要的是「筆友」概念,為何大家喜歡,為何它命中四、五十歲年齡層,為何男女皆有,為何他們願意付費……這是我明天要好好的想的。想出來我就是全球第一,我絕對有足夠的背景可以變成全球第一的。

在孩子們的許願下,他們的爺爺奶奶很開心的找到了以前我們住在Richmond的房子的照片。我看了以後大震,因為那些場景,甚至那些照片的姿勢等等、擺設等等,都是我經常夢到、懷念到的,不過,我看到實際照片,卻發覺裡面的「人物」,包括我的家人們,包括我自己,都比我夢裡的還要年輕太多、太多,而且那房子也有一點點不一樣,有些擺設,雖知道,但比我夢裡記得的還要窄多了。也就是說那也不算是這麼大的房子,是我一直不斷懷念的時候,不小心將它變大了,也將它變簡單、變乾淨、變亮、變得更粉紅色。我看了照片,大概因為這些當年實際洗印出來的照片經過歲月還是有點舊了,因此光線變暗,掃進Google Photos時(我猜爺爺是用拍的)又更暗,所以照片們又都沒有我夢中想像的還要光明………。總之,我看到我自己因為心理的需要而將過去發生的事情美好化。

晚上我再讓我家女兒幫我包紮昨天在廚房被玻璃刺進去的拇指,妹妹說:真希望爸比的手永遠不要好。明天可以再玩嗎?她很細心的整理了醫藥箱,幫我包好拇指。我說,還沒包上去,我就已經好了。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1:50p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