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在台灣最後一場演講,很久以前就約好,原計畫在出國倒數不到一週此時到台中住一晚,忙到今天發現工作根本太繁重,沒時間,只能,今早一早5:00起床,摸黑,在沿著淡水河的中正東路上滑動,以及沒有車的中山北路,頂頭上的樹蔭都是黑色的樹葉影子。6:30不到即抵達台北車站,和一位坐在地上行乞的可憐人點頭說不好意思我趕時間,車站前已經全部都是人,盛況叫人嚇一跳,很像早晨的機場,一團、一團,導遊拿著旗子(只是現在多了一家叫做「KKDay」的「旅行社」),側聽了一下,他們要去的地方是:苗栗。旅遊這種事,只要「感覺像旅遊」,就算在家門口也好玩,也有人會製造出好像很像知名景點的地名讓你去嘗鮮,家門口都有嘗不完的鮮,所以有一天,所謂的「國旅」(國民旅遊,在台灣這樣稱呼國內旅遊)就足夠滿足了這裡的人們,所有旅遊的需求,大家再也不會想去機場了。

因為來得太早,有時間早上來吃蛋餅,來吃以前的「四海豆漿」,林森北路上,是剛回台北剛重新認識故鄉的地方,是剛回台北的回憶,這個時候,再看一次這地方,尤其是看清晨的它,就似當年剛下飛機,還有時差,早上出來買蛋餅,這種17年前、17年後的呼應,今天,要出國的興奮已經讓我不至於感嘆它過太快了,

搭高鐵,像是可以睡,又睡不著,一陣子以後,睡了一下下,太舒服,又不想下車;下車後馬上就回應了一位在大廳拉客的計程車司機,和他談是否可帶我到南投縣名間鄉的家事簡易庭並且在那裡等我,那裡鳥不生蛋,怕沒有車回來。這是我以前常跑演講的必備招式,但我現在不擅議價了,竟沒議,直接跳表,就出發,今天台中這邊這種陰陰雨的感覺應是少見的。

中部以南的高速公路,長相和台北差不多,但車少了很多,左右兩邊空曠、架高、視野極好,看到的建築也不一樣;北部的公路兩旁皆山,山上蓋滿了各種建築,懸在山上,大概每一個建築的主人都覺得自己的建築是名勝景點吧,但一座沒有名字的山上上面就「嵌」了好幾棟在山的各個部位,不知道有多少水泥與鋼筋這樣的花費在上面。演講,因為搭的都不是自己的車,不必自己開車,可以坐後座改簡報,然後閤上,眼睛半瞇著,聽著窗外的風聲和往後急逝的風景,這,就是跑演講的感覺;有演講的一天,等於這一天「被包了」,可以輕鬆的,而在心情上,等一下可以對眾人講話,有此好者(如我)會覺得很開心很期待,好像小學生去遠足這麼期待,然後又知道這一天所有複雜又遙遠的交通工具皆好好的被包括在講師費裡頭(包括現在屁股下面的這輛計程車),都可以被補助,以往的話,自己的公司也會補助,就像坐在保母車種被照顧得好好的藝人,而台灣各單位,各種演講需求非常大,因此,全台灣每一天,應該都有「好幾百位」像我這樣的人,在跑南、跑北的演講,大家平常都是素人,但到了這一天,演講的這一天,就好像光環加身────這就是演講的感覺,特記錄於此,因為今天是我最後一次。

想到17年前回台灣的第一次演講,是在康橋雙語學校,朋友介紹進去,我完全沒有演講經驗,講的是我的第一本書史丹佛18個酷博士,多緊張啊,前方禮堂座位好多家長、老師,而今天這最後一場,講的是「合作式父母」,談「離婚前、中、後創傷之修復歷程」。

剛開始就有人坐進來,我先拍了一張照,後來陸陸續續地來了更多人,我看下去有近30個,超過我預期,全都是當事人,有男,有女,問了主辦單位,有兩對甚至是夫妻同時在現場(但坐不同邊,形同陌路),有一對是老爸跟著離婚女兒來,有一對是閨蜜跟著來,因為都是當事人,此地又是南投,許多爸爸看起來很草根,媽媽們則有些不像本地人,我講話特別謹慎,確保他們聽懂,一開始我就吸引了他們的注意:我也是離婚者,且才剛離婚兩年多,今天我站在這裡(聲音宏亮),可以告訴大家,我知道怎麼走這條路才不痛,你們想聽嗎?

