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可聽出你也整個處於非常累、相當無奈的狀態,你是合理的,無奈孩子就是孩子呀,今天衝突對象轉向女兒,直到我們出發前仍停止不下。我們走到公車亭等公車,我一坐下就往後一癱了,拿出了一張紙、一枝筆,這是我的新方法,與你討論的時候,其實是在腦內風暴,我丟出去一句話,聽到了岔開的回覆,就想辦法從「討論」轉變成「單向」──我單向丟出去給你,你回覆的時候我就選擇性的聽,一聽到負面我就立刻關上,自己沉默馬上再接著想出新的方法,不要去處理那些負面,只要不吸入它,就暫不會影響思考的高速公路。

「轉身、往上」,自己不斷往外、往上爬,將所有的反彈力都變成一條一條往上爬的階梯。好像日本311大地震之後,馬上就搭好更高聳的海堤來抵擋下一波海嘯,結果就是對於今天主題「接下來如何與親子媒體合作」有了非常清楚的兩條線,一條是企業內訓,一條是Globally師訓認證,兩條做法皆是我們試以「我們主辦、媒體協辦」的方式來自負盈虧。

這兩天有一個新定位,成為「一個人」而不是一間公司;我是一個離婚的單親爸爸,用自己的學習參與這些課程,自己就是這一條路的體驗者、實踐者而成模範,同時產出新的人生作品,創造新的商業機會。這個最大的好處不只彈性,還有它的特殊性,或許,這種「一個人」概念在未來會是一個比企業或組織更「友善」的形象,既然是一個人,就跟每個人一樣了,不是公司企業巨獸,就像Youtuber一個人跑單幫感覺比一家電視台裡面一位主播還要有魅力──離婚本身被大眾視為是失敗,很適合「人」而不適合公司,大家想和一個失敗的人合作,不會想和一間失敗的公司合作,這一點近似於已開二十年的本地談話性節目「新聞挖挖哇」製作單位教我的事情一樣。

上次新聞挖挖哇的製作單位的分享還挺有意思,一般觀眾喜歡看什麼?「他們想聽的是失敗的例子,問題在哪裡,而比較不是正面的例子,反而感覺到隔閡。」他們建議:「因為知道來賓也有跟自己一樣的煩惱或是無助,觀眾因此得到慰藉,也能同理來賓,這對來賓來講其實反而得到的是觀眾的好感。」、「所以我們很多來賓在觀眾眼裡都跟朋友一樣,因為沒有高低的差別心。」、「落差越大的故事越有衝擊性。」

真的是超珍貴的智慧之寶,所謂「沒有高低的差別心」、「有和自己一樣的煩惱與無助就因此得到慰藉」,這些,想一想,都是超級不直覺但又好絕妙的,聽似懂了,但實際要做,幾乎又得換一顆腦袋,才做得起來。我需要好好的沉澱並將這些吸收進我往後的文字作品中。若留史需要群眾之力,則這一席話對我太重要了。

最近流行講的「Mindfulness」,中文翻為「正念」,到處一直出現,竟也出現在這一次的Triple P離異教養課程中,而這個,竟就是我前陣子一直要自己「正面、正面、正面」是一樣的意思──當我一直在跟自己講正面正面正面的時候,其實就等於阻斷自己的胡思亂想,活在當下,也就等於是「Mindful」的意思了。有趣的是,我一直以為這是「只有我才有」的問題,每當我演講下來,總是在想剛剛和誰換過名片是否禮貌足夠,無法享受坐在計程車看著窗外城市燈火往後奔飛的休息;洗澡的時候,我滿腦子想的也全是最近幾天各種人際互動,沒在享受洗澡感覺。

不過,我昨天練習一下「正念」,覺得還好,倒是另一個「滿腦」的方法好像更有效,且稱它為「Mind Forwardness」(呼應「Mindfulness」),不是現在腦滿,而是「腦往前看」。正念也是人類創造出來的,我也是人類為什麼不能創造一個新的,這新東西有可能是給男生專用的。

今午,回到你家人身邊慶祝母親節,其實從爭鮮壽司走出來,一段路回到你家,我一直是非常的愉快的,一路都是有趣的,走路到即將抵達你家的最後一個街角,在腳邊是一間還沒開的攤位,滷肉飯招牌下是被帆布遮著的炊烹攤位工具,往馬路斜對角看過去,對面是一間廟宇,好幾層樓,分兩三棟,二樓和二樓之間竟用小小「橋」接了起來;廟宇旁邊是加油站,對面又有一間在排隊珍珠奶茶,巷子盡頭是一間掛知名手機品牌的通訊行……這裡住久了,看習慣了就沒什麼,但對陌生人(我)來說處處都是寶,這麼小小的地方就這麼多不同的元素同時存在著。我繼續這樣子觀察,此時最「對時」的西瓜和鳳梨,一個鮮紅,一個鮮黃,超好吃,聽家人形容這西瓜是剛運來一整車的,鳳梨是另一家年輕人開的,大排長龍,西瓜每一塊正正方方的沒一處太沙軟,鳳梨有點梗且不至膩,這種夏季美味一定要搭配台灣的冷氣,冷氣風裡,到了下午,還再滲了一點點午後雨的濕氣。

