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好幾天都沒時間跑銀行,要不就是外面下大雷雨,要不就是銀行說前面還有8個人而室內規定只能放5人,今早,還沒到九點,就站在銀行門外,忍耐了10幾分鐘酷熱,望向空蕩蕩無一人的南港新興地,感覺像回美國玩的暑假,大家都在辦公室上班,只有我在銀行外遊蕩,草坪地也是連一隻狗都沒有,只剩除草車馬達機的噪聲、滿鼻子的鮮青草香──你說那是安靜,是和平,那麼大的陽光,都照亮了每一支草葉了,卻驅不走孤寂。

走進銀行,每個行員臉上戴著滑稽,護目鏡不夠,外再加一層透明上蓋塑膠帽。對財務再後知後覺的(我),來到這裡也要想到兩年前我來此地可是風光滿面在處理財務,可是兩年,錢也燒了差不多了,今天,我這邊已帳戶見底的英雄爸爸公司必須再存錢進去,帳戶只剩下快到四位數字,再將它增資一次,付款的單位根本也付不滿那筆錢,我必須拿自己現金去貼,而付款單位的存款也變成了只有四位數字了───老兄,我到底在做什麼,我真的知道嗎?

畢竟昨晚還是餓了一頓晚餐,早上一定要來東湖這邊打獵吃早點,我們最愛的早餐店,已不准內用,很有效率的擺桌子在騎樓,叫外賣的小哥在那邊排隊。看來疫情對這間店完全沒影響,反而「客人」超多(都是外送小哥),找到了新的事業模式(線上)!

Bloomberg外媒昨天以「獅子王」(Lion King)報導台灣疫情,非常詳細的一篇,他結論居然導引到在───台灣老年人都不戴口罩,造成病情擴散,而老年人不戴口罩因為亞洲人太過敬老尊賢,才會有這樣的問題,但,這顯然不是非常公允的文化評論,只是因為這次疫情爆發的軌跡,就不小心給了國際傳媒這樣子的定論,這也表示,其實「推一個定論」是蠻容易的,一句話,容易懂,就是你的歷史定位了──我再說一次,一句話,容易懂,就變成我的歷史定位了。到最後,每人一生再怎麼複雜,大腦有一千多億個神經元在跑,一個活83歲的人可以過3萬個什麼都有的豐富日子,一旦作古,他的歷史定位不就都只是「一句話」嗎?還留有一句話,和其他灰飛煙滅什麼都沒留下彷彿沒出生過的人來說,都要慶幸了。

中午,女兒約我打乒乓球,我說,我們約個時間,下午一點好了,讓爸比(我)忙一下,忙什麼?就是再創建一個LINE社群!今天是第四個,我的點子是配合昨天新聞挖挖哇的內涵,取名:「離婚男性誠實說:婚姻中的男人到底都在想什麼?離婚前、後,在想什麼?」、「歡迎婚姻中或離婚前中後的男人、女人加入,把這個主題(男人)好好的完完全全的搞清楚。走入婚姻,男女愈差愈多,離婚的時候,到底對方在盤算什麼?為什麼怎樣都講不通?到底男人出了什麼錯、看不見什麼?」今天這個群有比昨天還好一點點,跟第一次的差不多。有網友問:「這個群組是要幹嘛?看到你們後來又創了很多群組。」我答:「就跟以前的bbs一樣,每個人選自己有興趣的加入,我們在網路上的各種社群很多,很多離婚的爸媽都是加好幾個。」

中午時間,再次出來走走,到雜貨店買些蔬果生鮮;我買了便當,這一次我買兩個素鵝便當,沒白飯再加一份素鵝,在台灣通常只要掛上「池上便當」四個字都不怕沒有客人來,然而這間今天門口在挖地,吵到他們必須關上玻璃門,還要解除自動讓它不易不小心打開,店裡頭果然就空無一人,卻有四、五個大人在做便當;老闆娘火氣大,我的便當又很「複雜」,女人生氣,男人就負責緩頰(對我這個客人),小男孩在旁邊好像很習慣的、默默包好了我的便當。

