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就是這樣,當帶著恨意,做的每一件事情,每個動作,每個眼神,那令人害怕的「無聲」,簡單來說,每一分鐘都在創造傷痛,我只能看,看到了又擔心,孩子心裡留下痕跡。

飯鍋打開,飯匙插裡面,這是一天下來的幾件事的其中一件,它的確很嚴重,但似乎不至嚴重到接下來得用力摔砰東西又冷酷的不說話來回應它,如果孩子開始習慣自己就是一個經常被討厭的「討厭鬼」,會在他們小小心中留下了怎樣的心理痕跡呢?長期的冷淡,煩躁,嫌棄,冷的表情、冷的回話(或不回話),孩子一直感覺到自己已被大人宣判「我問題多到已無藥可救」,孩子竟不生氣,仍幻想多配合一點可以帶回好氣氛,又會變成怎樣的發展?

恨我自己,因為,說真的,是我,是我缺乏力量改變任何事。我該想辦法做些改善,讓孩子最後幾年時光有機會感受到正常?或,繼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以讓我個人自私小小的得到一種心理上的「偏安」,讓我們就像一片外面烤得很香但內裡完全沒熟的餅,不看它太仔細,不要戳它,不要吃它,我們就還是很好的廚師?

反過來,我自己也是啊!當我對以上事件帶著恨,極大的不平,與大人的溝通全數碰壁,像和一顆石頭在說話,我發現我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遠離這個社會的正常;而,當我追不上社會的時候,我就更加痛苦,且想「全面的放棄」,好像,當我完全放棄了,後面才會出現一條光明的下台之路───

Gosh,其實並不會!

提醒自己,當我帶著極大的憤怒,我愈不能讓自己脫離我的人類社群。愈繼續的黏在人類社群裡,才可以在我心怒消退了一點點以後,立刻把我拉回來,然後迅速地恢復,每一秒每一秒都在恢復──只要我沒有脫離人類社群,基本上就不會出現無法救回來的結果。

我要尋求的是一個高招的解決之道,這是一個離婚的家庭,離婚的家庭沒有「萬事通」的,得用非常高招的方法來處理解決,它不像一般的家,我可以安然坐在裡面,發呆,看著牆壁上的油畫,看著外面的陽光,就這樣子,放鬆了。然後跟屋子裡面的人緊緊的結合在一起,不,首先我需要自己的空白時間,才可以建立起自己的信心和看到自己的價值,不會被這種排山倒海的嫌給鹹昏了;分析自己和別人之間到底怎麼樣錯誤的影響實在太複雜,更何況是要照以上的結論去改變對方。我看得很清楚,身為一個離婚爸爸,帶著孩子出國,就是要健康自信地度過,這就對了,目標就是這個,怎麼完成呢?

我自己也有盲點,太天真了──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公式:我、兩個孩子、好伴侶,四個人的家,這公式唯一不合理的是兩個孩子非常愛我的好伴侶,只有這樣而已,其他的,我只是一個離婚爸爸正在面對著許多和我同樣狀況的離婚爸爸的同樣的問題罷了。

幫助我們一起度過這些困難的時刻──我得這樣想,所有眼前發生的事,都會帶著一個好處。譬如,當我被當作空氣,我說什麼都沒人理,其實我就得到了「安靜」,安靜是多麼難得的資產啊!當大人的醜態被孩子看到,也有好處,等於在警示孩子,出了問題,他們心裡作好準備。今天溝通以後,我片面有個很好的結論:現在開始,我不在家吃飯,不用煮給我了,我吃外面,將所有資源拿來煮孩子的東西,把我的份給孩子為佳。也解釋身為一個爸爸的兩個盼望:一、孩子的教養。二、孩子的營養,「停止叫他們自己弄自己的東西吃,以免因為沒時間多次亂弄泡麵、老乾媽(醬)配白飯這樣子的東西…」,我說,等到特別節日的時候,我再和大家一起吃吧。至於教養,我寫道:「現在必須要想辦法鼓勵他們往主動自動自發發展自己的方向去走,如果他們現在已經在踢足球、寫程式,那麼,他們來做家事沒關係,取得人生的最完美的平衡;可是他們現在什麼都沒動力、只想滑手機,我們必須要花足夠的時間,才能夠幫他們迷上一樣東西,他們現在就是要玩這麼多手機,那就跟他們交換條件,玩了這麼多,那後面就應該來做點什麼。」

拜訪了ICBC這麼多次,今天終於取得了駕照,對方恭喜我,歡迎回來,最後拍了一張照片,是的,駕照是這邊的身分證,可是我自己卻沒那麼高興。進入孩子上課的第三個星期,我心理卻起了嚴重風暴,進入嚴重危機。

我看到CNN報導猶他州一間小學校,黑人與亞洲人比例只各佔1%,有一位叫做Izzy的黑人小女孩才10歲,居然被霸凌而自殺身亡!在死前她對自己身上噴廁所芳香劑,因為孩子們笑她都沒洗澡、很臭,這小女孩的笑容就像標準的小女孩,好幾張照片與我家女兒笑得很像,可以因為這原因,她的死亡給我這個爸爸的衝擊特大,為之落淚,NBA球隊也特別起立默哀,但,我其實是在妹妹學校外面等她下課時「滑」到這新聞,前方就是一棟龐大的校舍,雖然我們家妹妹每天都很快樂到學校,甚至說她昨天一天流四次鼻血(三次是兩隻鼻孔都流,但幾個月前的抽血報告包括白血球等一切正常),若今天不能去學校她會很傷心,不過,會不會,霸凌其他孩子者,自己並沒有察覺呢?因為一個人,本來就感受不到另外一個人的感覺。當一個人的感覺如此的被刺痛,講出來了,反而被他人宣揚成誇張,甚至傳成變態了,那才是會想自殺的痛吧!直到那女孩真的掛掉了,她所講的話才會重新的被重視,而這只是一個10歲的小女孩。

孩子上車,又是好開心、好開心。妹妹說,知道今天有考試嗎?考數學。妹妹用她極富有層次的形容技巧在說明著,她說,看到數學考卷,驚呆,竟然是「中文」的!老師很「貼心」,週末都在研究另一個軟體,可以將照片裡的英文全部翻成中文。妹妹說,今天班上來了一個新同學,應該是華人,相當「壯」,老師點他名,沒有回應,轉過頭看發現他竟然睡著了!我說,該不會是剛剛才下飛機、還在時差吧?

哥哥上車也是好開心,他說,你們知道這週每一天都有考試嗎?今天有向全班和一個三人小組報告了(北美洲)原住民的文章,明天要考短文,他說,上週才寫了他生平第一篇英文短文啊。

有些事情就是沒辦法,再怎麼,都得順著,我跪不下來,也得被逼著跪。所以,今天過後,我目前還不知道我要怎麼處理,不過,愛仍是唯一的解答,一切都有最好的安排,我決定仍順著,陰影的另一面肯定是陽光,時而給自己注射「信心」;我們的基礎夠強,家是永遠的港灣,我們一起,做得到的。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9:45pm angina level 0.8;服藥:12:59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