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6歲的自己,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1993年1月5日)當時16歲的你所親筆寫下的日記:

這一天是你開學回來第二天,上11年級的課,也是隔了兩個星期多,你第一次見到你單戀的這位同樣台灣來的女同學Leonie,你形容「她頭髮有點因過長而微亂,但那雙眼睛勾勾地直射向我」。那種眼神,現在回想,並不是在找我,而是她心裡面有一種悵然與怔然,反映在她完全的沒有打扮、穿的亂七八糟、頭髮也不整理,至於她心裡是在想什麼(其他的事),就不知道了。

你繼續形容,你看了她,她的「那雙眼睛雖然沒有避開,但看得出來不太自然」。要謝謝你寫下了這些形容,當天的場景,或說,年少的戀戀的畫面,因此還算是清晰了。「我好像看得愣住了,蓬頭亂髮裡的那張臉,仍然迷人…」。

你的心裡顯然正經過一種「你錯了」的輪迴,因為,這個年紀談戀愛,家人並未制止,但你被拒絕,被無視,被當空氣,所以你認為自己是「錯的」,即便被無視你還繼續的(因為「愛」)而不由自主的一直「纏」著她。而且,這時候你應該要拚的,要拚著在加拿大的第二年的英文更進步,拚著要進好大學、好科系,但此時,你無法完全全心在課業上,所以你這樣寫:「年輕時,為戀愛忘卻一切,難道是錯?」

你心中有巨大的罪惡感,這種罪惡感是天生的──可以說你(或我)常常自我檢討,也對人們喜不喜歡我,非常在意,也非常要求,亦因此非常沒自信(因為怎麼有可能每個人天天都笑咪咪的說「我喜歡劉喬治」),這個personality trait從小跟到我現在,而這種罪惡感,反而更讓你追不到Leonie,或無法討好任何人。

但你還是往那個死胡同去「鑽」了,這就是你───沒辦法。「這就是我,」你寫道:「愛上女孩子,疑心疑鬼,想了一大堆,該把握的機會沒把握,不該起兵的時候就硬是出陣。」你竟將你失敗歸疚於「不會自己控制機會」──其實失敗,只是因為強大的罪惡感。若無,即便失敗,你也不會感覺到失敗吧。

過了長長的30年以後,我已經46歲了,同一個日子、同一個溫哥華城市,在2023年1月5日,發生的事情如下:

昨天的SEO帶領會議,一天就得到了五個作者,那接下來我們來「代操」這個。還蠻有意思的。最近「代操」這個字是由同事叫出來的,聽到此字我才想起,以前做社群行銷公司,恰好也是幫大家「代操」。不過,從這些作者的眼中我們是幫忙「代操」,可是從內容網站布局來看,是作者的多樣化內容在幫助讀者,讓此網站可以幫助人,讓此網站可以「Just help」。

是不是因為「代操」兩個字,令我昨晚夢到我還在經營以前的米斯特六公司,在夢裡,我走進一間沒來過的辦公室,是和別人租一角的,進去後就覺得寄住別人家彆扭,人很多,有個長長的櫃檯後面坐了好幾位,她帶領我這個老闆來到了大廳,大廳已有其他公司的年輕人,或站或坐,工作人員幫我拉了一張比腰還矮的L型舊沙發,似要叫我坐那邊辦公,我正打算抗議,情景來到另一個畫面,是我和剩下唯一幾個員工,來到了陽台;這陽台是以前南京東路舊家的背後陽台,從高處看下去仍是一片的平地與田野,遠方有一條鐵軌從左至右橫著,那的確是我兒時的風景,現在該處已不是那風景了,那路段的台北市的鐵軌亦已地下化。在這陽台上,我與這幾個同事對話,一位是文勃,是真實曾經的文案同事,旁邊是一位女設計師,長得有點像白人,人型模樣像Sammy(可能是之前在志湧兄那邊巧遇),看起來臉好像發疹子,我還關心她一下,旁邊是一位較矮的男生,叫不出名字,是比較老實和不太講話的(這也蠻像老闆的感覺,很多人的名字都不認識)。

這夢讓我想起,當老闆唯一好的地方,可能是走進辦公室之時,無論是周邊的櫃檯人員、外人或自己人都對你刮目相看,特別禮讓出空間,可是,相對的,我也必須「裝出一副」很有自信、可以照顧大家、什麼都裝個無所謂、什麼都不害怕的「老闆的樣子」,可是心裡卻很擔心,因為老闆不只養自己,要養所有人,所以須花更多力氣去盤算整個隊伍是否能夠生存,還要確保大家都有產出。最後我看到,奇怪怎麼文勃還在這裡,我想起,或許可以再少幾個員工,可以再節省。這念頭也反映了現在我的新狀況,遲遲沒有發展,滿腦子想的都是先樽節。

今天是一週中唯一不必拍今日頭條知識的,找了一間咖啡廳,在New Westminster,這區在較偏東但從沙洲城市東面可以直接抄近路,過橋就到。這間咖啡廳叫HIEL,幾百個人評分4.7分,座落在第六街與第10街間,看起來是較早期的社區,在一個本地的安靜的醫療院所大樓裡面,不少老人在裡面看病,路口斜對面圍著傳統花形狀的水泥矮牆,對面是New Westminster高中,牆外是不搭的藍色與粉紅色,但咖啡廳卻能給客人角落最棒的座位,好像經貿二路與三重路的冉冉,只是沒這麼挑高;一進來看到角落坐了一位瘦瘦高高的白人老者,頭髮捲捲的,看他桌上已經擺了三杯飲料,就知道應該從早坐到現在,桌上還擺了四本書,他坐得筆直,靜靜讀著他的書,讀了沒一分鐘就抬起頭來四處張望,想與每個人聊天。

我沒有時間,鬆餅很香,奶油給的很慷慨,打開電腦進行第一次的「五篇文章計劃」。

第一篇文章就花了我差5分鐘一小時的時間才完成,不過,至少完成了,完成了就可以繼續最佳化。第二篇文章花了我大概40分鐘完成,有快一點點,這次我更知道每一個點在哪裡,要開哪個視窗,總共有三個視窗在看。然後第三篇寫完的時候,有可能已在30分鐘內。這一次更清楚的知道,比方說只要讓SEO的燈亮成「綠燈」我就馬上離開,不必再檢查了。這個時候我電腦的電池只剩15 %。

往好處看,無論是我有空幫一點點的爸爸、離婚的事,或是我主要主力努力中的職場網站的事,這兩件事,在內容本質上,我都已經很熟了,所以就像連續劇一樣,我就算只聽三分之一,回來聽也永遠都可以「接回來」知道在做什麼。接下來我已與六位潛在知識長人選透過Calendly約時間,今天只有三篇,以後我希望做到每天5+5篇。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15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30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目前公開的日記僅限離婚後3個月起至今,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離婚前及結婚前的本人人生自15歲起之所有日記?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