昨天是鬆餅,今天我們給在家上課的孩子的點心是你想念很久的「艾媽咪派」,這是一對美國夫妻從美國找到老師學了之後引進台灣的美國鄉村派,改良過,膩糖全去,開了二十年有,以前是在上班族出沒的巷口餐車,趣味在於可以買下一整面八種不同口味的派裝在同一盒裡,八種顏色,視覺上很驚人,這麼簡單的概念,就成功了!現場看起來就只有烘焙,其他應該都外送,小姐很親切,我問,聽說老闆老闆娘已經賣派賣到可以買樓了?她說,就三層樓而已。我好奇的問,三層樓可以做成教會嗎?她說天花板比這個稍高一點,走到巷口,看到巷口一棟大樓正是教會,傻眼,一、二、三,沒錯,正是三層樓,卻是一棟超壯觀的中央銀行式的教會建築,這麼大?後來才知道不是這棟,但它的那棟也很不錯,整棟是玻璃帷幕,總價1.5億元。

艾媽咪夫妻的故事除了讓我感到感動、振奮,也想到,若想對人類有些影響,幫助到人,或許其實要從「最簡單的商品」開始,比方說「派」,在這個特別的地方、特別的時間,它就「成」了,一點也不複雜。可是我們英雄爸爸公司的東西,卻複雜到連我們互相討論都沒有結論,車子停在路邊好幾次,依然討論不清楚,有時連開始都沒有,就「翻」了──我覺得可能是我沒有照顧好你的心情,因為課程是你唯一可做的,你當然很在意,那麼應該是讓你去做這件事情,看看它到底要怎麼賺錢。

討論這個,很昏,回來,妹妹不察,要我陪打乒乓球,讓我可以強迫著休止一下,看著妹妹,不希望她察覺爸爸好像很煩惱,可是我眼睛已煩惱到──無法對焦在前方的球,身體的體溫也不對,若整年都要在家裡,真的會讓人類每天工作習慣重新洗牌。

今天開的是第四個群組,這個群組的狀況和前面的不太一樣,截至傍晚它總共有29人加入(隔早到了40人),這速度排第二名,沒有之前「單親孩子的未來」這麼大,不過,它的互動非常的火烈,可能因為,來的都是帶了一點新鮮的婚姻故事者,女性似居多,但有些名字和發言雖然是探討男性,發言者本人卻不知是女性或男性,無論怎樣,這種匿名的社團,他們講的果然非常直接了,很直接的時候,就不知道為什麼,我一嗅到一種負面的能量,就想閃避了。

下午中華電信來家裡了,要在家裡最深的一間房間裝新無線網路,兄妹兩人口罩戴緊緊的,來了兩位,工程大哥和他女性朋友,這時候疫情期間緊張得不得了,我也無暇去想為何來兩位了;大哥蠻專業的幫我們安裝好,收訊變差,在這個進步的手機時代、地處南港新區,居然在家裡另外一頭收不到訊號,必須靠這個加強。弄好了網路,晚上哥哥很有趣,他喜歡Blackpink,開口說他想用壓歲錢買「手燈」,什麼是手燈呢,看了一下發現這是夜市賣的那種敲敲槌,只是它裝了粉紅色的燈,形狀從圓柱體變成愛心,出到了第二代,「還會隨著音樂變換燈光哦!」哥哥開心的說。一支美金30元,運費20美元,哥哥平時很節儉,看來這東西是他真的想要才會如此要求,因此我給他一個特別彈性,溫暖的支持了他。今天也是他第一次用視訊上理化家教課,因為疫情我們家的三大家教課全停(至少)一週,理化課是第一個用遠距的,老師自己設定了ZOOM,順利完成。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11:30pm-12:25am angina level 0.8;服藥:12:05a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