中間一段,特別問了他們一題:「如果回到當年,你會不會選擇『不跟』當年的伴侶結婚?」台下媽媽爸爸都點頭,我說,回到當年100次,我都會100次的與當年伴侶結婚,唯有那樣,才能來到現在的時空。

講了一遍,也清理了自己,產出新的領悟!用「愛是所有的解答」、「一切都有最好的安排」,的確有一條路走,不過我已經確定,在離婚的這一條路上,我不太指望有順順暢暢的「服務」(除非是新創的某種新的東西),我可以做的,如今,只是繼續關於它的「文學」(所以我繼續寫《男題》吧)。倒是我對民國時代的了解,可進一步給予在海外亞洲人一些新的希望,順便帶來更多的業師來加入我的知識工作。這些東西,其他人聽到這個都會笑哦,或警告我哦:「這樣會餓死」,但對於喜歡做內容的我,這好像是唯一的出口,老覺得,從這裡走出去,才有光明的東西。

和一個媽媽和一個爸爸講完話,與主辦單位再見,來到原本的計程車。南投簡易法庭是一棟建築,但四週全是稻田,計程車上竟停滿大量的「蒼蠅」,應該有200隻多,司機說應該是附近在施肥;車子經過了幾個大看板,都是當地選議員的,雖和城市的有一點不同,但同樣都是年輕的女性(現在選議員似都如此了),疾走三號高速公路回台中,順利接上班次很頻繁的高鐵,又是要睡不睡的,抵達台北,飢腸轆轆,居然回到車站二樓上次全家聚餐的點心世界再吃了一頓,回家買了喫茶趣的913茶王,提著上捷運,還好有位子,可是手指上面掛著飲料和買回家的芋頭酥,手指好痠,還得在車上趕快打字與公司的同事溝通。

你說人類多有智慧?到今天,到處都在寫著「Being Black in Canada」,到現在,人居然還是因為表面的膚色與種族,而有歧視或歧見,你說人有多智慧呀?打死我都不相信。現在開始認為,和婚姻(離婚)比較起來,種族,是目前似乎比較有搞頭的(種族的差異 vs. 男女的差異)。

下午三點不到,我回到了淡水家裡,網路的時代,在外面移動中,也時時保持暢通,今天一天下來不知道又已做了多少工作,還加上演講,回到家反而是休息了。當然,電腦也馬上打開。你昨天打半劑莫德納疫苗,果然第一天晚上就注射傷口痛,今天過了中午也「準時」身體不舒服,嗜睡。

晚上,媽媽安排在家裡吃火鍋,又是非常的豐盛,一鍋滿滿的魚片、蛤蠣,兩三種青菜,還有不少肉,整整齊齊的擺出來像火鍋店,還有好多熟食………每一晚都好像吃「滿漢全席」就是孩子的奶奶給我們每晚的回憶。之前可能只是猜測,但現在真的是確認了,孩子們已經完全沒有縫隙的和他們的祖父母融洽的相處、聊天、開玩笑、欣賞,熟悉彼此間的,特別是聊到溫哥華,都專心的聽爺爺分享當年的溫哥華,提問題、開玩笑,就像父子父女,母子母女般的親密(今天哥哥特別認真,真的在對我上次念給他的單字紙一一查找),身為兒子的我,當然也非常的非常的滿足,願意謝謝所有促成這樣的人。你今天在我們送我兩雙已發霉卻捨不得丟要帶到溫哥華去的鞋子去除霉時,說了一句:我這個人的優點之一,就是我「有一對非常可愛的父母」(你說,因為這樣原生家庭,我的情緒非常非常的穩定)。這是我從小到大聽過最可愛的評語之一了。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1:02pm took coxine 6.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