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5歲的我,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你所親筆寫的日記,請見以下:

今天你這個憤怒的少年,心情顯然不太好,不只文字用了好多「恨」、「杜爛」、「無聊」,而且字寫超多。這些名字,其實後來就像酒精噴在手上很快就從我生命中消失了,完全記不得。

有趣的是,這一天顯然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來到Steveston漁港,說真的,我倒忘了這一天了。上一次你寫到家教Wendy帶著她得意門生來了六年的ABC Vincent一起到尖東打保齡球那次我有印象,但這次我是忘記了。顯然我們依然是騎車,而我對Steveston的第一印象就和後來到那裡一樣都是每次聞到「魚腥味滿天飛」,在這麼熱天,可以想見那個漁港的木板棧板應該讓你不太好受。但你知道嗎?這地方,在30年後我帶著和你一樣年紀的我家兒子過來,卻是他票選最喜歡的景點。

那時候雖是青少年,仍要看大人臉色,你打電話給一時的朋友Allen,被他的「Homestay」的「莊媽」接到,還訓了你一聲「太陽這麼大要怎麼打球」,那時候你很不爽,但你知道嗎,現在還蠻想念那樣子的──會被大人罵,表示大人也有義務照顧你;長大以後,沒人會照顧你,你得自己站住。

今天也特別──距你30年後的今天,我們的爸爸媽媽要抵達溫哥華。30年前是爸爸在溫哥華到機場為我接機,現在是我來為爸媽接機;這個機場曾經發生過多少次接機,在你寫日記的一個月前,弟弟第一次抵達溫哥華,我記得你還做了一張看板上面寫「倒掛金鉤」。但,現在我家兩個兒女好像對做這種事完全沒興趣了,不過,我以為他們連接機都不想,倒發現,女兒主動想來接奶奶,兒子也說,來接機好像蠻好玩的,他也想要來。

請見今天、也就是你30年後的同一天的日記:

今天創下來加拿大以來最晚睡的一次,工作的情緒也達到最高昂,到了晚上幾乎2點半,我同步做完好多事情,貢獻了到最極限,約好了,明天晚上8:00也就是台灣早上的11點的時間要跟所有主管開會。

這是不可思議的,即便上班可以帶著手機四處走,但這個時間非同小可,因為晚上8:00剛好是爸媽的飛機抵達的時刻。到時候一定我會在機場,但是,沒有關係,現在接機和以前是不一樣的。以前接飛機只能盯著螢幕,看著一個個乘客拉行李出關,但現在應可以直接用手機聯絡,不過爸媽又為了省錢沒有買行動漫遊4G,所以不確定他們是否會登上機場網路。

車子洗得乾乾淨淨的了,昨天,車裡也請清潔得乾乾淨淨的了。今天停車特別不敢停樹下,怕又被淋上樹脂。

最近幾天,我變成一個比較囉唆的爸爸,我時時刻刻都要問孩子們:有沒有新的進度呢?做得還好嗎?哥哥那邊,我就問「刷程式了沒」,妹妹就是問「畫漫畫了沒」。這種囉唆的方式後來好像變得蠻有效的呢。哥哥昨晚刷了一些程式,妹妹居然也將漫畫照老師說的畫了七個頁面,雖然一直抱怨,但應該得到一些成就感了。

引起我注意的是,哥哥在程式方面,自己學以後,variable assignment和boolean operator居然搞不太清楚,Go語言又多了一個「冒號等於」的語法,三種就真的混在一起更分不清了,我蠻訝異,因為我自己以前好像沒這個問題,就在此時,我意識到可能是因為我給他的東西不對──當初賣電腦的姚老師所教我的,回想起來,一開始就在寫遊戲,雖然那個時候DOS時代只能寫貪食蛇這種的,但是年輕人就是需要用這種方式來刺激,很快的我就知道所有的語法怎麼用,也不會搞錯,用得熟練自如。

所以,我考慮直接不要再寫了,我先跟哥哥說,你再努力刷完這一章就好,我準備帶你到下一階段囉!事實上是我打算放棄這個Codeacademy的平台,換另外一個遊戲平台直接寫遊戲,這亦是Michael蔣介紹的方法,如果這招成功,真的要好好謝謝他。

