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參與了另一位矽谷資深作家朋友Maggie的Clubhouse,談談矽谷後移居世界他處的生活,我這樣講:「我觀察身邊同齡的矽谷朋友分三種,第一種喜歡天馬行空的創造,常有驚人點子,矽谷人也都能支持這樣的人。第二種是新創界的老手,對startup的募資到起飛到出場都很了解,他們比第一種人嚴肅很多,在矽谷可以得到很多成長、也賺到錢。第三種則是startup的thought leader,他們尋求life hack,一天吃幾餐、只吃什麼、睡幾小時覺。在矽谷,他們常常遇見『老師』,可以討教。」重點是,我說,我是屬於第一種的。這個自介看起來沒頭沒尾,我其實只想點出自己的悲哀點───我沒有從矽谷或甚至整個在國外成長時期,唧得足以讓我人生從此衣食無虞的「技能」,即便曾經有(寫程式),也是過去式了。我得到的唯一一樣東西是「一輩子做天馬行空創意」,但這個東西到底算是「技能」還是「反技能」,是我人生的「禮物」還是「害物」,得再過一年看我的人生是否可以「U型反轉」變更好還是直接往下掉進沒有救的泥淖,就會知道了。你說我是40歲的人,不,不只40歲,今年生日我就即將滿45了。

早上進入美好的開頭,在淡水爸媽家,一家人睡的很好,覺得還可以繼續睡,不過爸媽已經起床,弟弟早就出去慢跑,才想起這次來,怎都沒有和爸媽好好的聊聊天呀?昨天一天我專注的都是行程可不可以順利?孩子們狀況可不可以穩定?你開心嗎?即便昨天下午一整個下午都在家,我心很累身體也累,就只能坐在電腦前面、擔憂著我的事業。看到弟弟也在忙他的事情,他在美國要做新的群眾募資計劃,我就更依樣的把自己也放在自己的電腦世界裡,在思考,一邊想著要不要跟家人們分享我現在正在做的,又查了幾封信,按了金石堂限量書的販售狀況……一直盯著電腦螢幕,沒在和爸媽說話。

所以今早把自己拉起床,吸了幾口淡水這裡、有點沁冷的晨間空氣,先把昨天日記修改了一下,然後開始今天。今天跟昨天感覺完全不一樣,今天就會想到要回家了,必須把握最後機會,我用叫Uber Eats的名義叫孩子們早早起床,媽媽堅持要請客,所以用她的手機叫Uber Eats。但孩子們一起床就說要看MOD,哥哥昨天看了鬼片,原本看安娜貝爾,又看了日本鬼片,妹妹今天想看,哥哥再次不讓妹妹看,我看著哥哥裝作認真的問他:「你該不會再也不能接受與其他人分享一起看東西了吧?」我跟大家說,哥哥一直在進步,現在就是青少年時期,我們再有點耐心,沒關係的。我覺得我現在的耐心是超級多的,不是因為教養課程,我覺得我那種天生的超有耐心已經進來了,在這樣的耐心之下所建立的溝通管道,是非常堅強的。

此時,一切都還沒發生什麼,我一邊開玩笑一邊與青少年的兒子溝通,他在聽,只是沒接受,我知道他遲早會接受。我讓哥哥知道,以今天這件霸佔電視的事情來看,如果妹妹有10分自私,他就有20分,但自私的人最常說別人自私。不過,哥哥聽了仍霸佔著遙控器,此時,一個不對,哥哥竟然開口長輩兇了幾句,發生此事時,我不在現場,還好你在,以上都是你事後轉述的──就在此時,你即時制止哥哥,沒收了他的手機,要他冷靜,哥哥失控,就把妹妹在看的電視電源拔掉了,你再叫他到房間裡,你們深談……我覺得這樣效果不錯,雖然讓兒子發作一下但是早早發作也早早的處理,換作是我在現場,恐怕我無法給孩子即時的「教一課」。

後來大家恢復了,兄妹再次開心的玩槍戰,和長輩一起玩。此時我也終於坐下來和爸媽有了一段比較有品質的聊天,爸爸聊到他的投資經驗,頗有感觸。「昨天是歷史,明天是未知,今天是禮物。」爸爸說,前兩句是他改編自其他人講的。最後一句是他自己加的,可見是很重要的領悟。爸爸再強調一次:「今天就是禮物。」

早上看金石堂限量簽名書只剩下17本,的確有在動,動得很慢,不過,這種「動」真的也會啟動某種連鎖效應,所謂「連鎖」不是策動了其他人,而是策動了「我自己」。想想,最初是先主動換掉自己臉書粉絲團的封面照片,換成出版社幫我做的新書的封面照片,換上去之後,就覺得自己應該再多貼點文來配合這「出書的氣氛」,接著,朋友們看到了,有人買了,我也就更要「負責」,騎馬了就難以下馬,索性繼續的騎到終點──接下來有人說要來4月17日說明會,已經好幾位剛買書或剛介紹來的陌生網友報名了,那麼,那天更要好好辦了。

