夥伴發現我最近開始做一些dating服務,都會覺得離婚者搞這個,會不會心理上還沒準備好、傷尚未療好就進入下一段感情呢?我則回覆我的看法:「做這個的原因是,這個好像是對離婚的人最快的『快樂方案』,這是從那一堆我開的匿名群組學來的,加入匿名社群的成員,男男女女,一邊聊自己婚姻中的痛苦(或離婚後對前夫前妻的恨),一邊在互相說寫情話(各種層次的都有),我們一般會認為,這些人不正不經,或情緒有問題,但我想一想認為,他們這一小群人其實反映了離婚的人的解痛的可能性。離婚者需要類似這樣的管道(但不是用匿名群組,它實在太low了……真的不忍卒睹)。」

我花了整整一個星期做出五個離婚相親的迷你方案,今天,最沒人氣的編號205也來單了(也就是那個「幫孩子找個爸媽、重組家庭配對」),五個都繼續有進單,連付費的部份也有人填,就是沒人真的付費,我在想,這是什麼意思?我確定下星期我會繼續這個每天辛苦的「創迷你配對活動」的流程,下星期又會多五個號碼的活動配對以及一大堆想被配對的和我一樣的離婚人士,然而,怎麼付費?我開始許願,下週要終於開始得收入讓營運正式啟動。

我可以體會即便詹宏志這樣做電子商務做到這麼了不起,畢竟他還是做人類最基本的「買賣」,即便網路是一個這麼新的通路(曾經),即便可以做這麼精準的運算、這麼海量資料收集、資料挖礦,最後,基本上,就是拿一個別人做的商品,轉賣給消費者,中間加上差價,賺錢,就這樣。這時候,再轉過來看我所做的事──我正為一群痛苦的人,在他們生命中注入了一個從來沒有人看過的東西,從來沒有地球人看過的東西。我應該要鼓勵自己,因為這種創業真的很獨特──如果天下每一人都和我一樣這樣做,那很快的人類就不會有任何痛苦了。

這一點來看,我真的用盡全力、用盡腦汁,我爸媽到底最後真的教了我什麼?其實,單單他們教我,讓我願意撐著自己用這麼少的資源來試做這麼大的志業(讓離婚無痛),這點就是超級了不起的爸爸媽媽了。我了不起的爸爸媽媽在明天之前就會打完第一劑疫苗,今晚我去接女兒回來,兒子因為國中生忙了,暫時不去,就在他房裡的新IKEA小桌,這張才來兩三天的桌子,他很開心,坐在那邊,也不管燈光,直到下午5:30已經暗到幾乎什麼看不見,他堅持不讓我走進他的房間。這些都預測好的,不過,青少年階段進行至今天,目前我一越雷池他就故意比中指或罵些髒話,至少臉上是笑的──是和我鬧著玩的。

今天,好朋友的兩個女兒應已抵達了美國,早上聽了學妹的Clubhouse主持,來了一個導遊,華人從一百五十年前開始留學美國,影響至今天已在台灣出現「變型」,台灣人不再崇尚移民,不再追求高階留學,但仍非常喜歡旅遊,出國旅遊的方式又和同樣喜歡旅遊的日本人又有點不一樣,同樣的是,出去以後,會說他們多想念喜歡台灣,多想念台灣的家人和7-Eleven,所以台灣人很多出國只去拿個國外的某種證照(這本身也是開出來賺我們的錢的),來台灣做生意,或是做和台灣相關的生意,就在這個世界自然成為網紅,媒體也厲害的很快做出了一些結合各地旅居的文青作者的網路平台,呼應著每一個台居年輕人心中一種旅遊夢,讓這種淺淺的「淺取經」出國又回來的風氣愈來愈盛──時至今天2021年,對岸的和印度人四處到各地留學移民,台灣人也到四處各地,但大多去了馬上就回,然後又投入了一個非常在地的悶鍋市場。

下午Triple P課程是第四堂課,你幫我寫了一篇開場稿:「五六年級生、剛好從事科技業的可能會認識我,當年我是排行全台灣第二名的部落客,第一名是插畫家彎彎;我是工程師,也是創業家,開了廣告公司賣掉,和許多同學的共通點是我和前妻結婚十三年以後也離婚,離婚過程很痛苦,我可是大開眼界───離婚這種事,和單親孩子牽扯的事,沒有離婚,真的不知道……不過,我和前妻本來兩方都要搶小孩,後來出現了奇蹟,現在我實在太幸運的取得單一監護、小孩跟著我,我就在家,一邊做這間英雄爸爸公司,一邊寫作,最近也再寫了一本書1的力量,這是我寫的第十六本書了。」、「大家好奇為何英雄爸爸公司願意免費提供這堂課給大家。事實上我這次創業,是真的想解決我們這些人離婚後的辛苦,我們辦講座、辦課程已經辦了三年了,各位說不定有參加過我們的活動呢!我會繼續找到方法,減緩大家的痛苦,無論是用課程、用書……還是用什麼方法……。而這一堂Triple P家庭過渡課程,還是要謝謝何老師無私的參與,以及教授率領所有專家人士認真的當學生在學習,現場還有更多法官、調解委員、程監、社工機構專家,大家都在這裡上課了,我們身為主辦單位,更有動力要辦更多、更大的活動。這一次免費,下一次大概也是免費了,請各位期待我們的下一次,又要為離異家長們推出什麼呢?」我暗示現在正在做的dating。

今天課程中,又開始了一個我熟悉的話題:看不見孩子的父母。一位媽媽提到她見不到孩子已經一陣子了,另一位男同學是社工,雖自己離婚但顯然沒聽過這種事,於是,衝突就發生了。事實上我去各單位分享也常遇見「沒聽過這種事」的,於是對現有的法律系統都會「太有信心」,以至於對眼前這個活生生的受害者(當事人)缺乏信心,「你一定是少做了什麼」、「你是不是不善用這個系統」,於是這個媽媽就在眾目睽睽下對這個同學生氣了:「你冒犯到我」、「我不回應」,認為他都只講他自己的、怎知道當事人(她)沒有努力?努力也沒有用啊。我認為,這是資訊落差的問題,也就是說──離婚者與不離婚者、看不見孩子的離婚者與探視順利的離婚者,都彼此間不知道對方的世界。

不過,我對這件事已沒有以往這麼投入,我雖站在探視不順者那邊,可以非常感同身受的寫出很多文章(而我真的也在寫),但我已知道這就像在不對的時代講真相,沒有用,沒人聽,也不會被人記得──沒有legacy。

晚上在淡水,媽媽煮了好多菜迎接我,我原本戴口罩吃,每吃一口又戴回去,女兒在旁邊瞪著我、幫爺爺奶奶訓我:「你這樣很煩耶。」呵,今天吃了小卷、沙拉竹筍、蘆筍,還有一盤媽媽炒得超香的豆干芹菜,湯則是鮭魚味噌湯,爺爺一直幫妹妹剝魚肉,妹妹再把魚肉都丟給我吃……然後再玩了一場「盲人遊戲」,我和妹妹在黑漆漆的路上從淡水河口回溯,渡了不知道幾座橋,回到中游河岸旁的家。

妹妹的房裡有一本日本小說:《我想為你推薦一本書》,日本小說有時淺得不可思議,很通俗,我翻了一下了解到這是一個書店工作的女生的一個感性方面的嘗試。我突然想到,我的獲利方式或許應該推出一個這麼浪漫的、讓大家以後記得的,很快就可以形容我做的dating服務是這個樣子的服務。那是什麼呢?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30a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