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6歲的自己,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1992年12月22日)當時16歲的你所親筆寫下的日記:

今天的你,才放幾天寒假又犯了「相思病」啦,對這位單戀了幾個月的女同學,你又開始分析了,你還有一個「列表」,列出她所做過的事、講過的話(也可見她和你根本就沒有講過幾句話,才可以如此列出來),結果,你分析之後,結論是「帶給你不少信心」。

這信心讓你開始打算,打一通假期中的電話給她,並且約她「星期一中午一起吃飯」!哇塞,你真的打算這樣做嘛?愈思考,就愈想打這通電話的你,這下,滿腦子又全部都是Leonie了,那,這一個寒假其他時間你在做什麼事呢?

至少30年前的那一天,你是「晴天」,不像30年後的這一天(2022年12月22日),陰陰的,但才剛剛下過雪也積在那裡不散,負8度一整天,不適人類居住的狀態,很不舒服。

30年後的今天,46歲的我寫的今日日記如下:

茶,有時比酒還要令人「醉」啊,如果此處「醉」是一種讓人暫時忘憂的方法的話。

昨天晚上也是台灣時間的下午,有幸在會議室中旁聽了台灣現在一個平台的創辦人來講簡報,和以前不同,現在這種被囑目的網路創業家已經有一些歷練機會,因此,他們的簡報,不再是講自己做多好,也非「教」現在趨勢、引用大道理,而是什麼呢?只要引述自己站內所發掘的資料,就成了大家最愛聽的了。

現代的資訊已經沒有「高與低」,以前學生可以三千人聚在堂中一賭胡適豐采,記下他所講的每一句話,現在每一個人,並不認為台上的資深人士有何特別,也常對他分享動機產生懷疑,是否商業目的、要我掏錢的,因此,像這樣一個平台創辦人所分享自站資料以及所學到的事,是最符合大眾閱聽口味,輕鬆榮登「最有料的分享」。

由於我這裡時間較晚,在場的長官很nice的請我先分享看法,我問了三個問題,都是對方給的數字之中去交叉推敲所得的一些結論,提出對這個站相關方向上的議題,關於目前流量來源是否與站的方向有異,大咖佔比……等,我也相當喜歡目前本團隊整個momentum,感覺上我們終於伸手出去而我,也似乎快要找到一個,在「學習」上面的立足點。

車廠打電話過來說昨天我電ICBC保險公司要的那個理賠,成功的批准了,總價是14000加幣,等於36萬元台幣,不必自掏腰包付了,這可能是好消息(車廠也開心因為可以好好的花一下保險公司的錢),然而,車廠說,「若拖一個月也不訝異」,以他之前報價報5000元加幣變成幾乎三倍來看,我看,「拖三個月也不訝異」。另,我也想到一個可能性──這樣大修之後的車子,我真的還敢開嗎?是不是應該將它賣掉,再換一輛以求安穩?車子對一家庭來說真的是最重要者,這幾天到一樓,打開車庫門,拿東西,那一塊原本塞滿車體的空間,現在(當然)是「真空」一塊,那塊空白,好像正在對我揮了一拳全冰飽和的冷空氣,又重,又冷酷──但別忘記,這種車子失控的車禍,原本絕對有可能是更糟的,我和孩子們毫髮未傷,是好消息了。

早上與妹妹再玩了一次「盲人遊戲」,然後,在兒子的提醒下,將後陽台那個「雪人」的「嘴」(我丟一根香蕉在上面)拿進屋內了,這根香蕉被零下10度凍過,是比冰箱上層的冷凍庫還低溫的,已經整個成硬棒,無法剝皮,剝一點即脆斷,只好將其裝在銀碗內,放在暖氣孔旁邊。

今天真正清醒的時間可說是在下午1點半以後,在那之前,皆是行屍走肉,且不知為何的全身的不舒服、靜不下、無法坐在桌前辦點事。接下來的事業戰鬥愈來愈像我和自己的身體戰鬥。還有心理。在此時我沒忘記我兩條線,除了每天固定產出(今天竟然還忘了上今日頭條知識,已補,連上兩篇),還有「驚喜產出」才是推動力。也算了一下在此的財務狀況,在這裡龐大的生活開銷下,我銀行就像外面的雪,凍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因為一動也不動,雖沒降也升不上,如同雪不再下卻也無法融掉這些積習之惡雪,「驚喜產出」是否能突圍?

下午,妹妹在客廳看Disney+的Monster Inc(哥哥向我要Netflix密碼,在樓上房間看電影),她還問我,哪一部先播的,我小時候有看過嗎?我說有,Monster Inc我是在國外看的喲。我說服她不要看中文字幕,看英文的,但英文字幕稍小,她似看得有點辛苦,且此戲本身有點無趣,她看到快睡著且也不看第二次了。不過我在旁邊的書桌卻達到最顛峰,完成H站的一些設置,先寫一封信,這是所謂「說帖」要給專業人士矣。這已非今日之固定產出,而是驚喜產出。

我苦思之際,想到一件事,於是,整個人pause,站著桌旁,佇著頭,沉思久久──我想到的是:一個組織,如果不罵人、沒有against哪個團體,那就顯著「偽善」,反之,如果開始罵人,就突然變得很親切、很真實、很值得尊敬。如果世界愈來愈庶民導向、農村思維,那麼,一定要用「罵」的,才能出奪。我在早期Mr. 6經營一面倒罵資策會及「不幫助創業家的人」,後來,我慢慢變回原本的溫和、不罵人的我的本性,於是,我只享有第一年的快速飆漲,後面九年就是巨大的停滯了(因為不罵人了),而後來離婚也狀況亦同,我一直都是走平和路線,愈走愈「和」,直至今日,簡直快變佛系。

但,我平和,並未換來人們尊重,那我何必呢?另外一個領悟──在我的一生中,最大的貴人,可能是我不想承認者(但)的確是給了我最幸福美好之現在,而我(對其)最好的回報,就是成為一個,他們從來沒想過的成功的樣子,讓他們終於可以沾到英雄袖子的邊邊。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00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30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目前公開的日記僅限離婚後3個月起至今,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離婚前及結婚前的本人人生自15歲起之所有日記?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