今天早上,爸媽即將起飛。他們早早到了桃園機場,在候機室等候了,本來爸媽決定不在飛機上吃飯,但媽媽忍不住的說可不可以在飛機上吃?因為媽媽真的很喜歡飛機的餐點。沒問題的,可愛的是我教爸媽怎麼「戴口罩吃飯」?媽媽以為是從口罩下面或者是從旁邊伸筷子?我拿我每天吃四顆的維他命C作示範,拔掉口罩,悶閉著氣,然後把食物(C片)放進嘴巴,戴起口罩然後開始嚼、嚼、嚼…就那麼簡單。我說,這個方法其實很安全。

算是安全,但是還是不敢就這樣外食。我們現在還是不敢外食,此方法應該蠻對的,至少到現在,我們家是一直出門,一直在公共場所,從來沒有少過,但是,戴緊口罩,到現在都沒有確診,兩個孩子也意外的配合,妹妹不用說,真的非常非常注意,會非常小心,她是口罩的糾察隊,哥哥比較隨性,每次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但是我覺得他還是有在注意口罩,且他運氣很好,每一次突然自走砲短時間不戴口罩,剛好旁邊都沒人確診,這樣就夠了。但是現在爸媽來,我們的狀況變複雜了,可能很難維持原本的生活形態,尤其是外食的部分,這個時候考驗我要怎麼樣滿足大家,同時又保障大家的健康。確保大家都可以平安度過疫情這一關。

下午兩點我們竟還到Surrey的一處Rosemary Height還哪裡的,一處好隊友在農夫市集認識的洋人小夫妻,那位年輕女孩秀給我們看她男友家的後院,真的變成她的大菜園。我們買了一大箱,共78元,她還送了我們胡蘿蔔葉當草,和我們聊了很多。她男友一直住這,全家都在一起,她則在White Rock長大(也在附近)。雖然這裡看起來都是洋人社區,但旁邊蓋了一棟好大的純白色長型新潮建物,一樓是Sungiven超市,亞洲食物都擺得好漂亮,我問,這區華人很少?大媽答:哪有,好多呀!

下午四點,忙之中,還是先來了爸媽要暫住的這裡,真的當我們覺得一個房子都難買下的時候,有人(房東)就是有這樣的房子可以住。後院直接接上學校的操場,那一大片不用錢的草地呀,翠綠到無法用任何畫筆畫出來,就在窗邊,我們的運氣很好,找到這間房子。可是房東的運氣更好,住在這樣的房子,還可以拿這樣的房子來收錢。溫哥華太陽報說看起來因為移民的關係,移民太喜歡溫哥華天氣與環境,因此大家會繼續的高房價,房市會繼續的蓬勃,他們說,這樣的景氣熱鬧是「假」的,不認為這代表真實的經濟旺盛。沒有經濟是這樣搞的。我心想,什麼我總是要住在特殊的地方呢?

今天後來,已沒力氣記錄了,很忙,不過,完成了任務!妹妹先上完漫畫課,我也一直在剪片交片,七點多趕緊衝出門,七點半抵達機場停車停好,走進去大廳約7:50,此時爸媽的班機已經提早降落,我打開電腦接上機場的WIFI開始與主管們簡報說明,非常的壓迫,還好今天我的小幫手我的女兒,有認真在看出口,竟然真的看到了她爺爺奶奶走出關,並拿起手機拍,那時候我還在報告最後一部份,無法抬頭,只能瞄到,心裡扼腕這麼歷史性重要家人相聚我竟沒有好好接到機,但女兒代替了我的任務,非常棒。我帶著筆電領著爸媽與行李到車邊,先上車,從機場回來的路險象環生但我的確在會議上有達成效果(我認為)。

送爸媽到暫住之民宿,他們帶的四大箱行李已收好只有一箱是換洗衣物,其他三箱都是幫我們帶的東西,暫留在車上。交代好門口密碼怎麼使用後我再帶爸媽來到「九記」,買了一盒「上海粗炒」,這是某種「鄉愁」啊!台灣沒有的上海粗炒,溫哥華認識它的,回來溫哥華當然就先吃這一味。媽媽分一半給妹妹吃,妹妹竟吃了一些然後認為「還不錯!」最後帶爸爸到家旁邊的大藥房買了一條葡萄土司,明早可以先吃,這種克難的感覺有點像當年剛來溫哥華的樣子了。

回到自己家,我倒覺得,我好像還比較想念當年剛來溫哥華的樣子。現在的我好像過的日子不太一樣,直到爸媽來了,我才好像有了當年來溫哥華的樣子。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12:50am angina level 1.0;服藥:12:55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