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些成年人,難免有時會希望對孩子們的管教呈現出該有的嚴格,但我觀察了一下,發現大人與孩子其實互成一個互助的系統,當我停止幫忙孩子收盤子、收衣服、整理書桌,是不是我也應該停止收大人(我與你)的碗、的衣服、的書桌呢?沒錯,孩子並沒有回饋,不像我們兩個大人是彼此的互助,你幫忙我我也幫忙你,孩子並沒有幫忙,不過,如果孩子們沒有先一步長期的感受到被幫忙的美好,卻先感受到「幫忙」是一種壓力、因為「不幫忙」而滔滔江水一發不可收拾的嫌棄,不確定他是否有一天會願意好好的出去、真心誠意的幫忙別人。

對我來說這是關鍵,到底我把我的文章丟在旁邊,花時間去收這個、收那個,在收這個那個的過程中又突然發現衣服沒有洗,垃圾沒有倒,然後「岔開」去把這些家事洗完倒完做完,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我是「快樂」的嗎?如果我做這些是勉為其難、心中的抱怨滿天亂竄,那麼我就像那些家長一樣,用吼的用叫的用發洩的逼自己孩子一定要做,而那些孩子,當然就愈不會做,勉強做了也不長久。可是我觀察我自己,我在做這些「幫忙」還蠻快樂的啊,不快樂的反而是偶爾升起「不要幫他、不要幫她」,反而讓我非常困惑──我害怕的是氣氛變差。

而我知道,那是我的個性,個性太孱弱,所以,透過幫忙,透過犧牲自己、放掉自己、花自己的錢,這是我覺得「最舒服的狀態」,好像我這個人天生設定就是要做慈善,不是因為我做慈善會快樂,而是因為假如我不做慈善,就「絕對會不快樂」。在親密關係、親子教養的領域裡,這樣的一個人(我),可能就是像一堆炭木柴那樣,天生是用來燃燒的,那我現在就必須認同,只要柴木它是快樂的,那嘎吱嘎吱地燃燒,那些體內分子正被破壞的暴戾聲,就不是破壞的暴戾,而是恰如其分的十萬分之美好。

昨天才剛說在家裡孩子吵吵鬧鬧的無法安靜,今早氣氛就是這樣子,連文章都拖到12點前最後10分鐘才寫完上線,我這麼有訓練的大人都被拖到了,更何況是孩子們自己;我看孩子們就想到小獅子,也需要互相打鬥跟開玩笑來得到一些養分跟同儕手足之間的學習,沒錯,所以我沒有太在意,我試著用欣賞的角度看著嗨爆的正在歡樂度週末的兩個孩子,也做好我的責任,看著他們,繼續的「curate」整個家的秩序;只要任何一個人在鬧情緒,叫我要注意他,要說其他人不好,沒關係,我繼續的緩和大家,把自己撐著、忍住,在空隙中再想辦法做自己的事、想自己的事、幫整個家的「財務」找出路,不用去想時間是不對的,不用去想付出是不對的,不用去想一個人是否得到最好的────這就是我這個人,現在最好的現狀。

孩子靜不下來,打開手機,就知道為什麼。這個世代,「抖音」說明了它的成份。抖音上面的人,一打開就是在15秒內呈現最歡樂最誇張的模樣,好像力氣是永遠用不完的,試圖馬上拉走你腦子裡面所有的注意力。

拖了半天,孩子才跟我們出門,中途下來買了麵包,哥哥仍寧可遲到幾分鐘還要去超商買東西,我們來看房子。搬家的目的只是把目前兩個單位整合成一個單位,讓我們全部的人都可以住進去,並且還考慮到很多其他因素比方說交通啦、房子必須十年內、希望是電梯大樓啦、一定要四間房間等等……幾乎是找不到的。這一間是在高速公路旁,大門口有這麼一兩個角落長得有點很像北美洲,樹枝裸裸的一根一根的,綠色青草地上有幾片枯黃落葉,可是就和台灣這邊看到所有的畫面一樣,只有一兩個角落是這樣,轉個角或眼睛稍往上15度或3公分,就又不小心看到滿眼框的舊公寓與垃圾場。這間是很便宜的,但坪數不夠;最主要的還是「空間」,開始覺得,只要有空間,夠大,夠寬敞,其他什麼都好談。但空間偏偏就是這麼的難,寸土寸金,城市人根本就不自覺人類本來就該住這麼大的房子,於是竟沒有這樣的產品。

閃出來我們來「大冒險」,才發現原來這個地方的旁邊就是東湖、汐止的這一塊工業區,還走到了焚化爐,朋友的工廠跟工業區還有工業住宅,讓我們嘖嘖稱奇。這時候看到那一動「長虹建設內湖潭美段科技大樓」,這棟真的很特別,因為在環東高架橋看下去發光,從中山高速公路往北走一個轉角也看到它佇立在前方,絕對不會錯過,反過來看,如果在那大樓的二十或三十樓往下看一定也是相等的壯觀吧(我們上網查,此樓高三十三層)。我們盯住這大樓,慢慢的來到它的「腳下」,才看到原來它還在興建中,居然一個招牌也沒有,你下去看了文件,只說那是一棟新大樓,令人非常好奇,這麼龐大的建築物,居然好像不會想要先進行出售、還沒取名?該不會是政府大樓?

來到春水堂,在這裡工作,今天點了這個熱的炭焙烏龍茶,沒想到非常可以喝,喝了一杯又一杯,怎麼喝都喝不完,每口都是泡得很濃的,難怪剛剛等那麼久才來。妹妹也很認真的在這深色木紋桌上寫她的數學作業,很乖,哥哥下課了,你到補習班門口接,接來理好頭髮,非常高效率的我們將兩個孩子送到弟弟叔叔那邊去(戲稱)「托嬰」,顯然兩個孩子對這個說法感到很有趣,然後兩個「大嬰兒」呢,在後面本來笑咪咪的,一聽到要停車走路就唉聲嘆氣起來。小姪女搶先宣佈了今天要去吃「壽司郎」,後面還去一家「九州」冰店,中間還在中山站那邊有個「外帶東京」的街市,我的天啊……。

我們兩人呢,也用雙腳去搭大眾交通系統,雖然只有不到一小時的時間也美好,走出捷運站在這樣的一個涼涼的冬夜,經過最熱鬧的信義區,經常遇見帶著夢想的女子、男子,此時還未深夜,他們一個人在等另一個人,或另一群人,站在瘋狂的鼓手,音樂滿耳,有一個年輕女畫家在打開的紅傘旁邊開了一個小攤位:「初次見面,畫出對你第一印象」,一對情侶正在被畫。我們沒想被畫,你只想到以後可以讓妹妹也來擺個攤位試試、蠻好玩的。我們經過貴婦百貨,這是你第一次進來這,一樓大排長龍等著拍照,但我更喜歡在三樓看到一對中年夫妻、穿著非常樸素,這是家財萬貫也買不來的平時幸福。我們笑,這整個挑高大空間、冷氣不夠這麼熱、一定是因為中心這麼多人,大概有300個吧;電磁波大概很強,網美都在拍照。

一場音樂會為今天作結,它是美麗的,每一次這樣的活動,有音樂,有Panel分享,有攤位,有同行朋友的互相溫暖招呼,還有的是歷史,這歷史是跨過這一生命、更長河的思惟。這樣子的思惟能使整場活動非常的鬆,不間斷的琴樂妙音,不必解釋,都是撫慰。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