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15歲的我,你好。

你在距今30年前的今天所寫的日記,在下面這圖裡:

恭喜你,寫日記已經快寫1個星期了。我也這樣與你對話了接近1星期。

15歲正在語言學校念書的你,依舊最在意的是是否參加學校旅遊、新腳踏車、然後是球類,棒球、籃球。你知道嗎?這個Oak社區,是當時最靠近我們的籃球場,但後來在我們那個社區也建了一個更新的球場與網球場。我的女兒,特別喜歡這個籃球場呢。而Oak那個籃球場,至今未變,一邊高,一邊矮,而當時一陣子常和我們一起打球的弟弟同學的爸爸,球技很花俏,現在已經因癌症過世了。

那個時候,只有「傳真」這個東西。傳一張,一塊錢(台幣),很便宜,你常常寫,寫給還在台灣的爺爺與奶奶。寫滿中文字,有時還畫畫,紙滑入機器,同步在台灣的傳真機就直接印出來,代替比較貴的長途電話。但你現在也不知道的是,你的爺爺,將在兩個月後突然過世。

人世間很多事都不知道,如果知道,或許你現在的日子就不會過得好像很緊張了──親愛的15歲的你,你的未來(就是我)過得還不差,所以你不必太緊張,你會得到很多愛,很多成功,很多好消息的。

那,反過來想,今天的我,是否也不要太緊張呢?

在我現在的家,住的地方是你那時候寫日記的3公里遠而已,開車大約5分鐘。

但這個家,時時處在失控局面,你絕對無法想像的。我記得,在你的世界,那棟爸爸買的美麗的新房子,安安靜靜的,卻不會不溫暖;雖家裡人口簡單,但時時被提醒自己是好的、是在成功的路上的。我經常感到孤單,但現在來看可能只是一種「因為太幸福了而要求更多」,的確孤單沒錯,但,若可選擇,你會選擇家裡每天都在吵架、甩門、大聲走路和大叫,然後有些事情明明就不對卻無法控制,包括但不限於一些難聽字眼的亂噴亂用?還是「孤單」一點,換來清靜,可以思考,比較好呢?

現在的我,也只能一再提醒自己:努力、再努力,再清醒一點的瞄準努力,一切都有出路了!

現在的Anxiety,等到30年後的我,才能告訴我吧,那時候,我是75歲了,如果75歲的我還能跑來與今天45歲的我對話,那,我現在也不必太緊張了,因為那表示我應該還算健康、平安、成功……才會回到這日記吧。

以下是30年後的今天,我今天的日記:

昨天被Outschool拒絕事件,雖然我並非認真要上線,但被拒絕,仍實在感到很挫敗,也令我有了一個極重要的體悟──身為亞洲臉孔,除非我是教中文、日文、韓文,不然,只有在回到家鄉,才能好好秀出「臉」,其它地方,請我記得要用「功能」來取勝。那些在西方的新創公司的華裔發起人,在還沒成氣候之前,先不要秀臉。我先前太有自信了,覺得去哪裡都行,沒這麼簡單,這點,我本來是知道的,只是,過去17年太習慣在亞洲生活、做事、闖業,我過慣了有一點小小知名度、就算沒有也可以藉資歷取得大家注意,那是在亞洲。我太久沒在北美洲生活,現在我又想起來、才知道了。

除了長相、口音,我還要意識到,如今,我的年紀也不行了!種種加起來,不利。以此類推,若我平台創造出這些講師,那也只能走台灣市場,絕對不能到外面去。這種開創性(創業)只能在亞洲,在亞洲之外是沒機會的。

我的人際個性很好,之所以這麼好,之所以盡量都配合人家,配合度非常高,根本原因可能是因為──當其他人與我持相反意見、講出那個相反意見的時候,我的「容忍度」非常低!我是在今天早上發現的,今天早上,還在修台灣公司內網問題,匆匆忙忙地帶哥哥出門,3分鐘內神奇火速抵達學校,哥哥才發現今天晚1小時才上課,於是再載他回來,1小時後再出發一次。我真的花太多時間在接送小孩,所以,跟哥哥留下一句:希望今年九月他們開學後,可以自己想辦法上學,不要每次都由我來載。

