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5歲的自己,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1992年11月22日)當時15歲的你所親筆寫下的日記:

今天的日記提到你在球類方面,網球因為會「發球」了,就開始很好玩,沒錯,而今天也用家裡的餐桌打了不少乒乓球。

而你今天的日記,又被我家女兒看到,她看著30年前的你的字跡,大笑:「爸比又來了!」她一字字的念出來,念得很開心,「如果得癌症,我會將我的日記公開,將Leonie叫到床邊向她表白,並告訴她我的想法。」然後她跑去和她哥哥獻寶:「爸比說要『告白』了耶!」

我微笑著看著我家女兒,哎,中年男子矣,日記這樣寫也不太害臊了。很有趣的是,你竟認為現在這時候你已竟是「無牽無掛、視死如歸」,這意思應該是你才剛剛「失戀」,覺得人世沒什麼好眷戀之,若真怎樣了,反而可以和Leonie表白,表白後也一切都OK了。真是奇怪的心理。

30年後的今天,45歲的同一個日子(11月22日)在2022年的今天的日記,如下:

早上看到有一位哥兒們在爸爸群組裡轉貼一篇遠見雜誌的文章,引用最近紛爭甚大的藝人大S跟汪小菲離婚混仗然後說「有可能『無痛離婚』嗎?」我嚇,什麼,有人把我的「無痛離婚」拿出來用了嗎?他有沒有可能署名我這個取名者呢?大概不可能吧。結果,我讀了一下竟發現,不對,這是雜誌社或出版社幫我搭這次風波將舊文章重貼出來、我的《1的力量》一書中所提到的六種無痛的離婚方法。不同的是,這一次,他們真的把六點全都寫出來了。

我讀了自己的文字,蠻訝異自己當初可以寫得這麼好,應該說,內容是我寫的沒錯,但是那個「語氣」是經由出版社的主編調整過的,有的時候,文章的語氣真的是學不來的,幾個字的調整,讓整個文氣變得平緩、溫柔、娓娓道來又點點可愛,我自己讀自己的文章,將六點一點一點的讀完,讀到一半就在心裡是覺得「哇怎麼這麼滿滿的乾貨」、「很想收藏」,這六點的確都是經典啊!而這位在爸爸群組裡打訴訟很久的「老同學」也評述:「其實離婚最棒的教材就在我們群組裡面的一個兄弟(指我)呀。」

這也是另外一段有趣的,過來人看了,會知道這些方法真的是終極的、有用的,我甚至講到如果你搶不到孩子,心裡狀況應該怎麼激進的調適(想像趕快再生一個新的孩子、要找個避風港的新對象),講得非常實際也有用,但有人將它稱為「和平主義者」就會認為「我只想要打敗對方,不搞這種花言巧語」,他們就錯失機會。我在幫助看不見孩子的爸爸,一開始就希望把這些策略導進去,沒有成功,這次我再把文章寄給他,也回給大家:「這是各位兄弟陪伴用自己血淋淋的訴訟(慘痛)經驗教我的啊!每個案例不一樣,每一個都有自己獨特的滿滿的折磨啊。哥們彼此的存在,是這段歷程最大的收穫。」我希望可以帶動哥兒們之中,已經不見許久的「溫暖、正面、鼓勵」。

我與好隊友說,我家兒子現在的發展方向已蠻清楚,看出來以後會是一位蠻有主見也蠻可以思惟的很有潛力的傢伙,但妹妹呢?我以「仍是一團謎」形容,妹妹很聰明,對於一些事情的觀察讓人拍案叫絕,卻對她身邊的事物漠不關心,還以為「Q」(Lonsdale Quay)在我們Richmond沙洲,也忘記去了「漁港」的什麼地方,在察覺身邊世事方面,像個小學生「不管事」,我常常跟妹妹鼓勵:「女人的時代來臨了!」希望她變成一位超有想法的新時代女性而非「女子無才便是德」路線,但她目前似在走後者路線,令人極為擔憂,希望她在交男友前,會先獨立起來有思考,以免以後男友就是她唯一最好的朋友。

再次和老朋友來到Main Street上面喝杯咖啡,第二次重聚,我從沙洲北開,下大雨,我感受到的是無比的平靜和熟悉──溫哥華的「雨」是它的標誌,從前得忍受它,現在它變成回憶,然後我又有幸「在回憶裡開車」,所以這趟車開得特別的歡欣,很快地就開到了這一間咖啡,它叫Matchstick Riley Park,查地圖,以為是公園,其實是咖啡館;本來想舉雨傘,想就算了,溫哥華的雨嘛,搭個外套就淋過去了。

老朋友很好聊,大家年紀相仿,都要往人生下一步,不同的是,他考慮要不要回台灣,而我已經在這裡;通常這樣45歲左右的人見面只想互相告知自己的故事與經驗互相聆聽,但老朋友一直仍想學新事,所以特別愛聆聽,我也不好意思讓他問我一大堆我到底怎麼在有限時間中做這麼多事,還聽我講,我講的蠻過癮,老朋友是媒體的重度消費者,喜歡閱讀新知,因此非常接地氣,到我們這個年紀,一直接受新知與不接受新知,就會慢慢變成兩種完全不一樣的人──前者永遠不怕沒有競爭力,能交很多朋友,而後者則越來越像老頑固。老朋友是前者,但我顯然像是後者。

近兩個小時的對話,不夠時間講完,淋雨至旁邊廢棄小店的殘破漆木門前,躲雨,再聊了一下下──我們其實雖已四五十歲中間,但仍正在一個黃金時期──因為現在自己仍無病痛,父母亦相當健康,然而,人生至今也知道這一切不能保證久遠,總有一天要面對人世殘酷,那麼現在,在這段黃金時期,我們「少做」了什麼呢?我們是不是正在忽悠著、忽略著什麼,造成以後會遺憾?我們沒做「某事」(例,回台灣陪父母),像這位朋友留這裡暫沒回台灣(我也是),本身是否正在促成某一塊巨大的遺憾正在形成中呢?

這位老朋友很會鼓勵,他認為我做了很多事情,這樣的評語,令我看到自己優點,希望我還沒有用到最極限。且我要記得,不要因為在溫哥華這裡就被一些小事給干擾到,反而要利用這個地方的小事當大事的機會(例:在停車場停個車也要特別糾結),去做真正的大事──我好好的利用這個環境,造就跨海的機會,超前部署,做出一連串的大事。

下午繼續準備報告,在雨中錄好「今日頭條知識」。哥哥妹妹都有報告要做,兒子跑來問我那個原住民和水力發電公司的紛爭,女兒跑來問我Richmond的Steveston漁港旅遊報告怎麼寫,我給了一些建議,改了一些文法,對他們講一樣的話:「這個要自己寫啊!爸比不可能幫你寫這個哦!」他們也很有動力,就默默接過去自己繼續,但又不太專心的跑去看老高、跑去查Discord──我繼續催促哥哥要趕快來討論「跨校交流會」的志工時數活動。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25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30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