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你將傘拿去接濟路邊的辛苦人,車內沒傘了,只好拿孩子小時候的Hello Kitty粉紅小傘,女兒年紀也夠大,不覺丟臉,只覺有趣:「怎麼用這把傘啦!」送她進校門,我還是撐著這一把粉紅色小傘,家長無不側目,實在真的蠻好笑的。留下這把傘是對的,最大的功能是提醒我們孩子從小到大的過程,尤其在今天這個特別的一天,我特別在早上就寫訊息給我爸媽。「謝謝爸爸媽媽生我又照顧我長大,」我這樣寫:「這個人生實在太有意思了。」

可不是麼,沒有父母的生育與養育,以及他們能力之外加碼給我們的那些年移民出國的海外教育,我或許無法像現在享受一生酸甜苦辣,無法有現在的某些思惟並享受在思惟當中。今天我雖然有些挫敗,但我並沒有停;我深信今年會是豐收的一年,它是我最後可燒的一年,過了就沒了,也是我必須轉回來,而且一定會轉回來的一年。我有信心,而這個信心也是我父母從小帶給我的最好禮物。這禮物之驚人,一般台灣人可能不會懂,由此更顯現出我父母的可敬與可貴,因為他們小時候也是一般的台灣人不是嗎。

只要是華人,對「44」這歲數不忌諱,是騙人的,就好像每天都有一個「4點44分」,當我抬頭看到數位時鐘這樣子顯示,應該還是會嚇一跳的,更何況這個歲數將緊緊跟著我一整年。一般來說當一個人44歲,被問到幾歲,應該會輕輕避過,答以「虛歲45歲」,但我不必;人生可以從1歲、2歲、10歲、12歲、20歲、27歲、32歲…活到44歲,真的是了不起的,它的英文也有一個很好的意義──「forward and forward」,過了這個歲數,有如爬過那個門檻,爬過一個山頭,後面當然要繼續自己再往前再往前、再往上再往高處去享受更大塊的美麗高原,而不只是登上了某山頂而往後只剩一路下坡直至向地球說再見。

今天又稍冷一點,外面還是一樣滿天是雨,我已習慣這雨,就這樣一整個冬天也無所謂了。我也習慣穿著大外套,身體放在大外套裡面的感覺還不錯;早上還好沒有排約會,我們可以稍微輕鬆一下;我收到了第一篇外包漫畫家所試畫的漫畫,感覺還不錯,我也報價了,並再聯絡了第二位,目前打算讓兩位一起合作──最怕不是花錢,而怕他們無法準時交件;我自己要求自己每天寫,自然也會要求他們每天都準時。

中午你約了「饗食天堂」讓我們好好過生日,這四個字掛在我日曆已有一陣子,每次看到肚子都咕咕叫,今天終於來了。和不一樣的人來過這裡很多次,更顯得和你來是多麼的不一樣;跟特別「對」的人來,就是特別的什麼都好,每一樣食物都好好吃,夾菜的過程充滿樂趣;以前拿兩盤就差不多了,今天可以拿四盤,不,或許拿了五盤了;你也差不多,絕對是划算;當我經過這麼多的各式肉類,主廚在切半生不熟的牛肉片,另一位廚師服務著片皮鴨肉,還經過以前最愛的孜然排骨,今天我「通通不能吃」,走過去,只能略過、略過、略過,難道心裡不會覺得煎熬?沒有耶。每經過一盤肉,就愈感到一種「自己不同」的傲,當我必須連續好多盤肉卻通通必須略過,而那些肉前又擠滿了想拿的人,更感覺到我是「更好的人類」──這或許就是素食者在這個充滿葷食的世界中賴以為生的心理。我依然吃海鮮,將那些原本還活著的蝦子,與牠四目相對,說聲對不起,將牠的頭拔下,吮著牠頭和身體交界處的蝦黃,拔下了蝦腳及尾巴;透明的蝦殼一抽就掉,表示此蝦新鮮──以上動作重複15次以上,因為我的盤子就是有這麼多蝦子。到底什麼時候,我才能真正的完全停止這些野蠻的進食方式呢?我可以為了心臟病瞬間不吃任何的肉,但海鮮目前仍難戒,暫時只好先維持海鮮素(Pescetarian)的diet。

