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時時刻刻都在工作、思考,沒有工作的時候我也會拿來思考,而,在我滿滿的行程中,唯獨早上這段時間以往都沒有好好利用──早上起床以後,到孩子出門前,大約會有一段最少15分鐘、最多半個小時的時間,今天,我打開電腦,沒去看新聞,沒看NBA,不看Line,我拿來「起個線頭」。

起個線頭,效果果然沒讓我失望!所謂起個線頭,就是對一些困難的主題,早上先開始寫一 點點,後面會比較有動力「接手」做下去。拿今天早上來說,主要是目前還空白連續四天的國語報的數學邏輯智能,有了主題我就不怕,重點是我連主題都沒有,所以要哪四個主題,才會過關?我就用這個早上,補上4個主題,另外,我順便也「起頭」這個自產媒體新產品,為它想了一遍,寫出了「三個不一樣」。

我發現,尤其北京政府發言常喜歡用「幾點」來說明,這是否為亞洲華人生活思維的習慣?一樣的概念,在美國的農場文常常出現,跟我們講幾間熱門的餐廳、寄給我一定不能犯的幾個錯誤,但,亞洲這邊是經常用「要點式」來宣佈事情。我發現,我自己也非常喜歡「要點式」,但也發現,要點式,好像也很少真的落實。要點式可能把事情複雜化了,就和華人很多文獻都比歐美還要難懂?

要點式的學習、要點式的闡述、要點式的計劃,注重一種完美的「對仗」的平衡感,西方人說的猶如幾根柱子pillar去支持著,看到那些柱子,就覺得好安心─—這好像做曲子就一定得像巴哈那樣完美,事實上,後來最優秀的作曲家,都不必這麼完美(不必對仗),反而更好聽。

今天再次來到漁港,不是漁港這裡,而在2號路走到底(南端),才知道2號路這裡到了很南部,房子特別特別的大,和這邊比起來,4號路那些房子算只是普通大了。這裡,每一棟都像博物館,再更靠近最南端河岸,雖然沒有親水,有一區好像退休公寓。這間Santuary咖啡在一樓,吸引了很多很多的腳踏車族,很像台北八里媽媽嘴咖啡那種概念,只是感覺開闊明亮、且人和台北比起來少很多,陽光也媚很多。我們坐在陽光下唯一的位子,拿我們剩下的香蕉蛋糕,餵小麻雀,小麻雀吃了幾口,會神經兮兮的飛走,繞一下回頭看又衝回來吃剩下的。無論丟出多少小屑屑,牠們全部都會吃到一渣不剩。

這裡有一棟我從沒知道過的「日本、加拿大人文化中心」,找到一個陰涼處可以把車子停好,放好煞車,我坐到車內第二排,特別寬敞,完成今天最重要的「功課」:四篇新文章的點子的收集及草稿大略輪廓,大約用掉一個小時多一點點,再來河邊雅緻新住宅樓下一間全新印度餐廳,兩人分一份海鮮咖喱,點三份麵餅。

剪片和寫文章其實是一樣的意思,我摸出了一個感覺,寫文章就是劈哩啪啦所有文章先上去,自然就有一種往前進的動感,不知不覺中,很快就可以寫完───影片也是,先多下載幾部影片,可以塞的地方就先塞上去,不要照順序來,然後,最後再把洞填滿就好了,這樣子,心理上,整個過程都非常的舒服,而且,剪影片又比寫文章還舒服!為什麼?就好像現在人喜歡看影片而不喜歡看文章,因為影片就是「直覺的舒服」,同樣的道理,製作方面,做影片也是比做文章還舒服,因為它直覺、舒服,聽音樂、看影像,一直在刺激,容易進入狀況,

和你與孩子們一起搬回到溫哥華這個我小時候長大的地方,已經接近了四個月,四個月的生活內容,我們都還是非常台灣化的。可是,我現在突然間在想,做一點加拿大的事!一方面可以與孩子在學校學的東西接軌、一方面是好奇,要完全好好的住著這地方,如果不參與這裡,好像就少一塊。問題是,要怎麼找出時間呢?

聽說有一位以前台灣的廣告公司的學長也要帶孩子回溫哥華住了,大家有志一同,在這即將進入不景氣的世界,溫哥華這地方沒有槍枝問題,應該是接下來十年最適合住的地方。所以,我認為,雖然連溫哥華本地人都常常覺得溫哥華人是懶懶的、不太有希望,但應該視它為「機會」──就是因為這裡的人都這麼搞,所以我們這些到世界其他地方去繞了一圈回來的「回流者」才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在這裡利用此地來搞一番事業出來。尤其這裡很多回流者的年齡都已經在40、50歲以上,但仍不到退休,還想趁最後一段時光再衝一段,這些「回流者」和本地人大大的不同,或許有可做的機會。

只是我必須面對一個危機!今日頭條知識,產出其實是非常非常困難,後面的動力(我的動力)主要在「保留」,拍一支就是保留一支,除了這點,其實這麼苦的差事是沒有任何動力的。如果現在會有壓力要「好品質」,那我瞬間就像洩了氣的氣球,沒辦法再做了。想想這其實很危險,我現在已將產量拉到極限,動力只要有一點點衰弱,我就馬上會從懸崖邊一路的掉到谷底。今天剪出這片「法國禁止電競用字」,果然,大家覺得比較差一點了。

國語日報就發生這種事,由於上一次那篇寫太深了,主編無法用,所以得重寫──接下來我必須寫成「給小學生」的版本,今天晚上在教妹妹準備她要做古希臘食物的報告之前,我勉勉強強寫了這篇「如何判讀圖表」,為了1500字竟寫了半天連1000字都過不了,這就是動力已經衰了。我只能休兵。

妹妹本來是用Google翻譯,先把她網路上找來的資料翻回中文,刪減了中文至最精簡,再將中文翻成英文。今天我要求她先從英文告訴我到底古希臘人是吃什麼食物,她慢慢的說了,我將她說的用最最最簡單的英文寫出來,每一句都確保她本來就會那些單字,就這樣生出她的講稿,我還蠻有效率的。妹妹說接下來在畢業前一天還有Leadership Night,每個人都要上台講一段話。她說那個是最難的,她非常緊張,要趕快找我幫忙準備。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1:20p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