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5歲的自己,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1992年10月14日)當時15歲的你所親筆寫下的日記:

今天的你再次寫上「沒記」,不過,再過幾天,發生了某件事情以後,你不但不再「沒記」,還會「記一大堆」。雖然我忘記了你這一天到底在忙什麼事而「沒記」,但你大概也沒想到再過幾天會發生什麼事吧?

30年後的我,特地回來到當年你所念書的地方,讓兩個孩子就在這個地方念書,留下他們人生的回憶,就像一個「圓」一樣。在台灣很多人背過蔣介石的家鄉是浙江省奉化縣溪口鎮,問題是他的兒子蔣經國的家鄉在哪裡呢?人們比較少背,課本可能也沒有特意寫,其實,蔣經國的家鄉仍然是「浙江省奉化縣溪口鎮」。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孩子能在父母長大同樣的地方成長,真的是最「圓」滿的事情之一了。

至於為何非「圓」不可,「圓」是否是強迫症的一種?或許吧。但對於30年後的45歲的我在教育著兩個被台灣以及離婚前教育而「耽誤」的我家兩個孩子來說,還是來到我熟悉的地方,會更有把握一點,謝謝「你」在30年前所寫的日記,給我和孩子們很多參考資料。

譬如,我家兒子有同學要約他出去玩,參考當年你的日記,雖然你不是天天往同學家跑,但你到溫哥華一年下來,日記記載的和同學出去玩的就有至少十幾次以上了,大部份都去打棒球、籃球、網球。而哥哥明天可能會去「圖書館」(原本有人約籃球,但他不要)。

我家兒女和你當年,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們比你還要和「大人」有「連結」,當我聽了他們與家教老師們的對話,會蠻開心的──他們隔著海底纜線和台灣的家教分享著在學校最新的可愛的點點滴滴,完全沒有障礙,這能力很重要。

30年以後的今天,45歲的我在同一天(10月14日)所發生的事情如下:

昨天第一次帶來外國人與高達20位台灣人在線上說英語的「免費英語教室」的狀況非常好,這人數已比上週增加很多,名單已大到還有十幾個人我故意先hold住不寄,下個星期再寄。目前顯然讀書會的氣勢已定,現在最重要的是將主舞台拉回我們的「平台」。畢竟是為了平台才做此事,還要把英語互動變成可以貼進教室的PO文內容,昨天已和所有工讀生公告即將會有新方法,請他們待命,接下來這兩個教室會讓我愈來愈忙了。

最近在群組看到爸爸們傳來(可能因為選舉的關係而傳出)一支叫「Vancouver is Dying」的一小時訪談紀錄片,拍出很多樁這兩年的暴力犯罪畫面,並將問題都怪在現任市長身上。不過,治安突然變差,並非溫哥華專利,至少已蔓延全北美洲,這個月據稱就有四位多倫多附近的警察被打死,其中兩位是接獲911去一個民宅,被一個祖父母養大的年輕孫子開槍打死,那位孫子也被打死,三個都掛了;奇怪,治安敗壞的問題,似乎沒人研究到底為什麼?好像所有人都想忽略這件事,或認為只是暫時現象?但社群媒體一直在傳。

我看到一些在溫哥華這裡犯案者,監視器拍到的都是「從後面襲擊」,把一般路人撞倒,那力道之猛,莫名其妙被撞的受害者一撞就倒地或甚至在地上翻滾,若對方還拿刀,更危險;才剛看完此影片,今天和好隊友來白石鎮慶祝生日月,特別小心,雖然孩子上課時間,路上仍一大堆路人,一半是老年人,社區寧靜的小路的小小商店街前,擠得好像週末的街市呢。

我們來逛兩間二手店,第一家二手店擺得非常整齊,要給人這麼好的印象,基本上一定要有足夠的地板空間,地板鋪上純白塑膠片,然後,入門處先看到一落黃色的開放高櫃,裡面擺的全是鮮黃色相關的瓷盤瓷碗啦、杯子啦,下一個又換成鮮藍色,擺著藍色的瓷器啦、杯子啦,這樣就讓人快融化了。右邊是舊書,我沒看到精彩的,大部分的人都不看書,都在找CD(或DVD),翻動著塑膠殼,「啪啦、啪啦、啪啦」。我看到一本在講老Trudeau的傳記,也是現任加拿大總理的爸爸,這位總理,加拿大爸爸認識,但這種這麼難得的友誼,反而不適合拿來幫助官司。

早上車子先開出來,開到路口,剛好看到哥哥和妹妹在路邊走在上學路上,這是好難得的「目擊」,哥哥走前面,妹妹走後面,妹妹跟著哥哥,跟不太上,仍跟得很緊,兩人腳步都很快很急,頭低低的,會認為妹妹的表情應該是「生氣、緊繃」的。我看到之後有點難過,這畫面很像我高中的時候看到的某位女生的走路姿態,那位女生的家裡不愉快、與姐姐感情差,才會如此走路法,為何我家女兒也是這樣的走路姿勢?

後來我和好隊友來到「白石」的面前拍「今日頭條知識」,欣賞了各種海鷗,走回海邊的Ocean街,明明不是週末,每一家店的露天座卻幾乎都滿座,但我們不急,慢慢一家一家看,終於看到我們要找的一家印度餐廳,叫Indian Chaat餐廳,所謂「Chaat」就是小吃的意思,這間戶外露天座竟一人也沒有,點餐的是一位很和善美麗的印度女生,我們現在比較會點印度菜了,Paneer咖哩配Naan印度麵包,好隊友點酸乳那種的,我想試試看其他,無可奈何的在麵包類中選了服務生說是油煎的「Kulcha」,結果還不錯,扁扁的麵包中間還加馬鈴薯或南瓜,比一般印度naan多一層口感。

我們已經吃到三點多,才從這裡出發,回到Richmond家之前,為了避過塞車,還聽Google地圖,從東邊繞路,怎麼繞路都是一片美麗的草原,我想起看不見孩子的爸爸,或許,在人生中即便遇見再糟糕的事,住溫哥華,都不容易難過吧?回到家,我家兩個孩子很開心,與大人一起吃黑丸嫩鮮草幾樣甜點,哥哥妹妹的成績單發到家長的信箱來了,聽說哥哥老師給的評語都很好,只說文章要小心、小細節不要東漏西漏,妹妹則要再加強英文、要去補課…等等。哥哥跟我們說他這週末要和同學出去。

這是第一次。這位男同學叫Rico,就是那個半夜唱歌的香港人。會罵髒話,但似是很活潑也很愛講話,他介紹那位新竹台灣女生也會去,後者竟是籃球校隊,本來他們想說去打籃球……這感覺已很像30年前的我在溫哥華與同學的對話了。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00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