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是垃圾日,而且還要清兩週才一次清掉機會的黑色垃圾,以前都是晚上弄,現在都延到早上才弄,大概只有15到20分鐘;偏偏今天的廚餘袋,採用超大型的,只有一個,從冰箱拿出來,下方已經濕掉了,我早已用一個防水塑膠垃圾袋將它包著以免漏出,之前和這個超大垃圾袋已在冰箱與我們「相安無事一星期」,今天早上將這一大袋垃圾袋提出門,到了門外(還好是到了門外了)突然整個「垮台」、「掉底」,所有的廚餘,就這樣子,毫無保留地,全都滾到了車道前面的柏油路上,還伴隨著濃濃的廚餘味,也被早晨陽光立刻接收了,陽光晒著垃圾,將臭氣揮發的更大!哇,怎麼辦!

我慘叫,趕快回家裡找救兵,才發現,這個家並沒有掃把?到後院去,找到了房東的掃把,但是,沒有畚斗,怎麼辦?這麼多垃圾肯定是不行的,我離開現場大約5分鐘的空檔,周邊的鄰居可能都打開窗子看我,我急死了,萬一鄰居要出門,我會不會被舉報?好險,竟神奇在車庫裡找到一只小小的黑色畚斗,沒有梗的,於是我幾乎趴在路面上,開始一點一點的掃理,一小團一小團的傾倒進垃圾袋,你再拿了一小碗水(因為沒有水管,沒辦法接水)給路面倒了一次,掃把再刷了它幾下,等一下就靠炙烈陽光照過去,應該算是還好了。

一天在慌張之中開始,這是妹妹上課的最後一天,在這個小學,接下來她就要轉去和哥哥一樣的中學了,四個月剛剛來的地方,現在居然要和大家一起懷念這裡,先前一直覺得40歲以後的日子過好快,時間抓不住,一直溜走,來到過去這四個月,突然過得慢下來。

送妹妹上學,先帶你去Price Save買東西,我找個陰涼處,沒想到今天不需要陰涼處,今天突然變涼一點點,太陽不見了,我在這裡找下個星期的資料。算是找到了大約兩篇,進度普普通通(後來算是找到大約4篇),帶著極為疲憊回到家裡,十五分鐘以後,與哥哥進行程式課程第二場,這一次我昨晚先做過了Golang第二課,知道比較無聊,我還是藉機一直稱讚哥哥且想辦法「偷渡」一些電腦的基本常識(像是記憶體怎麼寫)等等,我也藉由播放今日頭條知識影片(電腦做進鍵盤那篇)告訴他什麼叫做孵化器,什麼叫做product hunt,但他今天上到大約第七課就說累了,我當下決定,馬上停止,不要給他辛苦的印象。明天或許考慮跳出去,先做其他的。

我來教小孩,其實很好,重點是讚美,教學的時候時時刻刻都將他的「格局」拉到最高,即便是在教variables也都是講到以後可以做什麼偉大的東西,不要讓他落入「學習的陷阱」;就是說他在學習中,非得經過一段非常無聊的過程,也不會讓他無聊。我的做法必非坊間一直用的「Gamification」,不是讓他一直在玩遊戲似的好玩,而是讓他一直保持高昂、看遠方!我給他一個名字好了──「Efficerification」,因為Efficere是Efficacy的動詞,Efficacy就是我最崇尚的Self-Efficacy,相信自己會因為自己的努力而變偉大。

今天我要對我的讀書會做一個嘗試,讀書會已經滿三個月,今天沒有講者,繼續找講者也沒意義,既然「做自己的節目」是接下來的重點工作,怎麼,這個讀書會要怎麼來跟這個影片綁在一起?昨天,我有點子了,最簡單的就是,讀書會會錄影,所有發言者,都針對一件事情錄影,我可以從影片中取得大量素材。這是其一,方向也清楚。另外一個方向,是利用這些代表人,可以去拍他們公司的東西,那麼,被拍到的人,也都會加入一起看了。這樣的好處是,從我的影片就可以看出來「我的背景是一批人」,看到就知道這很有影響力。

