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快速恢復到工作模式!昨天在32吋的螢幕前,工作到晚上的兩點半,牆上的兩個時鐘,有效地讓我保持體力,感受到在此處夜深人靜時尚有另一個地方(台北)正是熱熱鬧鬧的準備吃晚餐。如我記得,加拿大的房子,燈光幾乎皆無,天花板上不會有燈,自己再怎麼加,好像也沒辦法打太亮,然而,加拿大這邊就像是當初部落格寫過的文章「白色大牆」,好像就不需要燈光去打亮了,它已經是亮的了。

昨天半夜四點半左右被「沙沙沙」塑膠袋聲吵醒,聽起來像有人在我房間裡面動塑膠袋,我以為是小偷!默默起來巡視,腎上腺素起,準備衝擊,什麼都沒發現;又覺得可能是老鼠,但家中一切依舊完好,地板依舊乾淨,在這裡都不易有灰塵,小動物小昆蟲頂多是蜘蛛(但目前沒看到),後來發現,今早是垃圾日,可能是鄰居在動垃圾袋,從打開的窗戶聲音傳進來。

清晨7:30前我將車子開出來,將準備好的各種顏色的垃圾推車一車一車推出去(前一天就將它們從後院拉進車庫了),嚇一跳,因為街坊鄰居都已依照時間將各種顏色垃圾車推到門口,好像大家講好出來排隊,此時,安靜的社區,突然有人和我說good morning,是一個拖著菜籃的老婦人,這裡早上不會隨便有人出現,居然是來收瓶罐的;七點半過後沒多久,超大的垃圾車就駛進了我們這小巷,倒掉了我們的綠桶、藍桶。

今早為了補辦駕照,上網至台灣的領事館預約,拿出那種演唱會門票、車票、疫苗的「搶票精神」,到了早上九點和你拼命的網站點點點,輕鬆的搶到最好的時間,我們坐在family room窗前開闊,啜著剛剛Uber Eats送來的星巴克咖啡,這裡的星巴克真的太優秀,咖啡比台灣便宜一半,燕麥奶非常香,熟食也居然超好吃,竟有Beyond Meat素肉的堡,吃起來像麥當勞的早餐包,熱熱的;還有一種起司的卷,消費和這裡水平比都不貴,不禁懷疑台灣的星巴克到底怎麼回事,統一集團將它做成這樣,熟食也沒做到好吃; 我30年前離開此處仍沒有星巴克這種東西,我也沒有喝咖啡,現在很開心這裡有星巴克,且都可以汽車去領、Uber Eats送。

一個橫跨台灣與加拿大的人士(我)的「Double life」,早上九點,台灣正在熟睡,寄出的所有訊息都不會有人回,這時候,我可以輕輕的在加拿大本地辦一些在地的事情,譬如:將孩子上學所有文件再一次的寄給教育局,包括離婚相關文件,他們都要看。然後,到了下午、傍晚,「台北」起床了,我就要坐到書桌前,在虛擬的世界的虛擬的管道,開始我的「第二人生」。

尚在第一人生的時候,早上我們花了11點至近2點的時間在銀行,接近三個小時,幫你以及兩個孩子辦了銀行帳戶。當初是在旅遊時特地到這家銀行辦帳號,只有這家銀行給辦,其他都不給辦。當初想,以後有機會再回流加拿大,應該是要回到比較大的銀行,但也因為一開始就建了這個帳號,後面的匯款,就直接匯到這個帳號,結果就是,我開始在這個銀行辦了越多越多的東西,包括家人的帳號、孩子的帳號、共同帳號…全部都「卡」在這家銀行了。不過此銀行提到他們有向保險公司做個「倒閉保險」,萬一此銀行倒了,我可以得到10萬元加幣,我心想,不講則已,講了我更懷疑這家銀行是不是太小了。

今天服務我們的是一位14歲就到加拿大的西安來的年輕女生,年輕到說得讓孩子叫她「姐姐」而非阿姨,她說她剛來時也是英文都聽不懂,而她來是住homestay,父母從來沒來過,現在也仍不在。

