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5歲的自己,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1992年9月17日)當時15歲的你所親筆寫下的日記:

今天你繼續著在新開始的加拿大的公立高中的跳了一級的十一年級學生的第三天,每一天都是嚴重的挑戰,雖然你仍寫得出日記,但單單從你都將日記的篇幅整個寫滿,就表示你自己也意識到,很多事正在發生中。

但你不知道的是,這三天固然辛苦,到了明天,即將發生一件更可怕的事。今天,你依然渾然不知,繼續就昨天留下來的辛苦繼續的接招、繼續的奮鬥──

奮鬥什麼事呢?不是功課,還沒有到功課,而是在這個一個人都不認識的地方,辛苦的交朋友、接軌上每天順利上課。你說今天你再和昨天那三個新朋友聊天,包括那個樂隊課打鼓的菲律賓人Dexter,啊,原來他也在你的日文課啊!今天這傢伙竟還要換位子去和女生坐,看來他真的是對高中生活游刃有餘,你好羨慕,又好辛苦,連「坐姿」都很刻意、很不自然,但「還是不太有人和你說話」(坐姿好看,怎會有人和你說話呢!)然後你說了這一句後來我都還記得的名言:「現在一個加拿大朋友,可說是和十個華人朋友一樣貴重的了。」

最慘的那堂、在機房上面閣樓小教室的昏暗燈光下,記得老師是一位老老的長得像Sean Penn的Mr. Perry,那個同學不借書給你,今天,他竟借了你課本,然後他自己去和另一位朋友看──這應該算是比昨天合理了。而你今天竟然勉強自己去主動回答老師的問題!我可以想像你此時多麼走投無路、必須把自己撐到最極點的認真努力。

這一天,真的謝謝你。你挺住了,而那造就了後來的我。我們繼續進入明天。

那30年後的今天,我們在同一個城市,又發生了什麼事呢?我爸媽來到溫哥華探望我們以及孫子孫女,今天來到倒數第二天,我們決定好好的認真的再玩一天,給祖孫最棒的旅遊回憶,果然,好多新奇的體驗。請見今天日記:

我對人類的智商實在大感失望,一度以為現代人應該至少有基本自省與辨識之能力,但是,在討論這種家事案件的時候,大家都必須聽到「就像強尼戴普」,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說服別人,而其他推理,即便講到嘴巴破,大家還是不察他們的歧視,耳朵完全是關著,無視邏輯斷阻,看不到你所說的任何痛苦,拒絕相信他被誣蔑的可能性──這樣的動作,只比動物園的猴子好一點點而已,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不是嗎?以前君主時代,大家是踐民,拿到什麼就是什麼,規定什麼就是什麼,現在看起來,大家皆讀書,自由思考,靈魂卻仍被很多無形的社會拄出來的線給綁住了。其實以前君主,一個人也沒辦法做大事情,都是創造一種社會氛圍,形成一個巨大的隱形監牢。而那個監牢從來沒有因為歐美的民主時代而有所移除。

還記得第一天回來溫哥華,那個Telus小哥哥說的「在加拿大就是要live happy」。我是想豐富一輩子,而不是想要把錯的匡正成「對」;為了我的孩子與家人,我自己也不要落入這些東西;我並不一定要主張和這些人,既然都知道已經是猴子了,沒有必要與猴子對抗,我只要幫助可憐人而已,所謂幫助並不見得要打敗他的敵手,這也不是雙贏的幫法!或許,可以是協助簽訂和平條約?或者是其他安慰的新方法。只要能夠降低痛苦,就可以了!所以,我並不是在求解法、並不在「解」字,我只是在發明「止痛藥」。我要記得這件事,我只是在發明止痛藥。

小朋友問,我們是在什麼地方看到這間餐廳的介紹?其實每次來漁港,都會經過這一家,以前叫Dave Fish and Chips,20年前換成現在這一家「Sockeye City Grill」餐廳,今天服務我們的服務員有一種恬淡感;兒子已可以自己點餐,女兒還是聽不太懂,點來看到菜又苦悶著怎麼「每次哥哥的都比較好吃」,媽媽吃到了她想吃的mussels。吃完,我們走下去逛碼頭也看到了海膽,有兩隻都還在動它們的刺,我們不敢買;看板說,拿剪刀將牠剪開,打開,裡面有五顆海膽,一大球五塊錢加幣,等於一塊海膽只要一塊錢加幣,超便宜。有一個阿伯與我用破英文說他小時候整個海灘都踩過此物,踩了就擠出來之類,我聽不懂,才發現剛剛招牌其實都是中文,難怪他看不懂;我問他哪國來,他終於聽懂這句,說:「伊朗」,然後就被他老婆叫走了,真可愛。

媽媽找不到以前的那種自己貼標的冰酒廠,想買冰酒,好隊友Google到這間,車子來到Richmond沙洲地的中心、7號路,Lulu Island酒廠,聽說是台灣人開的,我們花每人10元品5種酒,可以選全部冰酒,媽媽特開心,好隊友第一次嘗冰酒,也說好好喝喔!的確,冰酒就是好甜,他們做出一些新品種像紅酒冰酒,更是飽滿,我要開車,只用聞的都好好聞;最後爸媽開心的帶走10瓶,再給我們3瓶,他們在台灣有倉庫。真棒,爸媽要回去前還能找到這麼棒的景點,還留下了這些紀念品得一回憶。

這裡有一個小小的綠色隧道,不開玩笑,吊滿葡萄,他們說是有機,可以直接吃。我家兒子又不下車了,但他解釋這種葡萄和超市買的不一樣,比較小、比較甜;直接拔了幾顆,放在嘴裡,多汁,飽滿,好甜,後來懂得選比較大的就比較熟,妹妹本來叫好酸。地上都是葡萄皮。

我們也順便拍完今日頭條知識,完成以後,反正就是往東邊開,已經到了8號路、9號路、10號路,進入Surrey,決定往美國邊界走,到了以後,大家都在睡覺,我當然悄悄繞回來「To Canada」,來到白石鎮。以前就說要帶爺奶來,真的帶來了,淺灘不見了,因為漲潮,我們拿起石頭在夕陽下打水漂,參觀兩隻狗一黑一褐色在水裡搶球,還去看了White Rock博物館,看到1917年的本地年輕人男男女女穿泳裝的朋友照片,這些人比我的祖母還要老,現在一定不在世上了,在照片裡卻表情與模樣好像活在2022年今年一樣,突然感到頭暈。

為什麼在溫哥華這邊,安靜,只有大自然的聲音,但是都好好玩,都玩得好滿。我們回家前買了Marutama拉麵,買了Subway,這些上一次吃都是爸媽剛來的時候,現在突然間二個月一下子就過去了。妹妹今晚依然到她爺爺奶奶的民宿,玩拉密、玩樸克牌,和爺爺奶奶睡一晚,明天晚上爺爺奶奶就要出發了。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00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