雨散,我們搭公車,再也沒有比搭公車更像是在致敬一座城市、在它身上做地毯式的旅遊,陌生的公車站名在在提醒我們又到了一個新城市,然而今天卻無暇體會,就睏睡了,車子不知什麼時候過了橋,回到我們熟悉處,這個叫台北車站的,所有的公車在此集合,公車吐出我們,再吸入一大群拖著行李的,過幾座橋,載他們回到他們所在的衛星城市。

我刻意找個理由和我自己爸媽約在捷運中山站,希望幫我們代顧孩子之後,長輩可以早點回到淡水。此時和你坐在「台北木瓜牛乳大王」,當時一陣木瓜牛乳風潮,現在全部都關了,碩果僅存的這一間,成為此區很有回憶的聚會點,當年竟然能蓋出這麼一個常久空間,靠的不是什麼裝潢,而是兩面皆盡量的又大又透明的窗面,「光線」就是這間給人最深的印象,尤其坐在二樓的窗角,溫和的早晨陽光在這個角落也能把你烤焦,因此這個位子在早上沒人敢坐,但現在(下午)坐在那邊則可看到在你腳下一兩公尺處像糊液往東西向移動的城市少男少女,我和你佔了兩桌共四人位,讓我們在這裡聽得隔壁桌各種年輕朋友嘻嘻哈哈高談闊論時,還能保有一個空間,我用這個空間,謝謝你帶我這個下午,謝謝你給我們這段時間,等一下我們又要「回去」了。

回去,是找孩子了。原本就不喜歡家庭生活、對孩子不感興趣的你,慢慢的開始無法停止這些「不習慣」,現在就看是我們的善良與感情可以跑得比「不習慣」還快,還是「不習慣」反噬的比我們還快?孩子首當其衝,從後照鏡看到妹妹被你叫個綽號而莫名其妙的受創的表情,讓我心疼,但我知道,或許只是因為我後照鏡沒有照到「你」的表情,因為,我心裡的鏡子沒辦法同時看到並照顧兩個人,更沒辦法同時照顧到你與孩子共三個人,接下來我可能只能用「Mind Forwardness」來繼續經營我的單親之家。

跟小孩獨處在車上,蠻有意思,打開天窗看天空,今天的雲層飄動的特別快,偶爾露出後面裸開的藍天,哥哥分享,補習班老師說中國大陸發射的衛星今天會掉下來,他上網查,發現不是衛星,是長征五號火箭,然後就開始討論火箭掉下來、繪聲繪影的認為此為惡意行為,我覺得這裡的人從補習班老師開始,就已經被新聞影響得非常嚴重,我趕快將它關掉,我說,真的看到天空出現火箭的話,再想辦法吧。

晚上你獨自到辦公室去獨處,這是連續第四天,謝謝你願意做翻譯,這是不可思議的,翻得真好,你翻譯到深夜才回家,我帶著兩個孩子吃晚餐,哥哥還是點UberEats,我則嘗試一個新方法:一個人開車去拿我預先電話訂好的便當,這條通往研究院路的便當店支持車輛停在旁邊直接付款就可以「Drive-thru」帶走便當。

晚上看我們史丹佛的群,一位學長介紹一位新加入的、剛從史丹佛博士班畢業的學妹,此學妹在2015年史丹佛大學部畢業後繼續念碩博士至今,等於在學校待了十年以上,而今她謙稱「終於離開史丹佛」,看了一下其研究履歷其實這離開也離開得真光榮,她研究現在最夯的人工智慧,一年就被邀請至各年會分享近十場,重點是,如此優秀、年輕又跟上趨勢的年輕女學者是誰?竟是剛剛那位學長的「女兒」!我回頭看看我家兒子、我家女兒,(目前)尚不容易想像他們也會到史丹佛畢業,但我電腦上面(還好)同時也開了另一個視窗,上面是一位年輕的美國紀錄片導演,女性,拍了幾部和家庭趨勢相關的──其實,什麼父母就會養出怎樣的孩子,我沒辦法走那些我本來就知道的「超正規道路」,但我在我那一段無法做主的婚姻期間,搞些見縫插針、殷殷循循的各種教育上的介入,從來沒間斷過。因此,雖然不一定有一路名校的護持,但,我家孩子應該也能和我一樣,擁有非常精彩的人生───只是,和那位人工智慧的女學者比起來,我家孩子必定得先辛苦一點點了,要在渾渾惡水中打滾一陣子了,或許我該想辦法給他們的是更多更多「自癒」能力,但這能力,我也不太有啊。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9:10-9:45pm angina level 1.5;服藥:9:30p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