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的小朋友,或者說,現在可以連上網路的所有年輕人,可能因為和平久了,有一種「以幽默為上」的習慣。年輕人的幽默感很高,由於一直練習,已經提升到了一種非常精緻、微妙的境界,像我們家妹妹可以隨手拿出一張我幫她印的希臘眾神圖片,那只不過是一個穿著盔甲的士兵,畫得非常的粗線條,妹妹在他頭上隨隨便便出手一筆寫個旁白「誰呀?」,而且把那士兵頭上的盔甲上面一個小小的裝飾物,改畫成一隻好像「黏」在頭盔上的小生物,這一張圖就瞬間發展出一張超幽默的作品。

以前,看到一張圖,只會評它醜或不醜,好或不好,對或不對,沒有人有興趣看這些好笑的東西?現在看臉書上看不完的梗圖梗文,會覺得為什麼會有這麼人有時間做這些?看到孩子在滑抖音,會不解他們天天都看這些幽默的影片不會麻木到笑點乾枯嗎?但沒有,他們愈練愈厲害──我在大學的時候有一些這樣的經驗,由於在國外,幽默等於厲害,有一陣子被迫接受這樣的價值觀,看到那些能幽默的同學,蠻羨慕的,為什麼他們可以這麼幽默?於是那陣子也練習講一些幽默,一輩子都用得上,可是即便我那時候練習過,也不敵這世代年輕人現代的全面幽默!

疫情在其他地方也曾每日確診幾萬人,但在台灣,每日確診幾萬人,不得了,由於媒體發達,所有特別的個案都會被報導出來,於是,我們又再次看到又一個才兩歲的孩子,就這樣死掉了。以後拉回來看這個時期,可能會訝異,2022年的我們,都好勇敢哦!大家都好「撐得住」,大家裝作自己仍活在和平的時代,安啦,不會有事啦,但其實,每一個人,應該說每一個還沒有染疫的人,說真的,其實都有死亡的可能,而目前都還不知道。像那個兩歲的孩童,在一兩個月前那位也是兩歲孩童過世的時候,應該絕沒有想過自家也即將發生一模一樣的慘事吧。

且不只Covid,俄羅斯已經明確的威脅可能對歐美大城市直接發射核彈,只要有一個瘋狂者讓它發生,我們明天可能看到所有大都市(包括我們大家住的)都毀了。以後回來看,真的會覺得2022年的我們還真是勇敢。

另,我們常在假新聞爆量時感嘆時不我予,以前的美好時代現代已回不去──現代後媒體時代人人都可以亂傳亂寫新聞、也習慣亂接收、亂消化新聞,不過,今天我發現一件好事。這時代至少有一個好處───由於動物性,每一個人最珍惜的肯定是生命,也可以完全認同其他人這樣子做,因此,任何人被奪去了生命都會被社群媒體放大顯示,這部份是沒人能擋的,這次的烏克蘭戰爭即是如此,以前的戰爭,死了幾萬、幾十萬,記者沒被允許到現場、無法報導,就不清不楚。但現在,人民自己會將這些事情貼出來,隨處皆設的攝影機拍下俄國士兵和一般汽車展示間的老闆聊天後將他射殺並到辦公室洗劫,這樣的畫面銳不可擋的在社群媒體上傳爆了,於是讓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會被保護著,也就是說,由於人類仍會保護自己生命,愈讓平民可以取得廣播的力量則愈可以保護你我每人的生命。這點是唯一的好處,卻是一個很基本的好處呢!