肚子餓,在這裡,吃海鮮素,真的很難找,這裡都是肉食者,以前的我,開心的很,四處都能吃,但現在沒東西吃了。我發現最適合的還是吃「三樣」、「四樣」那種,到一個美食街去找這種,點個三、四樣,大約15元加幣(300多元台幣),份量過癮。孩子今中午想吃的則是台灣就吃過的「胡椒廚房」,它就在3號路旁,昨天經過它,是妹妹眼尖看到熟悉的標誌,我不相信,繞一圈過來才證實,進去以後,好像進了另外一家餐廳,只有Logo熟悉,裡面的裝潢與感覺都和台灣的新潮感不同,只像一間鄉間的德州牛排館,孩子們點了他們喜歡的胡椒牛肉飯、胡椒鮭魚飯不要胡椒,要一杯水,哥哥不敢在London Drugs商店自己買水,自己逃了,來這裡要了一杯水,坐下來就喝了,拆下口罩,破壞了我們說好「在餐廳裡面有人沒戴口罩就不准脫口罩」的規定,輕輕鬆鬆就打破了規定。

下午帶孩子來到回收場,將今早沒辦法處理的垃圾處理掉。這是一個極特別的體驗,看來,不只我,很多人都不知道怎麼回收;這是開放式的場域,四處找人問,分類非常清楚。此處在River Road旁,我打趣,就是溫哥華版的「松河街」(以前常經過的沿著基隆河的街),但顯然漂亮很多,堤防上全是茵綠,長長的隨風搖的蘆草,成排的高聳參天的鬚鬚樹,當然,一定有很多新的公寓宅,都是大片玻璃,靜靜的在旁邊。以上的風景,都沒有人在享受,於是整片是靜的在那邊,我們的白色車子靜靜駛過。這裡的風,應該是冷的卻只有涼沁,有點甜甜的。

兄妹兩個孩子的狀況繼續不好,他們一天已經興奮的嘻嘻哈哈停不下來,感受到他們失控度又比先前更高,而兄妹兩個如同平衡的化學,有一方開始,另外一方就跟著,但我處理的小心翼翼,我很想和他們說「別再鬧了」但我仍並沒有講。我知道這一切對他們像是夢,因為,對我來說都像是夢了,孩子一定更在夢裡了。

一樣的地方來了幾次,感受又進一階──今天的順序是London Drugs、銀行、大統華超市、Best Buy,全都是已經本週第二次或第三次來,然後我們又經過了那一間房子形狀的Pizza Hut。當一個地方經過這麼多次,變得熟悉,又是另外一種的層次感────一種無與倫比的「便利」。大溫哥華是一個純粹的消費市場,提供給其中300萬人之中的150萬居民,其中至少50萬的華人,經過好幾十年的琢磨所淬煉出來的smoothness,買個什麼商品就這樣擺出來,一定會有人買,一定會有人買光光,所以每一家小店看起來都像量販店,絕對不缺客人,即便平常上班日(如今天),買東西的地方仍舊充滿的人,不過我知道,住在這裡久了一定會陷在一些小小的事情與感覺,我提醒自己,不要,不要,今天要把這個便利當作基地。

昨天換掉16個燈泡,但換上去新的都是IKEA買到的,黃光只有40W相當,白光有60W相當,所謂「相當」是說(由於使用LED燈泡)實際用電並不高,皆不到10W,今天在藥局買了耗電14W但實際亮度100W的更強力的燈泡,應該是在此地可以買的最亮的了,裝在家裡,又亮了一個級別。晚上在同一個餐桌,孩子吃你煮的,我們也啟用了洗碗機,從這個餐桌開始亮起,這個家慢慢的歸位了。

對於知識這一塊,今天我做了全盤的思考,長年下來,我的思想讓有些人視我為專家,我「當過」不同領域的「專家」,也通過當專家來賺錢,賺資訊落差,最後我一度停留的是離婚這一塊,最近親子天下又再次將我2020年寫的文章「第二次做爸爸」刊出,果然又引起迴響。

但,來到加拿大以後,我發現,自己好像對於當「專家」沒興趣了。

在國外好處即在此,就像太空人離開地球,看到自己竟為了那一塊小小陸地而爭奪名利,到國外看到這麼多不同的人,覺得我在台灣搞了再多也在這裡猶如什麼聲音都沒有,或說,在台灣搞了這麼多而到這裡什麼也沒有,好像也沒有過得比較不好,仍活得清清靈靈的。所以我瞬間覺得:對離婚、單親,好像開始缺了一些興趣。

或許只是因為:一、我離婚也已經接近三年了,離婚的人過了一陣子以後就不會覺得自己是離婚的人了,而是「普通人」。二、與離婚的圈圈混久了發現這是一個和其他產業蠻迥異的圈子,裡面的專業者常有小動作。三、它真的也不賺錢。

我當過專家,現在不當專家,與其再興起變成另一個專家,應該讓更多專家參與「專家平台」。That puts everything together。我今天繼續的在準備與各界專家的會談,集中大家在這個平台上,希望很快就能為這個平台做出漂亮的業績。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00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