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電台採訪,採訪者是教育學家秦教授,不敢馬虎,其實我寫這本書的推薦序時,有對阿德勒的理論稍微研究了一下,但是,核心仍抓不到,我不了解,為什麼阿德勒從心理學三大名師,百年後由日本作者寫出那本暢銷的「被討厭的勇氣」,現在又被延伸成為「教養」的一個門派,至今又更延伸成為「單親家庭教養」,好像以上三、四件事情並非同一件,很難扯在一起,除非我抽揪出那條「核心」──後來,我看到核心了,這個所謂的「個體心理學」,以及在那個年代,認為人生應因循法律、醫學、理路,但實際上一個人深深的受他身邊環境所型塑,這個個體做什麼事情、怎麼想,都是環境造成,沒有對錯。但「什麼都可以阿德勒」,主要是因為阿德勒是那個年代一直打破你原本觀念的人,這就是為什麼他的理論看起來「東一個西一個」,因為它是在一一擊破。那為何現在來看,有時好像有東西,有時好像沒什麼,都是因為阿德勒全都是在挑戰「當時的看法」,但「當時」其實是上世紀初,有些事情經過了近一整個世紀,其實已經從根部完全的改變了,所以才會變成有一些我們覺得很廢話,但有一些好像又有點新奇。

我請你幫忙,你寫了整整兩頁的文字給我!超級棒的!因為裡面有你對Triple P的理解,而女生的理解就是不一樣,可以把老師們講過的話重新重述、原味重現,雖然裡面片片斷斷沒有串起,但我要的正是不要串接,串接起來我也不知道怎麼用,不串接我才可自由萃取出個別獨立成為自己的talking point。太好了,我覺得我們找到了一個東西可以共同一起來做。

週末即將來臨,這一週非常沒有效率,但是成功地做了一個「大迴轉」,從婚友,到Purpose-driven行銷公司,再轉回到婚友,讓我更願意傾注在這個婚友事業(現在叫做「離婚讀書會」)。

但,今天不會停──小小事情,再次在家裡引發嚴重衝突,哥哥希望瑜珈墊(這個要求還不差,他想運動)但是不知中間溝通怎麼了,他認為你叫他清潔後就收起來,買了一個很爛的給他,大陸製的,氣味重,於是他吵要買新的,今天突然很生氣的說他一定要在線上買,我說,一定要現在嗎?這個青少年就講了一些不太好聽的話,你就在小房間裡摔東西、製造出各式各樣嚇人的聲響,有點搞笑的是,短短半個小時後,我就要在那間小房間接受教育電台的採訪,題目是正是阿德勒的正向教養對單親孩子的影響。

你也正在看著正向教養的課本,自己在做演練,可是我的眼前卻是一個無助的國中生,情緒找不到出口;我知道我角色的重要,除了示範給他看「可以不必暴氣、可以理性且溫柔」,也趁此隙和他討論一下如何不要再引爆明天的衝突?「爸比不會生氣,不過,你要聽我一下下哦。」我告訴兒子,分析下來,有兩點或許我們可做得更好,第一是最近買很多東西,在這時候再多要求一樣,大人會覺得不妥,此時你要說道理……但兒子回答是我們也沒有盡責賺錢云云,這些話很多是兒子鬧著氣我們的,並不是打從心裡這樣想,但房間裡面的你也跟著火氣爆棚。第二是如何讓大人感覺到你有認真而不是打混,我稱讚他明明他坐得很住,爸比我都沒辦法坐下來一坐五個小時還不打瞌睡,我建議,是否你可以做些計畫,讓大人覺得一切都在你計畫當中?談話間,我一直想保護他的信心、野心、自尊心,不要被剛剛一些負面的指控或名稱給磨平了。

你走進門,門關了,鎖了,他也走進門,把門關了,鎖了;你開了門,但是他不願意開門,於是門就用搥的、踹的,結果我鑰匙輕輕的打開了,哥哥坐在沙發,愣著看前方,那個「沒有出口」的情緒,我心裡又急又心疼;他們是非常喜歡的現在的狀況,一個家、完整的,可是,跟一般家庭不一樣的是,我是有選擇去扭轉孩子已被幾乎定型的個性,這個可能變成我們接下來這個月新的討論的事。

電台採訪過後,我走出房門,因為採訪而感覺如沐春風,但看到的家,好像和一小時前沒有兩樣,唯一開心的是妹妹坐在桌前看課程影片,我把中餐收掉、在廚房洗乾淨,整理得一塵不染,還代替妹妹將除了她剛吸好她房間以外的所有地方都吸了一遍,你在電腦前繼續的整理課程,兒子仍在睡──像兒子今天這樣躺在床上休息的這種事情,已經變得很詭異了,今天兒子已睡至近中午,下午再繼續躺著睡,他以前絕不是白天需要睡眠的,這絕對不是好的發展。下一步更有趣,兒子竟然突然願意與我與女兒一起去淡水,或許,他已察覺到他應該先離開這個家一下下,或許他覺得在家是不快樂的。而在淡水,孩子們吃著奶奶煮的,大聲說「吃到現在,沒有一道菜不好吃」,晚了,兒子突然又說,他想回家,但他心裡知道,好像又沒辦法,唉。即便我現在可以做主,但,這樣的家庭也不容易自我修正的原因是因為,在衝突以後終於可以討論的時候,因為開心的時光得來太不易了,反而就想好好把握時光,不去講這件事情,又有大人習慣性地說:「好啦,現在不要再講這件事了。」,於是,下一次又繼續了………。尤其我事業很急了,此時變動,無異於自裁,但我有空就開始要想,要怎樣才能好好的讓孩子沒有任何傷痛,兩個孩子皆是。

喉嚨仍有一點點怪怪的,不算痛,我仍全程戴口罩,即便在家也一樣。感覺有一點點手腳無力,覺得自己微燒但體溫正常。今晚似比昨天稍明顯一點點,但到了更深夜又沒事了。

沒了孩子的夜晚,我們看電影。後來看的這部是去年或今年才剛上映的、「福爾摩斯」演員演的The Courier,是美蘇時代諜片,看了不舒服,因為裡面的人包括孩子都遭遇生離死別,觀者很折磨,但也因為這樣認識了這兩個曾在1960年代很了不起的歷史人物,這位商人及那位蘇聯時代的將軍,將軍給出了5000份機密文件來協助扭轉了古巴飛彈危機,這兩人至今仍幾乎沒沒無聞,雖然已被寫成書及成為戲劇的一些環節,但只有到了好萊塢這種大片、有大卡司來拍,才真正的留了下來讓大家知道。很多的偉大的事要後面才有人發現、才有人知道。後面再加看了快速版的說電影,看了邱吉爾,力排和平眾議後與德軍決一死戰在五年後戰勝德軍,歷史會給一些在當下逆叛的人,然後當下的眾叛親離只待未來的某一天變成萬萬人的憑弔淚水。(本日日記修改甚多,請見「完整版日記」來看完整版囉)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30a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