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9:30派對開始,牆壁上貼了「KATY 70」,奶奶是今日主要壽星,弟弟設計了一張地中海郵輪要送給奶奶,我們印成超級大張A0尺寸海報貼上家裡客廳落地窗玻璃,用窗簾先遮起來,窗簾上再掛上「Happy Birthday」。家人從老遠準時抵達南港時,我們家孩子點的早餐還沒到,咖啡後來也到了,這間咖啡第一次點,家人都說好喝,其中一杯單品我刻意幽默點「永遠17歲」;網紅穩定軸,我拿著拍家人,但拍起來沒有以前的成就感,所以亂拍;我想我試著記下更好的畫面,但錄影機的極限就在那裡,怎麼錄都錄不下實際發生的好。

切蛋糕,送禮物,現代的孩子真的很幸福,年紀還小,收到的禮物就包得很漂亮,弟弟叔叔送了我家兒子一張可以看英文的Kindle,爺爺奶奶則送刮鬍刀,我們笑,我們這一代的刮鬍刀都是爸媽送的生日禮物,從小到大從沒有自己買過刮鬍刀呢,不過兒子好像暫時用不上刮鬍刀,雖然已長比我高但鬍子好像還沒有,之前沒刮鬍刀也沒事。無論是哪一段,小姪女都會很可愛的跑過來入鏡。雙層蛋糕是這次重點,我的點子,要讓大家記得三人生日多熱鬧;雙層草莓蛋糕上面再加一個同間店買來的草莓「塔」,雙層就變「三層」,代表「三個人」,大家都覺得太有趣啦!注重質感的兒子特別要求把第三層放在第二層的草莓尖頂上,拍下三層。拍完照,累了,我趕快代表所有壽星切蛋糕,雙層蛋糕並不好切,中間暗藏一塊塑膠支架,刀子又有彈性,撬一塊起來,蛋糕竟飛上半空,奶油落在木頭桌子上。再來是送禮物,這部份我跳過三千字敘述,爸媽送我的卡片裡竟寫道要送我現金,「六六大順」,然後是弟弟,送我最新iPhone,我可以來拍攝了……這些禮物未免太貴重,家人知道我們要再移民出國,很需要錢。

張貼在玻璃上面的那張超大海報,大家驚呼聲一直在,海報由媽媽帶回家保管紀念,KATY 70氣球也是,收拾餐桌,再收拾客廳,我從玻璃拔下最後一段膠帶,感覺到,家裡的溫暖又再次回來了這個「家」,回到我們身邊──這個家不再只是我離婚後「逃」出來所抵達的中繼救援站,它已經再次充滿家人的支持了。

去吃中飯,全家人一起漫步在園區中間,往三竹園,天氣多雲,但雲很高,地球空間很廣,大人與孩子們三三兩兩走,有走快有走慢的,大家都在說話。三竹園我們以前就全家去過,但那是「舊全家」,沒有這麼愜意又輕鬆愉快的走。我們坐進角落一桌,你已點好菜,坐正之後馬上可以吃,有蝦鬆、芋頭麵線,都很特別,排第二道就上菜的是特別的豬腳麵線,特別為了慶祝媽媽70歲生日才點這道,為了這道才來這一家餐廳吃,以將今天的生日與平常生日作個區分,兒子知道這是習俗,搶吃之前先小小聲的問,這麵線可以「一口吃掉」或「吃的時候不能講話」嗎?爸媽回答,真的有些習俗,他們記得以前吃這種麵都要拉得老天高、不能弄斷(麵條),難怪這間餐廳將麵線做成一團一團的。這餐不貴,二千多元,南港的桌菜餐廳都像豪宴、太貴,三竹園仍是好吃豐盛又划算的首選。

弟弟說,要和我一起帶我家兒子上補習班,回程,弟弟說小姪女不是嚷嚷說要送大家三張紙,但我卻沒有收到「紙」?此時他從他的筆記本夾層拿出一張紙,是送給我的信,在裡頭竟給我一筆「呼應我年齡」數量的乙太幣,屆此,這次生日禮物已是創紀錄的貴重,從以前到現在所有生日禮物的加總都還超過,雖弟弟說明了一下這筆錢也算是運氣而得。錢就是錢,他這筆錢對我現在而言真的幫助很大、很大。

