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心臟又不舒服,明明吃了藥了,只是爬樓梯到樓上急了一點就立刻不舒服了。不舒服的時候就會想, 45歲的我,這身體,應該很難再做業務類型的事,因此不應該再做。可是,看到街邊那些美好的房子與車子,心中也會想「賺快一點」,畢竟在我人生中創業創到最有錢的時期,是向B端拿大筆大筆的B2B服務收入,才得到的。只有B端才可以給出大筆大筆的錢,而大筆大筆的錢只要一兩家其實心就定了。

今天送兩個孩子出門,回來看到路邊大房子,卻又感受到自己心裡好像有點不一樣了,因為我的「任務」已經改變,即將開始大量錄製今日頭條知識影片,標的物明確。我也決定要將此影片置入每日日記作為紀念。

說真的,我一直就是一個內容創作者,我有內容創作者的特質,不喜歡與人親近、不隨便透露沒有用的個人心情,但如果是寫文章或長篇大論,我卻願意全力以赴,給出一個有歷史意義、有高度、有格局的觸角。所以,以後也別想弄B端,而專心做個內容創作者,或許才對。

孩子一天開始,一天結束,我大喊他們的聲音,還是有一點啞,尚未完全恢復;已吃了兩天的花粉症的藥了。目前已大致寫完三篇,今天看能否再下兩篇,明天帶著五篇去錄影?

喜歡民國近代史的我,讀了我們在本地「三聯書店」購入的「宋美齡的下半生」一書,今天讀到了一個重點,就在1972年也就是蔣介石日記記載的最後一個月,當時記得我到加州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中心借閱蔣介石日記,那個時候我正在離婚中,就特別注意到蔣到了日記結束最後倒數第三至五天,日記中有一些「奇怪的記事」,正是好像與他太太(宋美齡),而今天在這本書中獲得證實,原來那時候宋美齡正打算將她姪子孔令侃引薦回台灣任一官半職,蔣介石不要,宋就打冷戰避不見面,讓他一個人在渡假處獨自居住一個月,孤單不已,後來雖來住了,他仍在日記不斷提及中國人的古諺(當然現代來看是極歧視的)即「女人與小人不可近也」,蔣還特別寫到「尤其是女人」。在日記寫得這麼明白,對一個老人來說,若不是氣急攻心,寫了大半輩子日記的蔣應不會這麼莽撞,而那次為什麼會這麼嚴重?就是因為一種「厭惡感」。蔣形容孔令侃來求見,讓他厭惡至極,整晚睡不著覺,那種女人之間一直想拉關係、裙帶關係,和戰場上陽剛征戰完全不同,其令人厭惡之程度,戰爭都無法比較,他竟氣到直接寫在日記上了。而此事和當年七月就肺炎再也不能寫日記,是否有關係?似沒有人做過這方面的調查。

今天要特別謝謝你,從早開始就一直提醒我「今天一定要交稿」,這是一本集結75位單親媽媽的小說,我寫推薦序,為了進入狀況,我先打開了Ennio Morricone的幾首美妙音樂,聽了幾次之後,再打開「Our Channel」聽那美妙的情歌對唱好幾次;這本書,或許與我站在對立位子,但我讀了發現,天啊,寫得真好,每一個媽媽真的都將生命寫出來了。

勇士隊快打入冠軍賽了,我又開始看Stephen Curry的影片,看大家講他的運球,雖然運得很高,但節奏抓得很對位。我想,是的,就是「節奏」──我寫文章自認最強的是,隨文字一塊一塊推出,好像是有節奏在走的;我的文字不只有節奏,還彷彿有旋律音樂。這就是為什麼今日頭條知識我使用音樂,好像久違的朋友。

接兒女回家,兒子急著在車上對著手機敲字,他說他正在和他Social與攝影課的那位女同學互動,女同學是香港人,這年紀來的其實中文都不太行,所以一半中文一半英文的講,女同學在家都講廣東話,社會課她是第一名的。但她說她都沒什麼朋友,哥哥給我看她訊息問我這是什麼意思?我翻譯,應該是對方說她在各堂課都沒什麼朋友,但再補充一下「你其實也是我朋友」。(哎,青少年的朋友困擾,大人看了都覺得好好笑,但我當年也都是這樣子的啊)

女兒甚至還沒到那程度,今天又和我說到各種學校趣事,她說她懷疑Chloe開始改用詞來讓她這個台灣來的聽得懂,譬如,她都不講「粉」了,現在都講「麵」。不過,今天Chloe竟說,今天我們兩人都吃麵,不過,妳吃的是麵,她的好像是「粉」,女兒才知道,原來「粉」和「麵」不同?妹妹說她三秒後才懂這意思,我說妳怎麼沒去問她,換作是爸比,會對她充滿好奇心!我笑,Chloe真的很可愛,用心生活,生活中的小事情像這種你吃飯我就一定會吃粉的也可以當作話題,添加生活的小樂趣,妹妹咯咯咯的笑不停。

今天室外下雨,回家後,繼續寫那篇推薦序,我給自己壓力太大了,想要再寫一篇離婚的代表作,然而,我發現來到溫哥華三個月又三天,我根本過得「太爽」已經完全找不回離婚的慘狀。我從下午繼續一直找歌曲聽也沒有用,後來我勉勉強強的「雕」出一篇2100字:

「外人異樣的眼光先粉碎了我們從小累積的自信,一夕間被強迫拆除所有『偶包』,在孩子及眾親友面前,接受了我們單親新角色;從現在至老死,我們都再也不是完美的人,尤其是經歷過離婚衝突的,對方口中的話,深深烙在我們臉上、耳朵邊,每天早上照鏡子都得重新看到一次、重新自動播放一次,終於,我們看破一切,允許了自己被公開供人檢討,也因此可以坦白的書寫,『寫』回了孩提時代的天真。」我是這樣形容離婚後的心情的。

「儘管有時候仍在夜裡突然驚醒,想起自己的離婚經歷,覺得羞愧,就睡不著了,只能眼睛睜大大的躺床到天亮,不過,我也發現,我這個已經出版十幾本書的作者,反而受惠於離婚,轉而更袒然用文字描寫一個殘破的自己,公開的寫,如實的寫,也開始看到,離婚雖然不堪,單親雖然憂慘,但也挺「美」──或許,這就是那75位作者們共同經過的寫作歷程。」

而,這篇文章的核心是我敘述有一次突然看到一張結婚前的照片,是用那時候舊式數位相機拍的,看到當年的我的眼睛。於是我感覺到「無論後來我們怎麼看當年結婚這件事,這張照片自己本身已經說明……我們並非年輕的時候不懂事,沒有被騙,不是裝出來的假;那對眼睛證明了我們的確都遇見了人生中最美的一刻」。

「無論是結婚,或是離婚;無論是遇見愛人,還是演變成了仇人,無論在哪一個階段,都沒有人真正做錯了什麼,也沒有人欠了誰───在當下,每一個人都已經從對方得到了圓滿的療癒,只可惜這種療癒向來都不會久遠,就和藥品效力只有一陣子,幾年後,我們又變了;但,只要我們不再否定當年的好,就可以繼續找到療癒之道,也理解人生深層的真義──那就是:緣起,緣滅,都是人間大美。」

緣起或緣滅,都是人間大美。我盡力了。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12:10am angina level 1.5;服藥:12:05am took coxine 4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