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試著做前天領悟的AWA(Always Walk Away),但碰到幾種事情就不容易了,第一是我努力在賺錢卻說這個絕對失敗,我就真的腦筋一片空白了。不能思考是其次,沒有動能才是問題,沒辦法轉動我的腦子了。我覺得大部份的人是看到一些值得生氣的(譬如青少年噴頂嘴話)就會跟著大生氣,想各種方法來頂回去,青少年本來就不想上課,就更噴出來發洩。

所以,單親爸爸育兒,這條路註定是孤單的,我又是好不喜歡孤單的人呵。我還是以為,如果成功賺到了錢,就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恐懼」,是我今天明確感覺到的,當不如意,就會感受到更大的恐懼,這是人性,所以幫派都是這樣子的,自己不爽,就想辦法讓對方害怕,從對方的害怕,自己得到抒解───但人又是這樣子的,一直感到害怕,就會啟動杏仁核,會一直冒汗,壓迫至心裡產生極大壓力卻說不上來。明知道只是那樣,卻被各種的未知給強迫停止所有思考了。其實,一直聽見那些砰砰的聲音我可以忍一下AWA就過去,不要在那邊糾結半天。就專注在我自己的事情上,不要再看其他人在做什麼、有沒有道理、有沒有公義……都不用,得先專注在我的事情上,然後,自己給自己(事業上的)鼓勵,雖然人的語言是會令人挫敗,但是「數字」是讓人有信心的。明明就有希望。

然後再寫出今天的功課,今天推出「推薦諮商師」──「無形的東西,最實際」、「我創了英雄爸爸公司」也寫了《1的力量:走過離婚低谷》,每天信箱都有一兩位徬徨的離婚父母來訊或來信,「請您推薦一位好的諮商心理師(臨床心理師)。」讓最優秀的心理師,不要只在小房間裡。這個,一整天,仍沒有一個人填表。換句話說,「老師」還有五個填,到了「律師」和「心理師」,看我的離婚者這麼多竟一個願意推薦他們律師諮商師都沒有。

眼前好像模糊了,是心理上的模糊,是恐懼的影響。你在外面等,我脫口而出跟妹妹說:「爸比好害怕。」,但馬上又意識到我不應該這樣子給我女兒,在這段時間要站起來。

中午出來,昨天我還一直以為這又是一個線上的分享,現場分享已經很快了,主辦單位很不好意思地問我,現場可以來嗎?其實我更開心,這麼久沒有出去出門。你也開心,所以我們一起開車來到天母,跟孩子說,今天整個下午都不在呀!演講兩點到四點,等等可以放風從12:30到5:30喔。天母在這個盆地城市的北邊,陽光充沛,經過了沒有學生的美國學校和日本學校,經過一棟現在應該是天母新指標的摩天住宅大樓,高聳且有質感,你不喜歡它。我今天特別再看它一眼,其實我還不討厭它;事實上,我還蠻喜歡它的,且覺得自己會想住在裡面。再轉一圈,看到了熟悉一點的大樓,那是以前的天母誠品那棟,現在看來,還是如此精緻,但年華青春已過──算了我不講這個了。

第二次來到這地方,位於士林地院旁邊的時代基金會營運的家暴中心,對線上50人演講,他們還需要「簽到」,可見是被法院判決必須要聽課的、訴訟中的爸爸媽媽。在開始之前,我覺得應該先墊墊肚子,還好這裡有一些小吃店,即便在豪宅旁,都開著,金仙蝦卷店門外排了五六個,都是男人,我怕來不及,到旁邊另一家便當店,小菜都是開放式,我又擔心被感染,還好這裡有一家三顧茅廬滷味,掃了牆上的「1922」防疫的簡訊的QR-code貼紙。這些貼紙,在幾個月前都是剛剛匆匆弄出來的新東西,現在已經成為每天的習慣、會成為永久的回憶;手上的群組繼續發出通知聲,這是孩子的暑期輔導的家長在盯的家長群組,也是剛剛孩子與你衝突的導火線──我們剛剛已討論過,身為成年人我們會用最好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

講完這場演講,我也覺得那些不是問題了,我看到了色彩,電梯也好亮啊,洗手間的告示牌也是彩色的,馬桶大大的,還發出淡淡的香,有多少的爸爸(或媽媽)在這個地方看不到孩子,痛苦的在這裡上洗手間啊。