昨天晚上先寫了一頁單字,將第二位希臘神的單字抄了一遍,再第一次翻開昨天剛買回來的文法書,帶著妹妹走過一次,我問妹妹這些文法會不會太簡單啊?妹妹仍希望從第一個開始,從最基本的「第三人稱動詞要加S」開始。有一些她會了,有一些她說她還不會;她很認真,即便已掃過了一遍,她會把我叫住問問剛剛那頁的某個單字,想把裡面的東西全都學會。

然後妹妹邀請我看漫畫,要看什麼呢?就看上次唯一比較精彩的「陰宅」吧!結果,不知道花多久時間,從第四十幾回,看到第七十幾回,總共看了三十回這麼多!其實看了三回之後, 妹妹就從我身邊消失,回到自己的書桌,去偷看自己的漫畫;他哥哥在旁邊電視看「厲陰宅二」,這部聽說帶入感特別強,我在旁邊聽,好幾次聽到電影很盡力的在觀眾沒準備好之下,發出破表大聲的惡魔般恐怖吼叫,看到哥哥好幾次連遮耳朵都來不及,毫無預警下被嚇得從沙發跳起來!哥哥看完之後都頻頻說這集真的比較好看,真的很好看,然後時間就已經午夜超過12點了。

我今天整個思考了一次,幫助蠻大的,雖然今天只差了一點點,但知道接下來會全力地查「今日頭條知識」,昨天先查了為了「文創」這個領域查到一間三個月前才被併購的媒體公司,我開始正式建檔,將目前報名的高手、可以講什麼知識先寫下,上次我詢問的「其他行業不知道的知識」顯然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好的問題就容易誘發更多的答案,我回到收集者的角色就好。

早上在家吃,週末了,你將這個禮拜最後的Hello Fresh用掉,同時,妹妹早上再主動過來與我唸了幾課文法(已念到第七課),哥哥也來唸了幾頁單字,也跟了幾頁文法。

趁今天結束前出門到溫哥華東邊邊界處、一間好像是教會改裝成的某種道教的禮堂,在尖尖的屋頂底下,供奉著一些神明。今天重點是這建築外面的「街市」,到現場嚇一跳,政府竟為此「封街」,下午兩點,人非常多,滿滿的擠在純白色的大帳篷下。周邊都是住宅區,已停滿了車子,路上有這些應該是華人家庭牽著青少年或小小朋友,剛停好車,慢慢的往街市走,也有剛從街市買了吃的,一邊走一邊吃。連旁邊的星巴克,裡面都坐了一桌三個台灣媽媽。我們後來不想排隊,所以沒買到台灣小吃,只買了一些餅乾(像科學麵,一包1元加幣)。

再到Deer Lake,這是以前來此玩必來的景點,也曾在此滑獨木舟遊湖,是離婚前算是相當美好的最後回憶。但來到此地,一開始我就因為收車上的垃圾不小心往後跌,壓歪了哥哥的眼鏡,他就不下車了;下雨,很暗陰,湖水仍像鏡,倒映出遠方Metrotown的大樓在水裡,但這裡的荷葉都枯了,湖中小艇也沒人去搭。回程我們再經過了當年住過的白金漢路的住宅,以前是家,充滿生命與愛,現在只是路過的一個形體,但這次孩子們因為已經住在這裡近三個月,有點觀察的比較標準,因此很仔細的看了一下這間房子,問一問這一間是做什麼的,那一間是什麼?

回到家,孩子笑稱,現在已經八點半了,明天就要上課了!哥哥說,不,現在才六點!其實現在正確時間才五點而已,兩個孩子緊張的先讓自己覺得快要上學了。我鼓勵孩子們,這週末我們英文又進步了很多了,強大就是我們最好的保護罩。

美國紐約水牛城發生白人18歲槍手走進超市槍殺10位無辜者還開直播,影片經由社群媒體傳到大家眼前,大家紛喊sick,不敢看。以前在台灣會覺得美國這樣不能住,現在我有一感──我在外面會小心注意有沒有任何小小的騷動以「盡量提早預防」任何這種事的發生,也一有機會就提醒兩個孩子,在學校要時時注意,這樣就好了。因為,和亞洲的動盪比起來,住在北美洲依然是極為舒服、安全、健康。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6:00pm angina level 1.0;服藥:12:15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