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6歲的自己,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1993年1月3日)當時16歲的你所親筆寫下的日記:

難得,今天的日記你終於寫了你暗戀那個女同學Leonie以外的「其他事情」,雖然短短篇幅,卻能讓我一瞥30年前的趣味。首先,今天下雪了,且是「下大雪」,剛好也是假期的最後一天,你的心情不知如何呢?

至少,你寫道,「功課也做完了」,顯然對一個11年級的學生來說,心頭上最重要的依然是把基本的功課做完,上學的心情才能篤實。而,既然下了大雪,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取消了Wendy家教的課,原來你仍繼續在和Wendy家教上課呢!不知道還會上多久?這或許是在日記裡最後一次看到Wendy老師這個字了吧,但當時的你,也不會想到在30年後的某一天,竟還會將Wendy家教寫進去我的《國語日報》專欄,讓許多小小朋友都知道加拿大曾有這麼一號人物。關於Wendy家教,除了她是白人外,其他的事我都不記得了,我弟弟倒記得一道資訊──當時她是UBC學生。而你,在兩年後,也會變成UBC學生。

你也取消了Andy的生日會,到底這個Andy是誰?幾天前你還說你準備了禮物。顯然,因為這場生日會因大雪而取消,所以你的記憶裡,搜尋不到你曾經參加任何生日會的回憶──如果這天你有去參加這場生日會,那或許也多了一個故事可以與現在的孩子們分享了吧。

有趣的是你還提到另一個曾在語言學校同校一年的同學Chris,這個人性格特別,曾經也讓你相當辛苦,沒想到你在轉入公立學校半年後仍與已至LA的他保持聯絡,竟還說要互相傳「傳真」(Fax),那個時候沒有email,沒有messenger,除了電話以外就是Fax,且對不會賺錢的孩子來說,為了幫家裡省錢,一張一元的Fax是輕鬆可接受的。只是,後來,這一來一往的Fax大概也沒有持續多久。且Fax無法保存,放了一年,原本有字的紙就變黃變白了。

你提起過去兩個星期的寒假,「沒有大收穫」,不過你提到「倒是三國志每天都有打」,呵,看到這個,我就更放心一點,因為30年後我們家,兩個孩子天天都有打「橫的」,現在的是叫PUBG,用手機玩,但當時你和弟弟是用電腦桌機玩三國志的(?)。

然後你又再次強調新的「口訣」──「作風放乾脆一點、豪邁且不顧慮太多」、「包括對Leonie的態度在內」。

過了30年,已經46歲的你在同一個日子(2023年1月3日)發生的事情如下:

我家孩子是「今天」就開學了,比當年的我早了一天。

可能是咖啡的效果,有一種感覺,雖然現在是46歲,再過一陣子就進入50,然後55,然後60,人生的選項已經越來越少,我家的15歲孩子看著46歲的爸爸,應該心想:哇如果我已經這麼老,感覺一定很差吧?但,這感覺,好像並不差!或許我盡一個活人之職用日記繼續記錄著,提早的努力體驗著人生慢慢地走到黃金末端,也或許,能有人源源不絕的聊這件事情,有快感吧?在我20歲的時候,沒人會聊人生啊,到30歲,聊這個,別人也覺得賺錢比較實在呀,但現在,有些人已先畢業離世,有些人是家人或朋友離開,大家對於財富已不這麼注重,於是,這個時候,我們有伴了,有伴來一起來探索人生,手上資源似也非完全匱乏,好像都有機會搞個什麼事的,所以就覺得,很豐沛,很豐滿。

老後的生活的樣子,大家只能用猜的,很基本的事情像是「到底要不要有伴」這種,真希望能有人能非常細節的闡述實境,或者可以科學的模擬體驗一下,有這麼難預期嗎?只能等到那個時候,再來無盡懊悔嗎?老後的世界,給予個人化預測,讓老後沒有驚恐也沒有驚訝,可能有市場。

當我這樣子看事情,我就比較可以放下離婚時被誣蔑的那一些。因為,後面日子「也不多」,已經「看到」自己蓋棺論定,在那之後,我管不著任何人,誰也管不著我了,這樣子也拿掉了心中一大障礙。

當然,有可能只是咖啡因喝太多了。我們在寒假最後一天晚上點了「台風」過來,到了晚上八點,妹妹自己炒了一鍋「炒泡麵」,我在旁邊陪著她,即時地洗好鍋子、放進洗衣洗碗機。我好久都沒煮飯了,或許找機會也可以把它帶回來,這也是老後的一種感覺吧。

今天早上一早差不多6:35就已經到書桌前面等待,打開Zoom,但這個對方、這位爸爸V,還是沒來,我才發現我足足等了一小時,都等到早上7:40了,居然室外仍是完全黑底,而這一個小時中我花了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找PowerPoint如何將照片插入檔案成為一頁頁,搞了半天,發現Mac版本沒有Photo Album功能。

不知只有我自己個性是這樣,還是每個人都是這樣,我覺得,最好的狀態、最美好的時刻,是將家人留在家裡,自己一個人離開;自己一個人離開得自由自在,且知道等一下回來,家人都在。可能出去幫家人買個東西,享受一點點自由的空氣,然後又可以出個任務、買東西回來。我昨天就分享,如果我和孩子都回台灣,感覺不會太好,可是我自己回台灣,孩子留在加拿大,我感覺就好像長了翅膀,人生加倍美好啊。

一生中唯一自己住、自己自由自在的,只有在研究所一年級,那時候真的完全無拘無束,第二年則因為有女朋友而被電話綁緊緊的,心也被綁緊緊的,之後的故事,幾乎沒有「空檔」,伴侶前面接著後面,所以,我基本上已忘記,自己一人是啥感覺──我一直在模擬當我自己開車出來是自己一個人,車子的確輕盈,外面的大地的確寬敞,空氣是沒有阻隔的清新,但是,我心裡難道沒有其他雜質麼?會不會反而那塊真空的大地,才會令我窒息的無法呼吸呢?我很怕溺水,很怕沒呼吸,向來都是。

孩子早上上學,我開小小白送去,回家時他們自行走回,我很開心因為他們願意吃我熱的昨天的好隊友的高麗菜、早上Subway買的兩碗湯以及一些甜點。回來後,孩子玩「橫的」,妹妹老實說,玩到了第三場了。好隊友不舒服,晚餐我們也點Uber Eats,試點Gmen拉麵,哥哥妹妹都吃完我特加3元cabbage的拉麵,我很開心──哥哥還說這是溫哥華100分拉麵。

妹妹今天回來一直說她科學考得不好,怎麼辦,但講著講著她又說,同學考得更差,錯了一半以上而她其實40題只被扣5題,比另一位ABC都好。但她笑起來說,她希望與她自己比,不能與其他人比──我說,我向來都很看好妹妹,妹妹加油!哥哥在旁邊嚅嚅,我也高興,兄妹好像還在軌道上,只是他們超愛用我講的話來嗆我──譬如說,AI即將取代一切。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00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30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目前公開的日記僅限離婚後3個月起至今,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離婚前及結婚前的本人人生自15歲起之所有日記?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