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月後,我會在哪裡?我是否還是會嚷嚷時間怎麼過快,上次還在講寒假開學,現在已是暑假了?還是我將進入全新的局面,可以笑咪咪的說,我已經成功了、安全了?

如果有這麼一天,或許和昨天我試出的新工作模式有關,在你幫忙下,孩子在房間外從放學回家到吃飯到寫功課到上電繪家教課,都一條龍安安靜靜地,待在我房間外面,所以我居然可以「囚禁」我自己在這幾坪大的空間,完全不被打擾。它是主臥房,可以上廁所、可以洗澡,在這裡我待了四小時加兩小時,總共六個小時,不要小看傍晚到晚上,它真的就有這麼多時間,再加上下午的咖啡因、我生理時鐘那時候又特別旺盛,就淬煉出晚上的那一篇首發,在自己粉絲團上難得以自然觸及擴大到幾乎以前圖文的水準,也「帶單」了,沒錯,雖然不多,但這些自然單表示若下廣告肯定可以帶來極大效果。

但讀者也馬上察覺了這類圖文和以前的正面不符,有人覺得太悲傷,有人覺得我怎麼在勸離不勸合,是我的火力還沒有拿捏好,或許也是「勸離不勸合」正是這個時代最需要的幫助?我就像一個廚師在細細的發明新菜,必須發明新菜,不然沒有人吃了;必須發明新菜,不然沒辦法讓別人吃了以後可以治療同路人之苦。

我稍微正面一點了,虛擬貨幣的確有一個好處,若買股票還需要選哪一支,買房地產需要選地點,虛擬貨幣則基本上只要買比特幣,它是個值得放著、單一標的,所以我開始作準備、要過去了,今天先將我帳號的二維安全碼設定起來,然後,今天做一個嘗試,將原本所投入的錢(現在已漲了三倍),先將原本的那個數字抽回來,試試看,可不可以成功的取回我的錢,我也問過會計師,台幣要多少錢,匯出再匯進不需要打稅,以上都是今天早上做完的事。原本早上要去銀行匯款,但想說,還是等現金確定的回力鏢繞了一圈,有去有回,確定它匯得回來,才放心做投資。除了比特幣,仍應該投在某個持續性的收入,才可以做更多的善事。

下午跟著你出來,第一站我們先繞到我們最喜歡的池上便當店,停在外面飽餐一頓,順便又開了一次「夥伴會議」,這會議火藥味重,我覺得我們現在教養課程的進度都太慢,收入的計畫根本等於零,你則認為慢火深煲,急不得。不過,教養課程似乎依然是極受重視的,史丹佛同學Lydia特別來訊問我是不是開了一個教養課程在臉書上打廣告,她說,此課程至少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可見還算成功,但她也提到和坊間這麼多正面教養的書、課程、作者、講師們的競爭───我傾向心一橫,庶務方面我們仍有一些錢繼續挺,我們在(教養課程)還是清心寡慾一點,請有心的基金會來幫我們可能較佳。

這時候發生一件有趣的事,我們「順路」去會計師事務所,為了要一個以前投資人所要索取的稅報,會計師事務所不太願意給,動作很慢,還要請示主管之類的,我就親自直接到事務所門口!這是一個讓人噴飯的想法,網路時代,哪有人還有直接過去的?結果,我親自登門,果然效果奇佳,一開始被晾在門口,頗為尷尬的(也親身證明了這家不知道為什麼對客戶我們似有點敵意?),等了一下,主管堆滿笑容的說:「絕對可以!沒有問題!」我也笑稱,不是來給你們壓力,我只是來喝一杯上島咖啡而已。

其實我們沒買上島咖啡,因為要做心臟檢查,不敢喝,怕不準。到了仁愛醫院,開始了真正漫長的等待,有高達130個號碼要等!先做了心臟的超音波,這也是為了心臟病做第三次了,醫生當場跟我說,我的心臟結構沒有問題,並沒有二尖瓣脫垂等,講完,我必須回到等候區,乖乖等到130號。我出去散步一下,克制自己不要喝咖啡,走一走又繞回來,在椅子上睡覺。大部分來看的都是老人,進診間的是老人,出診間的也都是老人,扶著老人走路的也都是老人,我一個人在那邊睡,覺得自己像老人。

130號在五點左右看到了,我進去,跟醫生說我的狀況,說我差點就要叫救護車,說你開的鈣離子阻斷劑根本沒有用,醫生竟說,那就「繼續吃硝酸鹽」,我說,鈣離子阻斷劑沒有用,不就表示我不是心臟痙攣不是嗎?醫生說不一定。那硝酸鹽有抗藥性怎麼辦?醫生竟說,吃了「一兩年後你應該就會好了」。我說,怎麼可能好了,此藥並沒有辦法治療,我怎麼可能「自己好」?醫生說,我可能運動或心情放輕鬆就會好了,我悲哀的想,過去三年,眼睜睜看著我的病越來越嚴重,為什麼它會自己好?醫生說,如果硝酸鹽因抗藥性起而失效了,「還有另外一種可以換」,再撐一陣子,有可能又可以回來吃原本那一個。天啊,意思是,有一天,我可能會動一下就會更痛,那是非常可怕,我再也無法做任何事。

想想,這好比一種癌症,當藥再也沒有用,我將痛苦的、每天時時刻刻發作,最後不得已的全部塞住,那一定超痛的。我覺得離婚之後一開始是離婚後的處理,後來是心臟病,這些事情已將我的意識弄得都不一樣了,要找回原本的我,好像需要過好多層、好多關……往回去找,找回那個「我」所必須費的工,好像比往前走,去取得一面全新的錦旗,還要困難。

今早我cash out一部份把本金拿回來後,剛好比特幣就開始大跌,是因為美國財政部長Yellen看衰比特幣,查一下,比爾蓋茲和Musk最近兩天也都各自說了一些衰話,讓它跌了,目前虛擬貨幣看來就是「誰講什麼話,就會跌」。早上我是在5.2萬美元賣的,晚上跌到4.8萬美元。

今天寫了第三篇「離婚圖文」(昨晚至今晚這三篇題目是:《如果可以待著,也就一定可以離開》、《有一種陷阱叫做「被愛的虛榮」》、《錯的人在身邊,世界再美,也看不見》)對我來說,雖然第二、第三篇讚數愈來愈少,我卻成功的用相對少的腦力就推出了這些,潛在來看,一天推兩篇可能沒問題,至少一天一篇是囊中物,這會讓我這個作家,終於又開始寫作、開始滾動、開始進步──現在寫的可能70分,但我專注「蒐集」離婚這個主題,遲早到100分!不喜歡上課、不喜歡讀書學習的我,向來都是靠這種方式來急速進步的。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