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5歲的自己,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1992年11月19日)當時15歲的你所親筆寫下的日記:

今天沒記,原因不明,你也沒有明講到底昨天你從筆友(不是Leonie而是台灣小學同學筆友)收到的信件內容是什麼。這信,後來結婚即因故全部被扔掉了,但或許也不重要,你已經將那封信的影響寫下來,至少幫助你暫解了對這位無緣的初次單戀的Leonie。

相較我家兒子的那位男同學追女孩狀況比起來,我幸運多了;這位男生似沒有家人在此,住在homestay,他追不到的後續就是和女孩周邊的朋友「問東問西」,他不知道怎麼問,亂問,於是現在大家都當他是有問題的──說真的,這時候大家都再一年兩年就要申請大學,發生這種事簡直是自毀前途,且還不知道終點在哪裡,說不定後面還會糟糕發展。

以下是30年後的今年,已經45歲的我在同一日期(11月19日)親筆寫的日記:

幫哥哥安排他的志工活動,我是想,當初我就是拖拖拉拉的也被同學同儕紛擾(例:Leonie)給影響,所以我示範給他看早點開始、希望能夠啟動他。他每次一講到這件事,咄咄逼人的脾氣,教我這個當爸爸都心生畏懼,與他講話又被自己的畏懼而生氣以致於嘴唇發抖,還好我最近總能在短短的15分鐘內就調整回來,讓自己的氣消了,一方面知道與青少年生氣根本就沒有用,而且我似乎在心底某處牢牢緊緊的記著(雖然已忘記背後是為什麼)每次與這個兒子衝突,最後都會希望自己沒有生氣為佳,所以我就「放掉」了。

但每次一想到是否以後我老了也會抱著這樣畏懼面對這個我一直認為心中有愛、好像多一根觸角,但時時情緒僵硬到令我害怕的孩子呢?我這樣是正常,家有青少年的父母都這樣嗎,還是只有我?是只有這個孩子,還是我自己的問題?然而後來原本晚上一聽到我幫他將兩場視訊約在同一天就不爽的他,後來也還是接受了。所以就沒事了。那些曾經的大聲音、心中的恐懼、還有發抖,也就讓它如煙了吧。

早上特別寒冷,到了旁邊商場停車場,地上都是白色的碎冰,鋪一層白白的好像塗了白油漆一樣,我來到Blenz咖啡和球友聊聊,球友很有想法,他對於Generative AI以及深度學習都點出了問題,他不看好其中有任何的「智慧」在裡面;那接下來,是怎麼辦?我跟他說,假設今天完全沒有任何的收入、到了「跑道」的盡頭了,我模擬之後,我跟他說,可能會乖乖地回去接廣告案;他說他已到跑道盡頭,而此時仍不做那些沒有用的AI。

我當場提出一點子,某種廣告公司,做創意creative有所「本」,利用Generative AI創造內容,但因為這種AI需要input的,從哪邊來呢?就從網路上面諸多的東西用另外一套AI來萃取並分析出來,成為種子資訊來「餵」後面的Generative AI,說真的這套路應該是我近年想出的(為他的狀況而言)最好的接案點子,當然,這是幫朋友出的計劃,不是給我自己的!我也當場以這家Blenz咖啡廳為例,我要怎麼為它做行銷,在講的時候,我也順便回顧自己過往,回顧過往2009年我說「跪在地上,也要想辦法接到案子」,而「案子來的時候,是突然間的起飛,而不是我們所想像的一個一個的慢慢進來、慢慢成長」。英雄提當年勇的時候,都特別的開心,但也不確定球友是否有收到。

快要中午,回到車上,在陽光下停這麼久的車內,仍讓我冷到瑟縮,奇特的體驗。

接下來我們帶孩子出門走走,好久沒有出門,下週又要下雨。孩子現在都不喜歡下車,去哪裡都留車上,還好溫哥華處處都像公園,最美的風景也不在真正的公園而在一般人家門口,特別是一些巷道他們忘記清樹葉了,整條路鋪滿了一大坨一大沱的金黃色葉子,鋪成厚的葉毯,看起來軟的像雲朵,我們車子一轉進去就看到這個震撼的場景時,半空中都一直仍有正在飄落中的落葉,如綿綿小雨一樣的葉子,還沒走到任何目的地基本上已飽覽了美景,小小繞一圈出來再到第四街,路邊的curb還畫有美麗手繪圖案,上面寫著Some kind of wonderful。

我們在一個魚攤的前面停好車,路邊擺了攤,兩個白人直接就切下來新鮮的魚給客人,這間旁邊有一家日本料理Raisu,幾千人評價到4分以上,上到二樓,服務生直接和客人說日文,稱客人「Mao桑」,哥哥和妹妹縮在旁邊聽得戰戰兢兢,一直叫我別亂唸菜的名字,我很開心的鬧他們,點了一份Chirashi Don(哥哥現在才知道這就是生魚片蓋飯)以及一個定食,定食的日文是妹妹教我的;買好孩子,孩子縮到車上等,一邊玩手機,我們大人則到旁邊「和平飯店」,紅通通的老中國餐館,看起來會發幸運籤餅的那種,點了炒年糕、炸醬麵,四人在車上吃,我最喜歡聽到(尤其是)兒子一邊吃一邊讚嘆這間實在太好吃了。妹妹則默默的吃。我們外面還在賣魚,車鎖好,窗關好,面對馬路的窗開了一縫。

Kitsalano Beach我們第一次來,在沙灘上錄兩支「今日頭條知識」,現場海風吹,一直吃螺絲,實在太冷。海邊咖啡館樓下有人對著海邊唱「Space Oddity」,「Ground control to Major Tom…」回家路上都在唱這首,一邊回想「白日夢冒險王」劇情,勵志極了。結束後在兒子同意下我們仍去車逛一下Downtown,到中國城看看滿街邊的遊民帳蓬,有人坐在路邊雕刻木頭。塞車近1小時回到家,路上可能已近0度,聽說今晚最低到負4度。孩子回家馬上上各種家教課,我換濾芯,出問題,晚上沒水喝了。

謝謝女兒給我動力,今天我在加拿大這裡首次重新開啟「語錄牆」,在哥哥妹妹到廚房與書房一定會經過的「兩個時鐘」的牆邊,用毛筆寫在白紙上:「確保打敗骨碎,每天念超過她2倍」。妹妹說我「骨頭畫錯了」,她幫我在旁邊畫一些「碎片」(代表骨碎)。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20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30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