回到家,妹妹跟小姪女在房間玩,打電話風扇吹,吹頭髮,換衣服,拍美美的照片,小女孩的玩法;小姪女衝向客廳的懶骨頭,慢動作拍攝,後面是我家女兒,也用力跳了起來好高。媽媽繼續清點我的家具,看起來所有的書桌、衣櫃、還有一些小桌子小凳子都可以帶走。然後我們開始真正的把家裡收好,因為──

下午接下來,對我來說是比較大的挑戰,因為房東要過來看,為什麼要他先過來看?是我的安排,希望提早看一下,先打好關係,他們先找房客,一切順利,轉過去,可以不必扣押金,但這種異想天開馬上被房仲給打壞了,他說,房東說,無論如何都不會退我兩個月的押金,然後再看看新房客喜歡我的哪幾樣東西,我就可以不需要復原,其他「都需要復原」。我心一沉,這等於說房東把討新房客的喜好押在前房客身上,人就是這樣,如果我今天想好好的大家都開心,那麼,我也就照這個規則走,但是如果我今天真的被「弄」到、不開心,我就會想:「我不想當笨蛋!」首先,既然要扣錢,我幹嘛浪費我的時間幫房東帶入新客人看?我大可以到最後一天再放他們進來看,反正結果是一樣的。

然而,家人給我的建議很好,這個時期,實在不應該再浪費任何的情緒在房東身上!反正就是押金,押金已付,是沉默成本,不理它也無礙,我們不應該再做任何的復原動作,直接讓他們估價,盡量爭取押金別扣完就好,保有自己的清靜,不要在乎那些。才想到,每次租房子都是很大的風險,真的要「告」起來的話,這種當時亂簽的合約真的可以把當事人給弄得七葷八素的,再加上心理損耗,法庭內有多少房東跟房客的糾紛、多少人被這種事情捲進去影響生活。

那個年代(清乾隆時代)的陳芸,是那樣子的對沈復,而在現代,當男性,很不容易,我就不寫多了。總之,身為男性,很容易遭嫌、遭負面批,即便我在溫暖中成為大人,我在大人時代之後因為身為男性而感到那種「必須侍奉」的壓力、開始時時刻刻「怕做錯」,當然無奈,也是憤慨(自己一次一次碰到這種),為何我結了婚卻無力去破那個局?因為我貪圖更輕鬆的生活,怕孩子有陰影,騙自己以和為貴、和平主義、保持我形象;男生就是:過一陣子就馬上忘記了,最終需要心靈的停泊,需要持家上面的幫助,有時候渴望愛情的悸動而妥協,明明看到這些加諸自己身上還要想辦法腦子忘掉,眼睛不去看,保有清譽,一輩子就這樣不小心的溜過去,就「沒事了」。所以男人會去想「賺錢是解決現狀最有效方案」,因為錢不只能解決掉單身時的種種不方便,還能在男人心靈上維持「我是勝家」───當全世界都在罵我,我老子有在賺錢,你能怎樣?我觀察各男性群組的發言,這是此時代目前常見於男性的「解決方法」。

晚上,台灣的餐館目前已變這樣──那些我們可以講出來名字的餐廳,根本就訂不到位,總是這麼多人。從我們家附近的「涮乃葉」開始,晚上又訂不到了,我們想吃一個吃到飽都不行。找「壽司郎」,台北城四、五家店每家都要等一至二小時,不必說這個,整間購物商城,車位一個也沒有,在停車場門口排隊的車幾乎排到下一個block的路口,至少近二十輛車。

晚上聽哥哥說要送同學禮物的事,他試著找一個有質感、能代表他的志趣的禮物,不過因為對方是異性同學,所以女兒給了很多很多……很多的「意見」!女兒說,送精油會引來誤會,送蠟燭也不太好,還會讓女同學傳出去會遭笑,後來妹妹跟著我與哥哥一路去無印良品挑東西,她指著指,什麼都覺得:不行、不行、不行!一直皺眉頭和翻白眼,我在旁邊笑翻了,和女兒提醒,別這樣嘛,給妳哥哥多些鼓勵、多些鼓勵!我們家就是要給鼓勵呀,要給建設型的建議,不要一直否定呀。我也笑,難怪人家說「先遣小姑嘗」,三姑六婆意見較多呀。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25a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