然而,孩子的反彈很大!堅持不要,講了很多理由,我發現我在這些理由打在我臉上的時候,我無法支撐著自己;那些不接受的聲音,對我來說竟然如同炮彈一樣的剛硬!雖然只是聲音,但我竟然聽得都不舒服,所以我為我自己很自然就安排了一個「順著他吧」的態度,讓我自己可以好好的舒服的過。這樣分析下來,我都已經忘記了怎麼與孩子進行健康以及正常的「抗辯」?所以我也忘記了,換作是別人,應該怎麼做?我好像自己發明一套自己的「避衝突」的方法,不動了,只有在不衝突的狀態下,我才覺得舒服。

這樣對孩子是不好示範。孩子看到他們這個理應是他們成功典範的爸爸(我),居然是這樣一個懦夫,他們會以為自己什麼道理都對;我會讓這個好辯的哥哥失去了任何順從的能力,我也會讓有我這種順從傾向的妹妹,同樣失去了辯解的能力、爭取的能力,或許這也是為何妹妹在學校非常的封閉,話不講出來,留在心裡,或許是我這種所謂的「病態順從」所造成的?

沒辦法用道理講,順著其他人的,只為了和平,只為了偏安。

我的日記竟然是開放的,所以,我的人生也在過一種很理想、很實驗性質的人生,以這樣的獨特,感到驕傲。會持續一輩子,所以,我應該用這樣的角度來看自己的人生。

這樣子看好了,我的人生走下去,(財務)最慘的狀況是什麼?我可以接受嗎?跟大家講一下最慘狀況是什麼好了,就這樣子,找工作,在我剩下日子裡,領薪水,平常寫些稿件、錄些東西,孩子長大,我沒有辦法給他們任何財務支持,甚至一些基本的都需要他們自己打工獲得。而我可能就更強化的讓自己人生在其他地方,讓孩子感到驕傲、可以學習。而我也終身只能看著路邊漂亮的房子興歎,好想要這間英國學院風的紅磚房,好想要這一大片白色木板房,想要幾乎光潔無瑕每天一起床就看海的觀景落地大床……但是我永遠都沒有辦法,只能偶爾出去玩,在旅館的房間看個一天。

「如果就這樣」,那又如何?這是我一生中像第一次這樣子思考。有趣的是,今天這樣開始想,好像也不會太糟喔?除了錢以外,我還有太多太多可以努力去變更精緻的,比方說:我的爸爸志業、全球華人、還有這份公開日記……我可以專注與台灣的好朋友或認識我的人繼續的一起探詢人生精彩。由於我不管錢了,我做這些更專注啊?

嘩,人真的很容易就這樣子想下去了。這樣子想,溫哥華也會很盡責地扮演它這個「退休天堂」的角色,讓我低迷下去。我會不會就很快地忘記該怎麼努力了?

當然我不是張愛玲,但是如果我是,那現在的我,最好做什麼,才不會在她難得的避過戰亂的美國時光,留下這麼大的空白?

我覺得自己怪怪的,主要是時間,怪怪的,下午在妹妹下課以後,我們先去1號路的日本料理讓妹妹吃了哥哥上次吃的天丼,哥哥則等到Whole Foods,我們帶了一人一盒自助挖來的菜一起回到車上,在車上又找到一篇文章,我覺得新聞頭條知識進度真的極為急迫,好像也漸漸吃不消了。已吃不消,大家的新鮮感又已降低,我聽到的讚賞越來越少。

妹妹漫畫課,拿我當出氣筒,度過了一小時又15分鐘,結束後,我想跟妹妹好好的算一下漫畫進度應如何,因為接下來,要畫60頁,老師都說好像不太可能,她希望20頁,但是妹妹又希望好好畫。我說,好好畫,可能就沒了。不能感受到那種成就感。但是我自己心中無法平衡,下午覺得滿肚子都是怒氣與怨氣,家很小,走出來一直撞到手,打開信箱,還是空的,出去我懷疑是不是有人偷我們信箱的信,因為一直空的,和剛搬來的時候都不一樣。我在等一個重要的工卡,十天過去,還是沒收到。7:10決定來運動,戴兩層口罩熱汗到八點之後。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10:30-10:43pm angina level 1;服藥:10:33p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