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清晨,陽光仍是斜的,只照得亮菜市場這條小巷子的一半,另一半仍是暗紫色陰濕的涼,可能是空氣裡還有晨霧,噪音穿過這種空氣,聽起來也都蠻欣悅耳朵的。走進「無名蛋餅」,明明油煙味重,聞到的只有早上的熱情,蛋餅兩包,醬油膏加裡面,第一次來這家吃,依稀記得是一個要去登山的早上,就像今天。當時剛回台灣,一個早上感到特別美好,但心裡也害怕回來一兩個月還沒開始找工作,跟現在的感覺也是差不多的。手摸到了剛遞給我的塑膠袋,溫溫的,軟軟的,袋口一開,香氣立刻抓上鼻孔,兩三塊蛋餅一次塞進嘴,餅皮厚的蛋餅,塞滿,就是軟而飽滿,最姣好的香氣叫蛋香。

載孩子到學校上本週最後一天的課,和兒子再次曉以大義,這是我們載他上學第三天,不批評而打算試著請他一起體會、找出其中心理上的原因,是什麼跌倒在地上卻要其他人(大人)跟著負起某種責任,我知道其中很多是青少年的煩惱,是荷爾蒙腺素,沒辦法的,不過,今早一談,讓我對我兒子有信心,他真的可以思考這個,儘管講話不正不經、兩三句就搞笑,有時作勢嗆人,但我知道,他是跟著我一起在探討這件事了。我們家的青少年真的比其他家好太多了。

昨晚新竹紀錄片場子只有八個觀眾,讓我可以每個人都發上名片,換了英雄爸爸的LINE官方帳號,我們這些講者之間也多了一種共同承擔的經驗。晚上回家,口罩丟垃圾桶,護目鏡也噴上酒精擦拭一遍,衣服全部洗掉,來到今天新的一天。回到家,冷氣機已經放了一室清涼的冷空氣,陽光沒有減損,我及時買到了PK咖啡,當她們第一號客人,她們說,這兩天因為疫情大家害怕,來客有少一點。

想想,實體活動其實讓我很「蒙蔽」,人就是這樣,看到「真的人」,自然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有什麼」了,如果辦了好多場,就覺得自己還真的熱鬧了,忘記我其實都沒有賺錢,甚至辦活動還是自己花錢,至少,也花了時間──太多隱形成本,更多的隱形「機會成本」。現在疫情隨時失控,昨天休息一下下但今天隨時又會有更糟消息,一旦進入什麼第三級的警戒最多就只能五人聚會,下一級聽說是封城、一週只能出來買菜三次之類,那麼,就要逼我早早回歸賺錢的本質,透過「不熱鬧」來靜下心來記得:實際上真正的收入才是最重要的。

做家事這種事,有一種訣竅,重要的是一種順暢,一種隨時皆沒有強迫自己,順著水流的。床被摺到一半,棉被擺在那邊暫不摺,因為它看起來很大,不太想做,這個時候,瞄到旁邊化妝品和鏡子沒擺好,好,放下心中那個未完成(被鋪)的缺憾,趕快就先去擺鏡子,擺的時候,又發現櫃子亂了,就先整理櫃子,最後才來整理那張床,如果那個時候強迫自己「把整張床都整理好再去做其他的」,就是一次強迫感,就會馬上累,反之,看到什麼就先做,很順,每次做完就每次馬上就有成就感,一直累積,等到回來要摺那個被子的時候已經感覺完全是清爽的了,輕鬆的將它完成,整段做家事的感覺就是從頭到尾都可以「輕輕鬆鬆地完成」,到了這個境界,突然什麼都是笑咪咪的。

下午跟業助第一次講這個新的事業模式,算起來,從行銷開始,這是第四個商業模式了,第一個是海外行銷,真的有找到企業名單,打電話,也在拜訪了,就是沒有中,疫情關係,下週已約的客戶全被取消了,那就暫停吧!第二是公益基金會,拜訪了一家,第三是HR,有名單、還沒打電話、還沒拜訪,越來越覺得課程競爭力不大。第四個也就是最新的,非常大膽,但是如我說的,現在英雄爸爸公司、我自己,都已經壓在這上面了,我們的形象就是離婚者的形象,做這個,好像也不是不好了。

我的文字會這樣寫:「現代最新的趨勢是人工智慧、虛擬貨幣,但更大的我們無奈的趨勢是『離婚』。每個月,單單在台灣就會多出1萬個剛剛離婚的男女,這1萬個人,帶著痛苦,帶著悲傷,他們的家庭面臨天崩地裂,必須換工作、換居住地點、換學校。」

「我們是英雄爸爸公司,協助一些離婚的爸爸、媽媽及他們的單親孩子,重建人生,找到幸福。您知道,離婚率不只已經破五成,現在離婚的年輕爸媽年齡層已經降低至三十幾歲,也就是結婚不到五年、孩子才三、四歲的就已經離婚。由於離婚,他們需要的協助已經不只在律師、心理師這種的。我們看到您在做的產品,覺得可能會對離婚的人士,有所幫助。可否請您提供一下您的相關資料?我們可以將它上架到我們的網站中。我們是英雄爸爸公司而我們這一項服務是『離婚讀書會』。」收到一位律師給我取消媒合會,也好,趁此機會可以打過去看看。

在這疫情的時候,很容易會感到挫敗,所有的約都被取消了,今天就待在家裡的冷氣房,唯一的約就是和自己的業務同事,我要和她講的是──因為疫情,不能拜訪客戶了,我們暫停打行銷的電話,必須轉。我說直白,轉了很多,到另一個領域(離婚),所以不勉強。我一邊講,一邊是抱著這同事「不會再跟」的心情去講的,所以也講得亂七八糟。

時間到了就去接孩子,接了女兒再接兒子,回來買兩個沒白米飯的便當,你弄了孩子最愛的──納豆加上煮得很好的白米飯,當作主食,再炒兩樣青菜,還一人一顆半熟荷包蛋,這餐竟是素的,孩子全部吃光光了。

對一般老百姓來說,今天可能是一個關鍵日,在心理上。在今天之前的昨天、前天,我們知道疫情好像開始嚴重,看到台股大跌等,但我們不覺得它會「威脅到自己」;甚至覺得現在暫時取消那些實體活動,說不定過兩星期又可以開了,只是怕「其他民眾」會不會心裡害怕不敢來了……但今天,我自己發覺,不對,看起來已經「到我身邊」,「我自己」和家人有可能會染疫了。哥哥說他肚子痛,量了幾次都是37度多,尤其到了今晚,恐慌更甚,我看到有朋友已經打疫苗,深深後悔為何前陣子沒有想到要先打好疫苗?就和看到比特幣漲起來,就會覺得為何先前沒有買一樣,今晚我懊悔怎麼到了此刻我一點「準備」也沒有,要肉身去擋一波惡浪。

無論前面危機幾次,這一次,就是和第一次一樣的,是真正的危機。但這一次,又不一樣了,因為美國同時在今天宣佈「打疫苗者可以不必再戴口罩」,也就是說先前我們說台灣很安全,現在反而因為大家都沒打疫苗而變得非常危險,而美國反而已安全到不必戴口罩。美國朋友也都打疫苗,且是打比較好的Pfizer的,我們在台灣只能打AZ,且聽說有血栓風險。總之今晚也不知在焦慮什麼,一天之內,晚上和早上的感覺,已經不是同一個世界了。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2:10am took coxine 10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