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孩子的加拿大移民念書,昨天正式搬進了即將陪伴我們至少一年(簽約)的新居。不過,我自己的感想呢?直到來到這新家的「浴室」,關上淋浴間,打開水龍頭,嘩啦啦的開始洗澡,轉過頭看到浴室的鏡子──溫哥華的浴室的鏡子有個特色,是「全版」的,整面牆壁都是鏡子,一直沿伸到馬桶後面都是鏡子,我看到那鏡子,再感受到這熱水,非常舒適,這時候,我終於確認:「我回來了。」

什麼是「回來」?這感覺無法說明,難道過去回來這裡好幾次,包括帶孩子回來過兩次,都沒有「回來」嗎?

沒有的,因為都是住別人家、住旅館,而這一次是回到一個「家」,雖然長得跟以前的家不一樣,以前甚至也不稱做家(覺得故鄉台灣才是家),但現在,我卻感覺到「家」了。也將自己與三十年前的我,連在一起了──明確一點來說,應該是25歲以前的我。那時候,寫日記寫不成熟,用手寫的,仍是學生,而現在的這種感覺就像是當時放寒假暑假的心情───準備好好計畫一下!我好像在放一個「非常長的暑假」,不過,我的計畫,已不是成長自己,而是成長孩子,此行就是這樣子的。

這個新家,對比小時候印象的「家」,是小的,太小了,比我弟弟在美國租的townhouse又小一半,可是,今天感覺,它真的並不小。或許我們在台灣的房子真的是太小了?那個有點像外推的窗台,格子狀的,看出去外面,外面的社區門口有個小圓環、小草皮,今天早上,大約九點的時候,突然冒出陽光,陽光從外面已經禿掉的一團一團的樹枝之間,透過玻璃,穿進來,染了木地板一大片的金黃色。此陽光的顏色極為純淨,就和外面的草的顏色,味道差不多,實在太友善了。孩子認為,這房子真的很大,從房間走出來,有一段走廊,走廊剛好沿著樓梯的邊緣,眼睛可以看到的是兩倍寬;樓梯本身是窄的,但那個樓梯的存在,就表示多了好多空間,而樓梯上面是厚厚的地毯,走在樓梯,無論是下樓或上樓,每一步都在提醒孩子,腳的這種觸感,嗯,我們已不在台北!

孩子到今天都還在車上嚷嚷,妹妹叫:「哥哥,我們已經在溫哥華了耶!」她哥哥則回:「對啊,真不可置信,我們真的已經在這裡了!」

相隔一個禮拜之前回流的高中同學,在多倫多,也回覆一切好,唯一不開心的是「沒有駕照」,和我一樣,原來,各省政府對補發駕照的拒絕,原來並非只針對我,每一個回流者皆必須重新辦理,和我國政府辦理,若辦不好,得等很久很久買了車子卻不能開(還好我有先申請國際駕照且用國際駕照保險)。

早上再用Drive-thru吃早餐,只有這樣才夠快,我們這次真的吃到了本城最特色炸雞Church’s Chicken,我跟孩子說,這是最後一次了,今天就會正式廚房開張;旁邊是一家Blenz咖啡,這是加拿大版的星巴克,今天過來,確定這就是那時候辦離婚手續曾來坐過一段時間的咖啡廳,它有一個特別的小轉角,我就坐在那個轉角的吧台上,那個時候仍沒有疫情,不過今天,就算有疫情,這間咖啡廳仍和上次一樣的「滿」,裡面什麼麵包蛋糕、熱食都有,前面是一隊別城來的高中女生啦啦隊,點的咖啡全是各種甜法,後面是兩個白人老者,雖然戴著口罩,從他們眼神仍可看出正飄著視線注意著附近是不是有危險人物,然後再離他遠一點點,可是,有用嗎?再怎麼躲遠,仍得悶待在同樣一間暖氣房裡等咖啡,別無他法,誰叫我們都被咖啡給誘惑呢!前面有一位英文還講不太好的華裔年輕人,他倒沒買咖啡,只有買兩片熱餅乾,他也很小心,四處看,沒辦法,忍不住來這邊買啊。如果沒有這些餐廳、小吃,人類好像活不下去,因為我們都已經將「吃」這件事「外包」給餐館或咖啡廳太久太久了。

今早第一站又來到Richmond Center,重要的任務是幫妹妹買書,以前Chapters已經變成「Indigo」,我一進書店就問,有沒有像是Marvel DC那些英雄漫畫?我想像的是那些美國漫畫,店員指一指櫃子底端,漫畫竟佔兩個書櫃從頭到腳,更驚喜的是它們都是日本漫畫,才想起,美洲已流行Anime這個字,這櫃上,有鬼滅之刃、食戟之靈,女朋友借我一下……等,尤其後者第一集就好多好多本,這就簡單了,但我家女兒還是想了很久很久,後來我幫她選了三種漫畫個各一本,其中兩本是她看過的,一個是她沒看過的,讓我們來猜猜,接下來哪一本會讓她對英文引起興趣,開始毛細孔學習法?

