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帶孩子出發至溫哥華前,在台灣的最後一個週末,我來定個目標看看可不可以「今天」就和你一起把行李全都整理完!

怎麼整理行李叫做「整理完」,最大的問題是,到底有沒有「漏帶」什麼東西?一漏,就來不及了。我們不知道。不過,還好,現在住的地方,是爸媽家,而我們原本的家,已不存在,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搬過來。所以,只要將把我們搬過來的(對爸媽家來說是多出來的)東西全部整理掉,恢復到這個家原本的樣子,該丟的丟掉、該送倉庫的送倉庫,剩下的就是要帶去溫哥華的,這樣子,就能做到完全沒有疏漏,沒有任何漏掉的東西。

理論是這樣,實際上不容易,像Google搜尋引擎可以搜尋到最極致,但人眼的搜尋,怎樣都有漏,已滿滿的眼睛還是不斷的看到沒有整理完的,可是再去看了一次,卻又發現,喔,這個箱子,其實是已整理好並要送倉庫的喔;那個小茶几,其實是爺爺要的等一下要給他的喔…。這樣子,用肉眼來回來回的搜尋、搜尋,還蠻浪費時間的,還好你快速的將行李的一包一包的包好,朋友所推薦的「輪袋」第一袋已裝滿,它底部有五個輪子,所以綁帶不能從上到下,只能拉一道橫的,裝飾用的,到溫哥華機場,在行李轉輪可清楚看到它們。

今天孩子還在上日文,妹妹是早上,哥哥是下午,我特別冒出鏡頭與老師致意,跟老師說我們溫哥華見了。小孩子對日文很有興趣,一定會繼續學習,我順著此勢,藉此提醒孩子,英文是切入日本的關鍵,全台灣多少人考到N1卻只能到日本做低階層的服務業,但溫哥華的學生就能開始進日本大企業實習。

今天有好多組朋友來關心、詢問什麼時候去加拿大,感謝日記的存在,默默的,有機會讓朋友們看我;我完全沒有寫臉書,也完全不看別人臉書,但是因為日記,讓我保溫了一些感情。

後來,整理得非常快了,我們將原本裝滿東西的紙箱一一拆開,東西拿出,進去了行李箱,再將一只一只行李箱,一個一個的側著,一字排開;打電話給航空公司,他們的規定我抄寫如下:「手提行李:長寬高總和不要超過115cm,每件7kg以內。每人一件。另一件迷你手提長寬高不要超過80cm。托運行李:長寬高總和不要超過158cm,重量不要超過23kg,超過就會超收一件80元美金。」最爽的是,我每將一大紙箱清空,就可以拿一把剪刀,把這紙箱拆了,壓扁,再插到其他紙箱中等著回收,原紙箱擺放處就清空了,爸媽淡水家也一點一點的恢復了原本的整齊空間了。

爸爸特別寫下,建議我帶的東西;他寫在手機的記事簿裡,我特別拍下還錄影,跟爸爸說我怕忘記,所以錄下,其實是想錄下這美好的一刻,爸爸說,要帶:「酒精紙巾、捲尺、抹布、鉗子、螺絲起子、延長線、萬用插頭、鞋拔子、菜瓜布、萬能接頭…」。其實,這些提醒也不重要了,因為他已經都整理好給我了,今天晚上,最主要的功能是我們要送兩箱去倉庫,兩箱都是兒子的物品,捨不得丟的。

此時我發現一只小紙箱子在家裡角落,那是什麼?原來是之前日記的借閱者所寄回來的日記,十三本,我打開來看,想到我應該也帶一份日記到遠方啊!於是,行李突然間又多了13本(日記),體重計上面量過,8.5公斤,不會太重,這時候突然發現,天哪,兩個27吋的螢幕也沒有帶,小孩子用的桌機也還沒有帶。

倉庫之後,送孩子去吃他們最後最想吃的餐館之一「御盤的食堂」,特別抓緊經過中山北路的機會經過小叔叔家,想說偷襲上去以免傷神煩腦做東西給我們,不料小嬸嬸依然在20分鐘內烤出了迷人的餅乾,看到餅乾,一方面傻眼但一方面也很開心如此幸運在出國前及時再吃一次這人間美味,寫作人都已經沒有形容詞來形容這些巧克力餅乾了;我一小口,一小口,在車上就先吃掉一片還流著巧克力熱漿的熱餅乾,

為加拿大的生活做了一些財務的計畫,我發現,狀況還可以。我在各處放了多筆小資金,都不多,但這邊一點、那邊一點,加起來就有一些了。現在考驗我的是,因為資金總和仍不多,會花完,因此,要怎麼設計我的現金,才能讓加拿大各式的新花費加起來、滾動中的時候,我可以知道我每個月花費的狀況。我向來不相信計帳,計帳是有什麼計什麼,但無法所有都計進去,用「扣」的視角會比較保險的知道。

明天早上,我要和之前上課的那個離婚認證的美國老師會談,之前和她爭取,將那個東西引進台灣,沒有談的很好,但現在我的格局大了一點,對我來說,更有趣的是整個「亞洲人」,而且是「亞洲人在海外」。想想,亞洲人在海外,是很特別的族群,首先,英文不是問題,英文的口語不是特別好,然而,平常在Messenger上面溝通全部都寫英文。這真的很奇怪,因為寫完英文,拿起電話一講話,馬上就換成中文,然後掛掉電話,又全部改回英文,是因為英文太好或中文太不好嗎?不是,其實只是,中文打字太不好,中文打字太慢,用英文打字比較快。或許,出國以後就會開始發懶,連打字都不想用比較精準的方式打了。

這麼一個特別的「講話講中文,打字卻打英文」的族群,特別之處不只這裡,雖許多亞洲人都在非亞洲的地方出生,但亞洲人還是群聚,從小到大都是。80%的國外出生的亞洲裔,最好的朋友可能還是亞洲裔。當然,配偶或伴侶也是亞洲裔。我這邊一直講亞洲,表示並非中國人找中國人,中國人可能找韓國人,但是基本上就是亞洲裔,而且特別是東亞(排除印度)。這一塊,我覺得大有可為,並非因為他們在北美的地方特別的clustered(世上每個族群都是clustered),而是,東亞的國家在東亞,特別有民族意識。以往,從來沒有任何的人來討論這個族群,更沒有一個人來對這個族群寫下論點,立論,從立論開始,是我Mr. 6可以做的,我有興趣,把這個族群劃分出來,就像民國以後就把漢族滿族等等劃出來成中華民族,從此改變亞洲人,以及其他人看亞洲人的世界觀。亞洲人在美洲不再是一個模糊的存在。而是有自己獨特的、甚至感到驕傲的一種新的品種,跨越國際,同時擁有幾個國籍。

心臟相關記錄──發作:(無);服藥:11:30pm took coxine 5mg

作者聲明:日記作者(我)透過日記無差別記下最真實的每日,若有冒犯,懇請您,也謝謝您,願包容我。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