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5歲的自己,你好。

以下是30年前的今天(1992年9月5日)當時15歲的你所親筆寫下的日記:

顯然今天是「沒記」,這一天,是開學前的最後一個星期六,你做了什麼事呢?因為沒有記載,所以全部都忘光光了。30年後的這一天,我們是星期一,九月初總有勞工節,勞工節總是週一,週一之後的那個週二才會開始上課,所以30年後的今天剛好就是勞工節,明天就要上課了,上課的當然不是45歲的我,而是 15歲的兒子以及比他還小兩歲的女兒,他們比當年的你還要早了兩天上課。

兩天後就要上第一天公立學校的課程的你,會發生什麼事呢?說真的,我也忘了。讓我們繼續把日記看下去。

現在先放鬆,來看30年後的「未來事」吧。以下,是30年後的今天、45歲的我的日記:

今早再嘗試出來散步,第四度來到Upper Village的Portobello,第二度看到滑雪纜車順向下來前方遠方的被陽光所曬到發亮的高山的山脊,我發現,即便是下坡,我好像也寸步難行,腳抬不起來!不是累,是心裡好像年糕一樣揪在在一起,妹妹昨晚又在哭著悼念與生氣她被哥哥摔壞的手機。手機弄壞,對妹妹的心理影響「未知」。我覺得那種畫面連我自己心裡面都有陰影了,而且有一種糾結叫做:「他是我的家人,對我那麼差,我卻不想對他差」,卻又感受到實實在在的威脅感,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天一切都會好起來而這些都只是暫時的?那我就會好好的享受現在,一邊看一邊還偷偷的笑,可是如果不會好起來呢?想到這條路,我心中一股抑鬱才會越來越大。

角色也尷尬,我是爸爸,應該要解決這個問題,把這個家給撐起來,可是我夾在大家之間我就只想要安下來,靜下來,不講話,我自己也需要療癒自己,那種怎麼講都「講不過去」、心裡的尺一直斷掉、正義公理無法伸張好像就是離婚家庭之必要存在?這時候好像只有咖啡才可以拯救我。於是今早回來就和爸爸要了一杯咖啡來喝了。

我們在10點前checkout,兩個孩子配合著幫我丟了垃圾,我們再走逛這度假村再最後一次,對Whistler上村下村的地形已相當了解,運氣很好的我們又剛好繞到路口、見到那一個「石頭人」,全家可以坐在上面拍照,今天天氣也變好了,度假寓所都是四層樓高,但是天又更高,相機無論怎麼拍,在高山的上面都還有鮮藍色的天空,還有純白色的雲,所以照片裡面都充滿的至少三、四種鮮豔的顏色。太陽很大,卻完全不會熱了,清涼的風一陣一陣的,在戶外走路十分鐘至二十分鐘,全家一起走,沒有比這日子更舒服的,拔下口罩又多一層的鮮味,如果溫哥華的環境已經一百分了,那麼這邊又可以到150分。隨便一走又不小心走到了某棟度假旅館後院的走道,到處都刻意修剪得非常舒適又保持自然,像是一座巨大的奢華花園,到處走都是免費通行,才發現我們走到圖書館後面。

樹林步道還有那種繪本,小朋友讀了一頁,想看下一頁得走幾步路才能看到,旁邊的「加拿大椅」,鮮黃色的又擺了幾張,好像雕像,躺在林間,各種臥姿。

今天旅行最後一天,孩子的爺爺建議我們去三個點,都是在下山路的「右側」。我很開心的讓爺爺來安排,就稱它為下山三景吧!第一景,是Brandywine Falls瀑布,我們先找個木桌,大家坐著吃剛剛從village買來的各種野餐,這瀑布是從上面看下去,壯觀的無法形容;主要不是瀑布水,而是瀑布沖刷出來的那一大塊山谷,沒有親眼看到無法體會這窟窿是多麼的巨大,連眼睛都裝不下卻能看探到它的最遠的深底處,整塊空的空間,好像有吸力的大黑洞,想把我從木欄後面吸進去。這一路很棒的是妹妹會一直牽著她奶奶,幫奶奶開路,也會照顧爺爺,然後妹妹的孝順也影響到她哥哥,她哥哥也會注意著長輩。

第二景,我們去過那麼多湖了,下一個湖應該又長得差不多吧?看到就非常驚訝,在陽光照射下,這個Brohm Lake竟然是深墨黑色的,卻一星點一星點的光跟著流動的湖面、高頻率的閃動著,很亮眼但眼睛可以直視,不會睜不開眼睛。一位老外媽媽早已將小艇充氣好了,泳衣穿好,坐在石頭上,開始吃洋芋片,花掉了20分鐘以後突然「噗通」跳下去了。然後他們家人從旁邊划著船來迎接。遠方的岸邊還有生長得很濃密的水草,我們哪裡都去不了,唯一可做就是去「摸到湖水」,這次的湖水感覺「軟軟的」,沒有很冰,妹妹摸到了水很開心。

第三站是Porteau Cove,這地方在2017年來過,印象特別深刻,記得是非常非常的平靜與美好,今天來,就像溫哥華其他地方一樣,人爆多啊,且看得出來,通常都是新移民才來觀光的,而今天的這些觀光客全部都是印度人,不開玩笑,一個華人家庭都沒有,一個亞洲人都沒有,全部百分之百的印度人,可見最近印度新移民人數佔加國全部新移民的第一名絕對真實。那些長得高大的印度人,男士為主,說沒有威脅感是假的。我開始覺得我應該學習印度相關語言或方言,幫助我去了解這文化,以降低對這個文化的歧異感跟敵意。

我們登上了半鏽的階梯,在瞭望平台上由爸爸再次架好腳架拍了一張全家照片,下來後,又再次在木製招牌前面拍了一張,爺爺對這裡的「Camper」露營車特別感興趣,講了好幾天,今天終於帶我們實地繞了一圈,順著馬蹄形的路,我們看到路旁一個一個大概三倍大的停車位,有的停著大露營車,有的則平常轎車站旁邊再加一頂小小的帳篷;在湖邊能夠做這樣的露營,有的人還待到9月12號也就是整整一週才會走。有人大型帳篷把公園的木桌一整個套住,就變成自家的書桌了,除了上廁所不方便,在這個自然的空間裡應該比自家書房還愜意。

三景結束,最後一段路不到一小時,我們就回到了市區了。今天順路來二度吃媽媽剪報找到的「頭啖湯」港式餐廳,坐在它露天座。

坐在戶外,竟還有一道夕陽陽光,穿過棚子照在我們桌上的中式轉盤上,點了燒賣、蝦餃、滷鴿、鳳爪、魚二吃、干扁麵四季豆、牛腩煲還有好大碗的白飯。這是標準的溫哥華港式的晚餐,代表著以前的日子,吃的真的開心,份量很大,很好吃,價錢在五六千塊台幣,比以前高,沒關係,這份全家相聚的歡樂是錢買不來的。

回家前,我剛好要開會,會議開始,無法好好的送大家。先送孩子們回家放行李,再帶爸爸媽媽與弟弟回到他們民宿,我們再回來,空車了,才意識到,讓我們家可以住在Whistler Woodrun的202號同個屋簷下,出入都一定得七個人擠在一輛車裡面,這個機會也不多了,都是弟弟叔叔飛來這裡團聚,才有這麼美好的回憶,他目前才來五天,其中四天就這麼的有趣了。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10:30-10:43pm angina level 1;服藥:10:33p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