或許,我們又會回到兩個孩子和一個爸爸的單親之家──這是沒有關係的,這是正常的,這才是單親的原貌不是嗎?今天去演講的時候,我發現我講著講著又陷於無聊的題目,我又忘記去同理了看不見孩子的爸爸媽媽所受的苦,原因是因為,在這個離婚的路上,一直都有「你」的幫忙。我不能一直都讓你幫忙啊。

這種苦,會跟著一個人的安靜一起,一個人安靜,在交往的時候不會發生,但,在真正一個人的時候,就會過來,站在我旁邊。想想一直都有家人、一直都有孩子,那為何這種安靜會給我一種無法承受之寂寞?原來,一個人安靜,是自己已經不再被一雙眼睛看著、顧著、望著,或,仰賴著,但,「仰賴」這種事,本來就是虛幻的啊。外面有些看起來還在名份上的假面夫妻,眼睛仍看著對方,其實早就已飄走了,這,你我都有體驗過不是嗎。因此,一個人才是最真實的,而「名份」是假的,名份下的仰賴也無法真實,而且非常不真不實、飄飄虛虛的。

這個時候一通電話打破我在想的事,慈濟醫院的許瑞云醫師的團隊打過來,這是一個能量什麼的看診,介於中西醫之間,講得虛虛緲緲的。距離我填表,已經快要一年,果然如介紹人所述的,要等這麼久!打過來,好消息,一個半月後可以約診。如果是你,你會不會想要看?都等了一年了!但接下來,她們就跟你說,你在三天後就必須匯一萬多元台幣進去。以上,都是服務人員很專業的唸講稿給我聽。聽完,我非常的震撼,就是這樣,這就是賺錢的方法;我創業就是缺了這一套,我實實在在的想給價值,對方不信我就給你免費的,結果永遠賺不到錢,但,人家只靠這個就一直收錢了。便當也是一個三百元,好便宜,我訂了兩個,訂完之後我發現這整個一切都不便宜也不單純,我大概知道我會不會付錢了。

晚上,幸福時光,女兒坐在旁邊,和我擠同一張椅子,練習英文,她念「Thirty-three」,不太滿意自己的發音,一直說:「爸比你再念一次!」我再念一次給她聽,她問我怎麼「練」那個「three」的音,我說我練很久才這樣,這不重要,老外的口音也都不一致,有口音反而有特色……我又說,這和「圓明園」只練兩個月就練成了不一樣,很多人練十年都還念不標準「three」,一邊講,一邊我突然又掉回回憶,回到那一條長長的走廊,木頭的氣味,白人斜揹背包與我擦肩而過,時而粗魯的又吵又叫……我又想起,難怪很多人說,我真的是非常非常幸運的,那段國外念公立高中的歲月,我只念兩年就順利的結束那個我不喜歡的地方,開心的去念大學了,大學又完全是不一樣的新世界,在那個廣闊海邊時而陰陰雨雨的campus,那Alma前方極廣的淺灰色的廣場、那些文科的必修通識課……我真的「一路幸運到尾」啊。對自己的過去幸福給予肯定,也是一種信心對不對?現在看著我女兒,我知道,她的一生,也會有很多奇遇,也會有好多幸運……她會發生什麼事呢?會不會也有一個校園,會不會有好幾個?

Jeff Bezos呢,則在台北時間今晚十點多,在美麗的三個降落傘保護下,優雅的回到了地面,等一下台北時間十一點要開記者會(後來,是一場很幽默很有人情味的記者)。他雖被另一個維京富豪搶先,但顯然無損光榮,大家顯然都比較喜歡他──下艙的影片,像英雄慶典。據說,在安全降落的那一剎,Jeff Bezos說今天是best day ever。這個感受,有一部份主要也是因為他平安的回來了,現在他又比11分鐘前又多了一個偉大──他不再只是一個創業家或一個超級富豪而已,他狠狠的超過了其他在世的同等之人,且他的Blue Origin公司也公佈可以買票上太空了,「用email買」。而這次競標竟有7000多人競,你就知道其實這個市場是有的;看了,真是熱血沸騰!不是因為技術進步,而是因為Jeff Bezos就這樣又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商業圈子,有人願意付他錢,這麼多錢,做這麼新穎的事。這就是當人類的趣味啊!我知道我一直沒有創造出這個,但我已經靠近。我已經靠近。

今晚的點子是──將她們變成「協辦人」,這令我興奮,因為我說詞就不是要他們來dating,而是一起擴展,而這些女士們是絕對可信、可靠,可以和我一起擴展,詳情明天再討論。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05a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