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5歲的自己,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1992年9月27日)當時15歲的你所親筆寫下的日記:

這一天開始,有一週的時間,全家人都不在這裡,媽媽帶弟弟回台灣奔喪,那你的生活會有哪裡不一樣呢?30年後的我都已經忘記了,謝謝你有寫下,原來你將書包與「保險櫃」都搬到爸媽房間,也睡在爸媽房間。「保險櫃」就是一只小小的防火箱,是你拿來存放日記用的。這是第一本日記,到後來,手寫日記延伸到了大約30本,又多買了幾只同款灰色的防火保險箱。

你也繼續念考試,沒有受影響;你將化學課都看懂了,你說「感覺真不錯」,但此時,你應該還沒有「開竅」念理科的方法,此時你應該還是不確定大學要念什麼系,直到你後來看了「費曼」一書,才決定要念工科,且決定更加的弄懂所有理科的科目的所有東西。

今天沒什麼好和你寫信的,好吧,那就來看30年後的你、45歲的我,今天發生什麼事吧:

今天早上順利了在凌晨五點就起床!其實昨天晚上將簡報做完,也第一次將「講稿」全部寫完,從沒有這麼緊張過。我甚至計算「今日頭條知識」大約1400個字可以講5分鐘,那麼,要講15分鐘則大約需要4000多字,最後我竟寫到5819個字,做出了一份漂亮簡報。

揉眼睛上線,老朋友銘元兄和Max兄已在現場,此時是台灣時間晚上8點,他們都是很會開線上活動的人,在線上已經很自然的開始聊天、測試播放簡報,同時間已有很多很多人繼續進來,我也覺得很訝異,原來其實可以這麼放鬆的聊天;我其實非常喜歡熱鬧,非常喜歡在線上這麼多人的感覺,所以今天這場活動對我來說,分享這「溫哥華房地產」只是應要求,而我真正體驗到的是銘元兄帶給我的一種氣場:讓自己周邊繼續保持熱鬧。這或許是我現在可以一直做的──給離婚者一個每週都有地方上線去參加的平台。

當我很積極,很有力量,也很有信心地和大家面對,講某件事(如房地產),其實就為觀者帶來了「希望」,無論經過什麼樣的傷疤,單單你所表達出來的那種自信和快樂和直覺,重點是直覺,就可以帶動其他人,也帶動自己。我因為長期寫日記所以變得非常的透明、坦白,而一般人和我是恰恰反過來,不透明、不坦白,但也被自己所「撐」出來的一副外表,而自己都鼓勵到了自己了。今天,我想把這個鼓勵加回來。

今天早上是垃圾日,因為我晨間五點已經起床,所以用很清醒的意識將垃圾全部拿出去,大清早的我。就沒戴口罩了,聞到了空氣的味道的第一口,有點甜甜的、冰冰的,還加上一種說不出的味道,我想起那是我初到溫哥華的Langara Gardens初走出晨光、走過草地、走上公車要去上學的……味道。那是溫哥華的初體驗,那個時候,對未來只有未知,什麼都不確定,一直是不安全感;現在重溫那個味道,也一起重溫那個不安全感,不安全感只剩回憶,已無不適感。

走送妹妹去上學,我一堂一堂問她的課業情形,從家政課開始問,很有意思,妹妹一邊形容教室的樣子,比方說科學課就是坐在實驗桌邊,我一邊就回想我自己高中的時候的樣子,連氣味都想起來了;妹妹一邊說,我發現我最常回答妹妹的一句話就是:「我了解…我了解…。」因為我也曾經在那個狀態過。

送完女兒,180度轉身,走回草地,面向陽光,前方的一條一條人影走過來,陽光極刺,看不太到,直到走近才看得出來這是哪一國人、哪個性別、哪種打扮,這些孩子們都面無表情,但仍是一臉的閒適,而不是深深困擾。

力量,有力量就可以去好的地方,碰到困難不需要解決也不需要卡住,轉身180度就可以往另外一個新的地方,用樂觀來drive那條路。

我從銘元兄這邊也真的學會,怎樣讓我的東西這麼自然地陳述出來、自然的流放,讓人們容易懂,我自己做起來也會順。獲利模式,在於自然的流放。

今天我和好隊友在統一廣場吃了兩碗乾麵,再去新瑞華點了兩盒蝦餃,一半小心翼翼的帶回家給孩子們當點心,然後再去Blundell上面一間尚未有人評價的神秘有機農場,這農場的面積好大呀,從這邊看過去,遠處還有一棟相當於穀倉的大房子,這種大媽都是說這些「都是老闆的啦」。有賣有機雞蛋。另外一種的生活呀。再到Costco,又去Fujiya。回家主持每周讀書會,今天播放泥匠阿鴻的訪談影片,我很紮實的訪,於是收穫很多,且受訪者也覺得受到尊重,訪談後他非常謝謝我。

今天有件大事,我在幫忙的英國的爸爸TG出現驚人的轉折,原本是看到新聞,他的烏克蘭女友在30歲生日與他起衝突,看起來烏克蘭女性有酗酒的問題,也有情緒虐待的問題,拿刀刺向牆壁,他說交往期間已多次忍耐,然後終於叫了警察。既然叫了警察那麼就不得了了。結束之後隔天,那女孩還回來敲公寓大門,希望挽回,警察來抓她,烏克蘭女孩躲到院子後面的樹林藏起,後來被抓到,這樣的結局令人哀傷,英國的太陽報馬上頭版說這位爸爸想回去前妻(其實他們沒結婚但此處就以前妻稱之)那邊但前妻竟說:「一百年都不讓他回去。」

我趕快寫信與TG關心一下,他說他要告英國的太陽報,因為它亂寫,我以為,他只是生氣對方居然亂寫到他要去找前妻,其實根本就沒有去找前妻?但後來我再問,才發現,真相的展開已超出我看過的所有個案───原來,他和前妻似乎已經好像和解了!雖然TG強調:「不,我們只是朋友。」他說他也不會再和前妻續緣,他強調這段關係本來就有問題,但因為和解,所以他已經可以看到他的一雙女兒了!顯然TG是很開心的,所以,現在他只想告太陽報關於「前妻不讓他回來」這句話,事實上前妻已經讓他回來了。

應該要為TG高興的,真的,但我身為幫助者難免有一點點落漠感──可以感受到一個原本需要幫忙的人,突然間一切OK了,恢復正常,瞬間的與主流世界重新接上,因為,那個恨他的人和那個來源(也就是前妻)已經團圓,因此他突然間和其他爸爸都不一樣了,可以回去過正常的生活,不再被誣陷了。是的,重點是,不再被誣陷了。我覺得這也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個案,解鈴需繫零人,這樣的解決方式,可能對一個男性的身心,甚至對孩子的身心,都是最大的圓滿。

TG跟我說他今天晚上會再跟前妻發表聯合聲明,但目前我還沒看到。我已誠懇地和他恭喜,說這是最好的結尾,看到這個報導。我再去看他的IG,寫前妻對待他像拿搖控器的那首rap歌曲還在,但他與烏克蘭美女的合照已全部移除。或許,他心中還有一些話要說?但現在,先享受天倫之樂、先穩住媒體再說了。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1:30p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