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商買的那種工廠做的Amelie貝果,兩邊拆開用烤箱烤一下就變得熱熱的酥脆,哥哥說好吃。妹妹則吃巧克力年輪蛋糕,我廚房弄一弄,一轉頭看到妹妹已將蛋糕切成好幾塊,我說,看起來你將它切成八塊並吃掉三塊,現在才剩五塊,妹妹一顆好大的笑容在臉上:「你怎麼知道!完全正確!」身為離婚後撫養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正在離婚後第二年,我慢慢開始有信心我(們)已給兩個孩子很足夠、很足夠的愛,讓他們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應該是要有信心的,給他們的愛並不會讓我很辛苦,或者抱怨我為何倒楣帶著他們而被迫必須愛他們,不,不是,他們會知道,我愛他們,單單純純的是因為,他們「值得被愛」。他們非常棒,又聰明,又善良,又棒,值得我全心全意、全部資源傾下去的「栽培」。

想想,哪一個孩子不值得他們父母這樣的愛?但,在東方的家庭,有幾個父母真的欣賞自己的孩子,並表達出來欣賞?

今天校門口排隊排得特別長,老師一一檢查孩子的體溫表,看到幾位長得瘦高的女生,而我家女兒已是全校最高年級卻比較像是三、四年級的身高。女兒已說,她不想長太高,我說,長高當然好,空氣比較新鮮,看得比較遠,最主要是你要當領導人,你不靠別人,所以你要長得高,長得強壯。

爸爸對女兒的期許,跟自己對異性的審美觀似乎都不一樣,但,那也不要緊,因為最後會真正影響自己女兒的應該也絕對不是爸爸,而是媽媽或其他周遭同儕女性────我一直在思考的是「當女生的紅利」這一部分,當一個年輕的女生,在全世界無論是男是女都對她多一份照顧,儘管在路上捷運上手機都拿「橫」的追劇,但她就像孔明借箭的草船一樣一直有目光往她身上投射,那是人性,難怪女生到老,一直想盡辦法拿回那個青春,以為那是羨慕,但更多的是她曾經走過那一段路,知道那段路有多美好。青春哦,有多麼美好。我一直透過各種舉例或故事在和女兒傳達,外表不重要,但,當女兒拿梳子拼命梳她的頭髮,我又一直跟她說,你很漂亮了、你真的很棒了,這不就是在強化她心中那一個「顧外表」的想法,慢慢地落入那個會限制她一輩子的「外表陷阱」嗎?

相對來看,當男人,沒有紅利;年輕的時候,大家對年輕的男子尚會報予注目,抱以期望,但和同年紀的女性相比,男性受到的注意較少,永遠只見男性關注女性,比較少女性關注男性,或許,非常鳳毛麟角的外表高大帥氣出眾的男士們會被關注,但那是少數,而女性則是大部分都廣泛被注意且喜愛,這方面的相關破解以及心理學現在仍不太有人提出,但它卻已經一直都時時刻刻影響著我們,無論哪個年紀,哪個性別,每一天每一天的生活;亦影響到我們對下一代的教育。。

既然你不在,中午我想找一間餐廳,是你平常不敢吃但我很愛吃的,答案就是「生魚片」,台北車站那邊有一家路邊的「爸爸嘴」沒開,來到「魚心」,這間老店我在11點半剛開就坐進來,才五分鐘,桌上已擺好一盤共七片標準生魚片,每塊新鮮又大,用筷子夾起來都會因為太沉重而掉回到盤子裡,掉回去盤子又彷彿彈了一點點起來。每次我們都這樣吃「魚心」的,生魚片,手卷,然後是茶碗蒸,我必須挑掉雞肉,只吃魚肉和其他,這時候差不多了,再吃一盤炒高麗菜,他們高麗菜炒的水怎麼那麼多,但是那個「火味」實在好,雖好,卻又只有一點點,要怎麼樣煮才能將火味拉到最大,每口都有火,不需要閉上眼睛就可以感受到火。

你到台東第三天,繼續一路吃小吃了,吃完就看到美麗的東海岸與太平洋的白浪,拍了照,再回來吃小吃。我坐在台北的魚心餐廳繼續看到門不斷進來更多的人、更多的人,幾乎是老年人,老的男人,老的女人,老的一桌「蘇太太」的飯局,成員陸續報到,挺可愛的──這種老式味道是老人的最愛哪。

今天我思考全部集中在「建立tempo」,我已經知道要做什麼了,接下我需要一套每天或某個固定時間的設計,讓我可以整套下去。我知道我不要「日更」(每日更新),那是沒有效率的強迫症,那麼,會是什麼?回家後,我瘋狂整理家裡,比平常速度還快,一邊整理一邊在想,如果可以建立tempo,我也可以繼續整理家裡,親手把家顧的好好的,親手把公司也做好好,做孩子的榜樣。我用的會是現代網路的技術,在家裡,以槓桿做好多好大的事。

在家裡,一邊瘋狂的快速的做,一邊我的油料是來自於我感受到我家孩子是欣賞他們的爸爸(我)的,很多很多孩子與我這幾天的歡言笑語,回想起來就覺得心裡暖暖的、甜甜的,帶著這種又甜又軟、比熱巧克力還好喝的滋味,以非常非常快的速度摺好全家人的衣物。

坐回書桌,有一段不是很舒服,非常緊張的思考,我最近常常這種思考方式,冷汗冒出來,覺得自己已到絕境了,走不出去,被關在籠子,絕望。好像眼睛所及所有的人都是在「籠子外」的人,無論他們的工作在做什麼好像都比我好。也在這時候我終於想到了我的tempo,我的韻律,我推出的「單位」,就是「學習單」;這三個字是從孩子那邊常聽到的,我上網確認,學習單就是非課本或非講義,只有一張或兩張紙,像通知單,但效力卻像「課本」,是教材的一部份。想起,這不就是在加拿大美國的學校常聽到的「worksheet」嘛?我可以以學習單為單位,將智慧送到孩子的面前家長的面前。然後就在這關鍵時候,之前兩位要幫我介紹人的朋友,剛好都回覆了,各介紹再多一位朋友給我,我火速約了這週四去台中參觀自學學校,今天也試寫了第一篇文章(寫「AP」)。

傍晚孩子正在上電繪課,你回來了。現代接人不必淋雨,你從地下化的鐵路車箱走出,一路到地下停車場。雖然只有三天,但我們彼此都覺得對方像「陌生人」,人的大腦真的很奇怪對不對?孩子還是最開心的,他們等老師走後,開心的和你說剛剛老師說的她以前的怪學生的故事,小朋友笑點很低,老師說故事,他們兩人都笑歪了,妹妹更笑到從椅子上摔下來。我吃太多你從台東帶回的麻糬;今天你休息一日,我們叫外送來給哥哥帶便當。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