才發現今天為何做什麼事都很慢,就是因為缺乏咖啡因。拿昨天來看,昨天我喝了三次茶飲料,最後一次是在晚上八點到九點之間,所以昨天就睡不著、吃了半顆醫生開的助眠粉紅小藥丸,才在你說故事說到一半的時候斷電。今天一天至現在仍未intake任何咖啡因,緩慢是正常的;在低溫下睡了半個小時,好像還是醒不起來,偏偏這時候,真到了2020年最後一個月,其他每個人都活絡了起來、動起來了,可能是因為美國總統大選變天,大家嗅到新的希望?或許和最近諸多指數(至少房價似是上升的)有關?大家社交活絡起來,從小地方看出──今年生日我收到了特別多的祝福,當然,可能也是因為我開始找回太多老朋友的緣故。

平常這樣子沒有咖啡因的腦袋是沒辦法應付這麼多事的,而沒有咖啡因腦袋,更特別容易跌落到沮喪的深淵中。下午在明亮的餐桌上你將網購來的氣球一一拆封,拿打氣筒將這些「Happy Birthday」每個字母皆充滿了氣,然後我與你和妹妹一起準備哥哥的生日小禮物,本來是很愉快地在一起的氣氛但是──在Line上面我與漫畫家的溝通碰到一些挫折;有的畫家比較慢,有的比較快的卻兩三下就談判破裂折損,沒機會合作就說話越來越奇怪且變得要理不理,都讓我窮於處理。從前可能同事回報「他不想合作了耶」一句話就夠了,但現在我卻必須親自面對那一些「不想合作」後面跟著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言詞跟情緒。而沒有咖啡因的我,根本脆弱到無法應付這一切,下午就奄奄的。

沒有一樣東西可以確認,那又怎麼樣,我要學會活在一個沒有東西可以確認的世界裡,這樣子繼續的往前推進。妹妹吃完了點心兼晚餐,接下來是哥哥補習回來,再吃了點心兼晚餐。兩個孩子一直祝我生日快樂,問我要不要慶祝,我說你們去忙功課;要不要送禮物?「你們兩個人就是最好的禮物,一直都是呀!」然後摸摸他們的頭,把他們趕回書桌。後來哥哥叫我趕快來簽聯絡簿,我衝了出去,到了客廳只看到一片黑立刻被嚇住,你和兩個孩子在滿是蠟燭的客廳,唱我生日快樂歌………。

晚上和于為暢兄為明天的直播訪談做了一些準備,暢兄開心的說我這一場在預告時的讚數是別人的近兩倍,表示大家都很關心我「到底跑到哪裡去」。其實我哪裡都沒去,就只是在2009年的時候女兒剛出生,我急著要賺錢了,離開公司以後我登記米斯特六公司,從資本額100萬開始,從此踏入行銷廣告領域。科技新創圈和行銷廣告圈顯然是完全不一樣的世界,不同一批人,後來十年我在行銷廣告這塊猛力賺錢,再有好消息、再有演講也都傳不到以前那批老朋友那邊;我的消息都得靠老朋友看到然後傳出去(比方說2015年疑食道癌那次)。但無論怎樣,這件事重要嗎?我的個性,基本上就是孤僻,也不要再幫自己找理由了。

講到一半,突然地震,暢兄坐在原處,動也不動,表情自在,但怕地震的我早就跳起來跑出房間,螢幕裡只剩一把空椅子。跑出房間我看到妹妹已經打開大門,自己躲到桌子下(果然老師有教),哥哥也在四處檢查,你和他們聊著921大地震,點頭說這次真的「搖很大」……此時老友傳來說:「你的生日真的給大家很大震撼。」可能是驚嚇過,今晚特別快的睡著了。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