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蠻難以下嚥的,今天又發生了事!今早,滿懷期待,早早起床,天氣陰,飄了幾滴冷雨,為了讓等一下安裝網路的工程師可以來我家車庫裡面拉線,我早早將車子開出車庫;垃圾車先來了,一大早就在外頭砰砰的倒垃圾、摔垃圾箱,終於等到那一輛小小的箱型車,車上驕傲的印著大大一字「Fibre!」,我電話也跟著響了,果然是安裝網路的工程師,我導引他來到車庫門口,帶他到了隔壁鄰居說的位子,工程師竟說,不對,這個東西,應該由另一個團隊先安裝好,他是排在後面的第二個團隊。

我傻眼!我說,我明明已經跟客服人員說我上次裝失敗,要派第一個團隊來啊。對方一臉無奈,說這並不是第一次發生啦,大公司就是這樣子啦,於是,我又能說什麼呢?只能再次很有禮貌地送他走了。自己踩著拖鞋踏著厚毯樓梯,慢慢的,慢慢的,一階,一階的上樓,我覺得我的心是「空」的,空空的好像沒有裝網路的家裡,是空的,空到不知道要跟誰說。

或許,往後還有很多事要挑戰,感到身心困擾,所以才會希望有一個東西(網路光纖)安裝好,打開電腦就可以上網,就和打開水龍頭就可以洗手一樣;這件事情,被我如此期待,卻偏偏又遲遲不來,我的心,就好像被掏空了。沒有網路,我覺得我什麼事都不能做了,甚至現在也不能打給電信公司的客服抱怨,因為這位香港裔的工程師說,他得等到晚上才會將報告輸入進去,為了避免後面再發生一次跑錯,他建議我「明天早上再打電話」,所以我還要再等一天才能打電話、重約時間、等日子、然後,來的只是第一個團隊,還得再等第二個團隊………我要怎樣治療我被挖空的虛弱的心靈呢?

但,回來想想,沒有網路嗎?其實我有網路啊!用手機上網,比較慢一點,我現在不都在上網嗎?而且,除了網路,其他一切安好,如此安好:打開熱水,可以洗熱水澡,這個家是很舒服的,我還是可以繼續的往前走啊!為什麼非要900M的網速不可?我要讓自己站住腳,在這個偌大的國家,跟它慢慢的「耗」,網路做不了,就先做其他的,其他的如同滴水穿石先開始一點點做,一直往前,一直往前,不卡住。

我求助於台灣帶來的手機與中華電信門號,打電話到台灣要求再給我們三天的吃到飽網路,孩子就用這個上網,於是今天兒子在NFT上面繼續有進展,他在某大虛幣錢包兼NFT平台被拒絕了,我覺得有可能是我已在該平台註冊有關,所以他也很快的轉向另一個更大、更知名的平台OpenSea。他說他原本不在那裡是怕大家都在那邊、競爭太激烈,但現在沒辦法。而OpenSea那邊一樣需要一個錢包,錢包就還在原本的知名錢包上,但兒子錢包內沒有錢,mint他的作品要上架時無法入公鏈,所以我打了大約3000元台幣給他,我說,賣掉NFT以後,要還我3000元,別忘記。

我很開心的。以上的過程,都不是我帶,而是兒子自己動力十足的發展的;他一直呼叫爸比、爸比,因為他看不懂英文。其實他已經看懂很多了,現在他很會整句抓下來再用Google翻譯,而這動作不知道讓他「毛細孔學習」了多少單字呢!而最可貴的是他體驗了整個開錢包、開NFT平台帳號、mint、上架、定價……等過程,後來他決定將他的作品定在0.5 ETH的價格(大約台幣三、四萬)且定在七天,我問他為什麼,他只開玩笑說因為他目的是要買一個平板電腦(大約此價),但我從他笑容可以探知,並非只有這樣;我很欣慰他某一部份的動力已經立定了,他感覺到自己的不同,體驗到超前的樂趣,而他選擇的這塊我還沒這麼熟呢,接下來甚至變成我要追著他,看看在「Web3」這塊可以如何讓他再往上?對一個15歲的少年來說,講「15」這個數字,不年輕了,打網球、彈鋼琴都太老,但,玩虛擬貨幣,還行!

我在還沒想出怎麼下一步之前,我已經先大放送的鼓勵了他:看,現在在台灣你的同學都在忙著準備會考,你是唯一一個探索虛擬貨幣至此的人!

中午時分,太陽又出來了,我立刻又號召大家「咱們出發」,這次就找了孩子的奶奶上次推薦的、位於北溫哥華渡船港口的市場,此名為Lonsdale Quay,我從未去過。事實上加拿大、美國我住十幾年但很多地方其實從沒去過,若讀我當時的日記,全部都在擔心的是自己的球技、自己的交友、自己的作業與未來與奮鬥。這也是另一種的專心。以前會羞於承認自己為何這麼「宅」,現在倒承認得很大方,而現在帶孩子四處跑,則是為了讓他們保持活絡,別一直在家裡看手機。

陽光果然又將整條路沿途照著沒有一處不美,從離開家,上了大路,過橋一次,過橋第二次,一路都是天空很高、很高,中間塞得下所有的草地、樹、各種的木屋,偶有建得好大片的新住宅,都因為整棟都是玻璃蓋的玻璃屋,也沒有一棟醜的。一到現場,兒子馬上想起,沒錯,這地方爺爺奶奶當年有帶他來過,他認得後來在照片裡面的那一片漆成鮮紅色的金屬欄竿(在這樣的美麗open天與地,鮮紅色真也是搭配得很入味),一從停車場浮上地面就先看到溜冰場,不是悶在室內暗叟叟的那種,而是完全開放的、歡迎任何人只要穿冰刀就可以滑進去轉圈,而不遠處就是海、與港。這裡太多精緻的咖啡店、洋式餐館,都是純白色、大玻璃、簡約風,我們不敢內用,繞了一圈市場,還是忍不住在室外找了一個沒人的空間,第一次嘗試打開口罩,坐下來吃了,旁邊是白色與灰色的海鳥。

我們買了三份湯,兩個是孩子習慣的巧達濃湯,一個則新試Chili的紅色的湯。我說,就像這樣,第一次試,慢慢的,這味道會變成你們溫哥華回憶的「新家鄉味」。哥哥則大膽嘗試西語攤位,那位重聽大媽劇烈咳嗽,將我們點的Apple empanada加熱裝袋;另外一間甜點攤,給孩子吃吃看整顆蘋果被Caramel包著,焦糖是軟的,和青色蘋果配起來意外的好吃,老闆是胖胖的白人,一邊用鐵製大爐正在高溫煨著濃度高的甜醬,聽說他已經做了三四代了,北溫有人辦慶典也都會請他們去外燴。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40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