晚上,妹妹穿上週末在Uniqlo買的稍正式的衣服,加上毛毛白背心,在我還在忙著讀書會,已經和你準備好了,我弄好讀書會立刻出門,五分鐘的車程抵達學校。妹妹很努力,到最後還在唸稿練習,在車上還在唸,今天從下午回家到傍晚再出發可能已又唸10次了。

熟悉的校園,不熟悉的裝扮,妹妹的同學都穿著正式,男生穿西裝領帶,女孩也穿全身套裝。大家都講同一題目:什麼是leader,我聽了一輪,都是講,在學校就幫老師忙,當Tung’s tutor,參加Kinda-care帶幼稚園小朋友安全回教室,幫忙學校圖書館拿回借書,還有Crossing Guard交通隊…到外面就參加food bank──這有一個基本的錯誤(也是一個以後孩子們可以鑽縫的機會)就是「leader就等於義工」,應該說有一塊不一定要當義工也能做leader,而有一些義工根本就和leader無關。他們都會說,以前都以為leader是可以當老闆或總統,才發現其實每人在自己崗位就是leader了;什麼是leader就是WSOAR,好像是他們學校的幾個宗旨……幾個人念了學校口號:「once an eagle always an eagle」。

有趣的是,有些同學會說他們最景仰的leader是誰,大多都是特別提「媽媽」,而像Isabella還講到了哥哥,但絕對沒講爸爸。少數一位講到爸爸的,爸爸就在他前面錄影,後來他提到他的「繼母」,嗯,我了解。

妹妹大約在中間段的時候上台的,她順利的把稿子念完,聲音不小,還聽得到,且每個字的發音已經到了不太像是剛來的。她講完,她們的黏土史密斯老師特別提到她是三個月前才剛到,那時候一句英文也不會說。後來休息時間還有一位阿伯特地跑來問妹妹,你從哪來的?實在太厲害了,他學英文學整輩子而妹妹只學三個月就到這程度!連妹妹自己同學都稱讚妹妹,還有人說,她講這樣,已經超過另一個沒來的問題同學Ocean了。妹妹看起來也對她自己的表現是蠻滿意的,雖然她嘴巴一直說「今天又正式變成我的黑歷史之一了」。

妹妹似乎看人看得很準,她這些同學我大多都認識名字,長的樣子與態度就和她所形容的差不多。尤其那個George就覺得像問題學生(他也提到他尊敬媽媽)。有一位Novia來自台灣,她口音的確比妹妹好友Chloe稍爛一點但她也是小一就來加拿大的。結果後來講得最好的顯然是最後一個,也是妹妹說過的Rainy。妹妹的另一好友、印度人Romina口音較重,很緊張,但她一看就知道很努力,她以後和妹妹同學校,我和妹妹說以後要好好與她做好朋友。

我想起一句話:「要先能辨別誰是強的人,對他們起了尊敬,並辮別誰是差的,對他們起了鄙夷,這樣才有動力,變成強的人。」

那些一視同仁者,或甚至對我這樣的看法表達急著罵止者,基本上也等於是自我曝露了不想再往上的跡象。變強並不是要幹壞事,變強就是變強而已,要變強,表面怎樣無所謂,內裡是絕對不能當溫柔的「差不多先生」。這是我今天看到這一整班一一上台分享,流露出強與差,的一種感覺,可以說是感動。

結束以後,霎然放鬆,突然我們都好想吃東西,於是就到以前打籃球Oak社區外面、現在是你最愛的「欣Pho」越南河粉的門口,享用兩碗越南麵!這裡剛剛好一桌,都是台灣人,開著普通的車子兩輛離開,應該是做辛苦工作者,感覺就像剛來,講話大哥氣,平常在台灣我一定躲遠遠的,因為這裡是溫哥華,我反而覺得自在。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10:00pm angina level 0.8;服藥:10:10p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