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就在追求名牌──學業的名牌,在父母正面鼓勵下,我一關一關的過,在學業生涯上取得了還算是接近最top的地位,到了職場,為了往「更top」,當下一個賈伯斯、比爾蓋茲等,只好捨棄了原本的學業名牌──因為以上的偉人都是靠自己創業創出來的,於是在父母鼓勵下我真的捨職涯而自己搞,美國一次,台灣再一次,不一樣的是,我創業同時還打算顧肚子、顧家子,從小到大的名牌生涯讓我無法冒任何的風險、也不願讓自己任何一分鐘處在淒慘之境,害怕自己在家人朋友面前稍有不慎而一落千丈,因此我的創業很快就屈服於「接案」,且因為它突然比上班還多了好幾倍薪水、接近或超過美國top月薪的那一剎那起,我還真以為我已經創業成功、回到了top。

至少我做對一件事,我離開了──長達十年的接案公司,客戶莫名其妙的需求、四處出現競爭者,我咬手指要自己絕別再做這產業,以便繼續往「更top」追求。什麼叫更top?大概就只剩:自己做一個Legacy、留名,因為只有這樣,才是比名校、名公司、漂亮的名片、漂亮的履歷表、漂亮的朋友圈(在Linkedin上面風光)還「更高」的top(歷史),還好貴人相助,我有了些資源可以自己做事,恰逢離婚,痛苦之中,看到社會不合理、留史的新方向,就這樣重新開了一家英雄爸爸公司,做到現在也已經三年。

以上,我想告訴自己,我的進程是合理的,我並沒有做錯什麼。請我不要再怪自己,別再怪怎麼走到了這般田地,好嗎?事實上我還已經非常的保守,一步一步的發現什麼叫「更top」,也的確算是一一執行出來了。我必須知道,現在我面臨之困境也是我這個「繼續追求更top」所必須容忍與付出的,現在這一階段,為了收入而轉做教育,不再是更冷僻的離婚與親密關係,則面臨著:一、這真的是更top嗎?二、這意義是否真匹配一直以來所追求的成長及個人一生最後的榮華?三、它真的可以賺錢嗎,會不會渾渾噩噩最後連收入都無法支持?

一個人壽命就只有八十年,很多事情是來不及在八十年內參透的,老了以後終於慢慢地骨悟,卻已沒有力氣。美國總統川普下週就要下台,我猜由於彈劾案已過,他不至於也無法再變把戲繼續賴著,應該下台是沒問題的了,這段時間相信全人類都一定有思考過,到底什麼是國家?美國這個「國家」出了這次的glitch,後面還有什麼更大的等著,洗掉我們對民主、對國家的認識?歷史上寫說秦始皇當時請弟弟成蟜去韓國不費一兵一卒取得百里土地,可能是韓國外戚在朝內為了給成蟜受功而私下談成的,但,為什麼國家想要土地?是貪更多稅收嗎?所以一個國家其實就像一個要收保護費的團體,慢慢演進到現代形式、總統要人民選出嗎?於是才有了另外一個現代的功能:強迫人類過大團體的生活,以團體力量來保護弱小或者思想偏激歪掉的,讓每人盡量活到平均年齡,是嗎?如果人類平均壽命變成500歲,一定會有一種新的模式,不是國家,或許是某種更回歸「個人」的做法。只是我們現在壽命尚來不及去形成那種智慧。

第二次談了這位生了好多孩子的媽媽,學習得更多,這位媽媽說,教前一兩個孩子,她也曾是直升機父母,等教到最後一個,就變成一種特殊狀況:「放任,卻又不是放任」,結果最後孩子的表現並不會比前面的差。我當下馬上跟她預約了下一次教養課程的時間,這就和人類如果活到500歲一定會變成超級有智慧的人類一樣,為人父母能夠如果能夠生到六個孩子,也會變成一個超級有智慧的父母。

對面房子在出租了,我們和房東約好,今天去看,其實它空間只比現在多了30%,感覺上大很多,尤其陽光,那個陽光一照進來,我們就舒坦了,裡面有兩間房間甚至有L型的兩面窗。我看了,鬆一口氣──我實在不希望孩子們再搬家了,如果是搬到這單位,等於沒有搬(還在同一棟),應可將心理影響降至最低。不過,搬家的過程,仍會有很多很多的爭執,還不確定是否適合在這麼關鍵的一年2021做這件事?人就是這樣,非常恐懼著變化,即便明明真的「非變不可」───我們已經和OT我們工作室的房東說要搬了,你那邊好幾個房間的東西就即將進來了,這個家明明已經太小,不搬,要怎麼辦?

後來哥哥放學,我們去接他,今晚除了妹妹吃吉野家,我們其他人都吃夜市。談起搬家,妹妹雙手贊成,哥哥反對。其實,反對也好,我們又省了一萬元。凡事都有好事。

下午來SOGO復興館,電梯非常慢,慢慢的從最底層的停車場載上來一整車、一整車的喝下午茶的客人,許多是女性,看起來來參加同學會的、或一群媽媽聚會的,義大利餐廳,刀盤敲擊匡啷的聲音吵雜到連講話都聽不清楚,得很用力的講,講出去還是被濁濁的空氣給鈍掉了。我們是來這裡與何老師討論課程,因為你對課程極感興趣,與何老師討論,我看著你,感到慚愧,天哪,這竟是我們第一次連袂出擊與外面談話,你你以前代理英文考試的經驗,以及和其他單位的經驗,若你感興趣,會做得很好的,我也蠻遺憾,以前我一開始就期許自己創造自己的課程,現在發現,自己創造,格局有限,自講自high,只能混混本地市場,做不過其他的外來品;如果代理國外的既有名字,不會空談,也藉此知道外面的人怎麼做,之後有機會再開發自己的,才有機會推出國競爭──何老師一開始的第一句話,的確鼓勵到我的心裡面了:「你可以來做一個親子教養學校!」我被感動到的是「學校」二字,是的,我或許是有能力做這個的。

下午,見第二位房東,一進來就提到,為何我們鋪木地板沒說?我心想,原本打算把好幾萬的木地板留下不帶走,現在真冷了一半,但,這就是談判的過程,沒辦法。房東的這個「角色」也必須說,天哪完全不知道後面要蓋房子,這也是談判手法,且主動說如果我幫忙找到房客,就不會扣一個月的違約金───看來違約金是扣定了。不過,我可以提起後面這棟我們租後一兩週開始興建的工地,帶來多少噪音和又黑又髒的灰塵,還有一堆問題,我一句都沒講,一句都沒說,一句都沒「談判」。房東的角色反正是很好當的,只要照合約,但對房客來說,這是一個家、是生命、是勉強擠出的租金、全是自己的個人物品……這些一切幾乎沒有任何的空間,每一次動作都是要讓自己割肉割喉的。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