今早在淡水,我也刷卡買下了一個離婚的認證課程,這是我第一次買下任何課程,這課很累,你都說我體力這麼差一定不容易上完。但我的確有一種感覺──好像我有這堂課我的未來就一定會變更好,很正面的、有成長的、有保證的、有安全的。原來這就是「買課程的感覺」,我賣了這麼久課程,這是我第一次親身感覺到這種特別的「價值感」。

離開淡水前我邀你坐在二十幾層高樓陽台,看一看眼前的淡水河,吹吹海風。你帶著「薩提爾」的書,書裡除了知識,還有一些對那些「老師們」的崇拜,有點過了,令人傻眼。我想,連我這種不是此產業、不是心理師,都有這種感覺,那些正牌的心理師肯定對這些老師們不太開心了。這是我們今早在此的話題,風很涼,清清甜甜的,雲朵又灰又厚,但光線依然穿透了它,足以讓我們兩人四隻眼睛都瞇成四條線,睜也睜不開。進屋子後再和孩子玩了兩次槍戰,我們就提行李走了,讓孩子的爺爺奶奶送我們到樓下,還有弟弟。

開車回到家,我一邊剝指甲、一邊又進入苦思,新的一週我要怎麼繼續推廣《「1」的力量》?接下來有多項訪問及通告,我的位子要在哪裡,才能面對來自各處的競爭?後來我有了一個答案───就是把它轉為往「高」處寫。我已經有很多離婚故事,現在就來高一階,回到我Mr. 6的寫法,往「高」處寫、去看整個離婚趨勢,順便推動電子報看看。於是今天下午我第一次的推廣Roadto1.com官網出去,並修改了文案:「離婚率將破6成,離婚者已近全人口10%,婚姻制度正逢巨變,家庭結構正在轉型,大量需求正在興起。訂閱這個,你能讀到極其詳細的私密離婚故事、離婚趨勢、最新數據、研究報導,完全掌握離婚者可能經歷到的各種外界不知的艱辛苦處。早鳥價只要兩杯咖啡錢,立刻訂閱,支持我們的寫作,聽到完整版的離婚故事。」

然後以一篇很有從前趨勢文章風格的小文,寫了這間兩天前剛剛在美國正式開站的Ensemble APP,專給離婚爸媽互報費用的。我只花了不到15分鐘就寫完此篇。「這是一般人『看不懂』的產品,開創一年來,很多客戶都是離婚者介紹離婚者這樣來的。他們不必宣傳,客戶自己就會進來,且,平均每對離婚者都在APP上面記下了每月超過3萬元台幣的支出。目前Ensemble亦已取得幾間投資人的一致看好,募得台幣1億元的種子資金。」我寫道:「他們打算怎麼做?我可猜到,這個APP收到了父母雙方送進來的『帳』,即能觀察出離婚的雙方都給孩子怎樣的商品,或,在哪些金額上出現比較多的歧見?收集大數據資料,推薦他們想買的商品,也可能讓夫妻雙方透過這個APP達成財務上的保證,為了避免對方『賴皮』,此APP可要求父母雙方在離婚時即儲值完成,確保孩子十年都可以有飯可吃。反正,這個APP就是專打『財務』相關,絕不是空穴來風,應該有它的考量在,而且,離婚後的夫妻本來就溝通『不順』,因此,一旦使用了這個APP,應該也不可能隨便的離開、用另一個,也對這APP達到某程度的財務依賴………以上分析,若不是『局中人』,難以模擬。」

感覺還不錯,這樣的文章,我的氣勢自然地就包含在我的文字裡,好像天生就是這樣子了。接下來輕鬆,幾天猛力攻網路這一塊,算是一個不錯的嘗試,觀察看看相關的導單、互動熱鬧度、甚至銷售,有沒有起飛。下一招就是故事連載,留著後面使用。晚上我趕忙寫出第一篇故事,暫名「法庭上的時間魔術,把敵人變成證人(上)」,採用「我想看續集」留言法,到了十點多已經實在好睏,沒辦法再繼續寫。

晚上有好長一段時間,我是自己在房裡,自己對著大螢幕苦惱著,你在外面的電腦,送來一篇寫好的草稿,是教養課程的,我就將它重修了一次,貼上去。現在教養課會覺得和新書《「1」的力量》搭不太起來,但又想,沒關係,這就是我所做的事。像上週桃園的客戶就直接問我,英雄爸爸公司還有做其他東西對不對?想必對方應該是已經搜過我背景資料,我也大方承認是的,我們想做的事情蠻多的,但我們會專注在家庭與下一代的教養上。

Something is working and something is not working,就是我這個「離婚平台」的寫照。今天在沒有很大量宣傳的情況下,第二位網友來信留言,但竟還是填了「提供離婚故事」而非想要「花錢訂閱離婚故事」,她寫了很大篇,後來在LINE也是立刻加進來,然後最後她告訴我:「希望我的故事分享出去能夠幫助到大家,也謝謝你創立這個平台來幫助離婚者。」顯然做這個也是會受到感謝的,不過,這位陌生的網友,她的原意是否真的要幫助同樣的離婚者,還是如何?由於此篇故事仍透露濃濃的「恨意」,我這個成功結論,不能下這麼早。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6:00pm angina level 0.5、8:15pm angina level 0.5、8:25pm-8:37pm angina level 2.8;服藥:8:30p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