過去30年,這間購物中心Richmond Center除了加了一個二樓的美食街,變化不大,可是「商店」本身卻變化巨大,我很確定,我30年前看到哪些商店,而現在有哪些是當時沒有的,這並不是在告訴我們每家店經營好壞不一,而是大時代的變遷是如何的無情!比方說,蘋果商店,以前沒有;無印良品、UNIQLO都是新來的,而它們所在的位子,以前是誰啊?我知道不是他們,但我也忘了原本是誰?這就是人類,被遺忘的,是不可能再記得的,也沒人記得這些被時代給淘汰掉的品牌,但是,The Children’s Place、Nike、Bodyshop這些都還在,尤其是最後一個,我一看到就走進去一邊和孩子們說,這是當時我剛來加拿大在「嗅覺」上的最強烈印象,很香,不信你們聞聞看?一邊走進去,一邊鼻子仰得高高,嗅嗅嗅!三個人笑歪了,因為店員已在注意我,我渾然不覺,又大聲地說:「其實,好像沒那麼香哩……。」馬上走出商店,三人躲的遠遠的。

買英文漫畫,到大統華超市,再到Best Buy買電腦螢幕,再到國華台灣超市、Superstore……並非一直平順,兄妹一個不小心又大打出手,外面的世界那麼大,因為情緒上從小沒有養好,一天之內好幾次自己突然封起來、困在情緒與不平中,也卡在小小的世界了。除此之外,每天吃飯時間,都很扯,總是要跑好幾個地方才吃完,一天可能不只12點、6點吃飯,下午3點、晚上8點也都要吃飯,因為只要有其中一人不在正常時間吃,不願與大家吃一樣的,就會變這樣子了。

不過,沒關係,我理解,我還是要讓孩子們以後全是美好回憶,這是最重要的;我了解這時候環境轉換,我應盡量避免情緒上再給他們任何額外壓力,所以,我就忍著,不急著現在就改正,但是,心裡的惆悵,無法停止,好像我一世英明卡在這裡當「保母」,照顧著幼兒呢(笑)。

落地第四個整天,亦是週末最後一天,孩子們興致仍高,早上居然在聽以前離婚前他們愛看的本土八點檔的主題曲大笑回顧,孩子的心情是很好的,但大人也沒辦法維持一天平和,在這個北國寧靜的環境,任何大聲的責囂都可能帶來麻煩,我可能要做好準備了。

或許很快,到了學校接軌,一切都會被導正回來,孩子們會迅速成長。Japadog餐車是後來我們解決中餐的地方,把車子停到Lansdowne Center外面最空曠一區,以前騎腳踏車回家所經過的,今天的這一區停車場的感覺還是差不多,只是多了一條天車捷運橋,可是那一條水泥,也絲毫沒有影響到天空,因為那天空實在是太大的一片了。每次我都會講故事給孩子聽「當年我就在這裡」,講那麼多,只有自己很有感覺,他們沒有,我也在約束自己別再講了。

我們從台灣起飛那一天開始,到了今天,俄羅斯打烏克蘭已差不多第四天或第五天,俄羅斯用周邊攻擊沒用,送了更多的軍隊過來,目前為止,這場史上最多影片在網路上流傳的「戰爭」,都沒有談到「血」;連抵抗方,可是告別家人、誓死在首都抵抗的,好像都很有禮貌的在說話,拍城市的戰鬥好像在拍網紅片,實在不太合理,好像是一場勉強撐著的「面子」,一旦破掉,後面會突然變得比預期更慘。

而今天最surreal不實際的一刻,到了星期天(今天)晚上6:45 ,我們坐在「統一廣場」靠電扶梯旁邊的2樓玻璃旁,電扶梯還在跑,以前這裡有小歇亭奶茶,它剛開的時候,都是年輕男女來到這裡,可是,現在竟然蕭條到連店家都放棄生意、早早關們,還好仍有一家「吉祥素食」開著,給我們點了四樣菜和一碗紅燒湯麵,總共60元加幣(1300元台幣)。今晚也是廚房第一次開張,你煮泡麵再加上頗豐盛的蛤蜊與蝦,配剛剛帶回的其中幾道。垃圾分類會是問題,這兩天累積的一大袋垃圾,垃圾袋是我們台灣帶來的,早就習慣一天這麼一大袋的我們,這裡是一週才收一次垃圾的;一聞到這袋垃圾放在室內已有些異味,就快瘋了,該怎麼辦?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00a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