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將每日日記習慣去幫助我帶孩子出國可打開財務上的支持,我繼續練習當Youtuber,依然使用iMovie,用我的iPhone X拍,但今天加上字幕軟體,是我2017年那時候剪離婚型影片文章時所使用過的,可以置入更多我擅長的文字。

拍攝影片,第一部分是拍片,第二部份是剪輯,我先將第一步最佳化,每次只拍2秒的clip小影片,剪起來幾乎保證豐富,可是每次只拍2秒鐘,就表示必須拍10支才會到20秒,可能就變成我的人生中一直在拍這種2秒、2秒,走到哪處都必須拿起相機,拍個2秒,放下。沒錯,只拍2秒,不容易被人發現,不容易被人側目,但我的人生就這樣子2秒2秒的一點一滴的沒有了。寫日記的人,必須注意這種事,因為一旦習慣養成,一生就是這樣子的花費了,必須在「記錄人生」與「是否為了紀錄而沒有體驗到人生」二事中間取得一個合理的平衡。日記文字部分,多年來,我還可以,已經習慣,不影響太大,偶爾發生那種在馬路上一邊走路一邊聽寫,小心注意行車安全一切都還好,不會浪費太多時間。

今天早上拍了幾支2秒影片後,開始嘗試比較長的片段──「10秒」。10秒拍攝,站在路邊,果然比較容易引起路人側目,拍完以後,轉過頭,看到早餐店門口等早餐的男人正盯著我瞧!這是在台灣,沒什麼好怕的,如果是在國外,一個白人或黑人盯著我瞧,就不是開玩笑了,這是10秒的問題。

今天再與夥伴提起我要出國的事,要講才發現,一定要說,讓大家知道,不要釀出任何驚訝,亦給我更多時間去親自表達我的善意,有什麼不順的地方,先予解決。

而你在家,和國外連線上一堂Triple P的課,這是位於加洲Santa Cruz的一位認證老師,為她的Triple P給大家上的第「零」堂課,免費的網課,竟然只有「三個人」參加(單親媽媽和老師都不是純白人,單親媽媽的女兒13歲自閉症),你也和朋友開課,她也開不到幾個人。你說,我們英雄爸爸公司,是一個非張老師這種大機構,竟然可以從零開始推廣到這麼多人。這一段時間的推廣經驗,如何帶到國外的「僑界」?我的「完全回收人生」的下一步。

有一個Triple P的學員,單親媽媽,特別來謝謝我們,她發生一件不幸,就在這幾天,和她一起住的小兒子幫媽媽到巷口倒垃圾竟被機車撞倒在地(近年的機車之野蠻已令人無話可說),頭流著血,送醫急救,結果聽力受損,輕微腦震盪,在醫院醒來後第一句話是:「媽媽,我好想爸爸。」原來這個爸爸多年沒有回家,原本孩子是給爸爸主要照顧,因為爭執,小孩子突然全部改簽給前妻,於是轉學又搬家;孩子經常在媽媽那裡提起「想爸爸」,但爸爸不聞不問,聽到這裡,我就流眼淚了。唉,這車禍就發生了這星期,我多麼想去看看這個孩子?但,不行,任何這種事會再次叉開我的注意力、消磨我僅有的少數資源,我應專注在可以讓「更多人被照顧」,而不是為一個個案深陷其中,和我以前寫那些離婚爸爸的個案一樣的這麼陷入。根據以往經驗,你說,當這位媽媽願意來信表示我們辦的課程都對她帶來很正面的影響,就表示她非常激動,才想找主辦單位回饋,當她回饋,就表示她已經下定決心要正面的改變自己與她的單親家庭。想到,去年的此時(約莫一年前)我們在SOGO復興館與何老師見面討論幫她開課,現在已開了總共五屆(好像是),饒益的父母總人數至少有200個,等於改變了200個家庭,像今早那個媽媽一樣。

下午則是第三次志願教孩子程式課程,這第三堂課,我改變教法,要求大家將平板都收起來,我直接教,和小朋友們玩三張紙條的遊戲,而且先請「班長」將全班的名字都唸給我聽,非常的可愛,有孩子說,隨便寫個名字就好,但我堅持不要,每一個人的名字都正確的打上去,然後我會衷心的對著每個名字稱讚,哇,這名字好好聽喔!小朋友們超可愛的,接下來,寫他們去哪個地方?就開始小朋友到我腳跟旁邊,小小聲的問:「廁所的『廁』怎麼寫?」「打瞌睡的『瞌』怎麼寫?」有一個第一排大約小學一年級的小女生嚅嚅的問:「海洋的『洋』怎麼寫?結果坐她旁邊的她的小學二年級的哥哥幫她寫了「洋」字,字好醜啊,但好溫暖呀。

不過,系統還是出問題,我好不容易寫完所有名字,同學大聲提醒我已經只剩十五分鐘喲,按下播放,全班都屏聲靜氣的聽,結果,它一直講「零」、「零」、「零」、「零」,我試了兩次,好難過,只能放棄。這樣的事情來這裡三次已經發生三次,三次都是蠻羞辱的。

走出來,每次我都好像丟了半條命一樣,有趣的是,離開安親班的場域,門口都是家長要接自己孩子,孩子一個一個走出來,一個媽媽接了小孩馬上吼他:「不准對我這樣說!」可是,車程短短一分鐘,就又來到了壯闊的軟體園區的大廳,變成了大人上班族一個一個走出來,我來這裡借個廁所,全黑的無人星巴克門前,有一棵一閃一熄的耶誕燈,疫情的不確定期間,節慶都蒙上一層灰塵,安安靜靜的。

回到家一陣子,孩子不洗碗,家裡又開始高壓,觀察到女兒原本只是懶著,被大聲以後,也對我這個「生物鏈的最下游」的爸爸大聲了,我只能柔柔的勸阻跟她說,不能這樣,不能這樣子。看到女兒變成小綿羊,然後來房間對我大聲,就在想,再什麼事情有比這個嚴重嗎?孩子到了最終極處的反彈我都不知道何時會發生。

今天最新的影片拍了「Costco的Kirkland的火腿印刷錯字」,為我的「少年勵志」找到了切入點。其實,正是因為大家認為那樣聲音太擾人,我反而開始發現,那是特色──在大家普遍習慣「舒服的音樂」,在這選擇過多的世界,我更要慷慨激昂,那才特殊,且,那是我,是我喜歡的style,想起多年前向7-11 CSR提案,我提出英雄式的ending,說「我們是7-11」,我自己都寫的感動不已,提過去,客戶卻無感,因為這不是台灣人普遍習慣的東西,但,有些人應該是非常喜歡的,我的勵志反而可以帶起一些人的喪志,讓一些人重回生命軌道,因為沮喪是沒有底的,只有「卯起來」才會重新啟動,不然就只能永恆的往下沉──爸爸建議我在片底加上毛筆字寫的名言,很好的建議,我進一步的想到,這終於為我鋪了一條合理的NFT之路。

換句話說,拍「少年勵志」,我找到了一條非公眾之路,於是有了一種攻擊的動力,不須再去捌著問「其他人喜歡什麼」、「我要怎麼拍得像OOO」,反而,我因為對現狀的不滿,而激起了我要另立門戶,也知道這新門戶是非常的適合我矣,盡全力去把它蓋起來吧(立志)。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11:15pm-12:15am angina level 2.0;服藥:12:45a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