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打算重拾每天寫作工作的我,醒來後就兢兢業業、緊緊張張的開始計劃新的電子報。我第一步也做得非常的明快───早上一邊看著兒子吃早餐,一邊拿毛筆寫了一句話給我的支持訂戶:「謝謝您,陪著我這一段時間,現在我要去追夢了。」,並在下面細節說明:「本電子報至今已發出了200多封信,寫的是過去我十年行銷廣告公司的專業;我們一起演奏了不少的美妙樂曲。行銷是我過往十年的專長,對我來說它就像呼吸這麼自然,但我另有『任務』在身──我一直想幫助更多的、在婚姻與人生中浮浮沉沉的男男女女,陪伴他們走過成年人生中的最痛,讓人生不再有親密關係上的痛苦。那是我的夢。所以,今天懷著很抱歉也很感恩的心情,通知您,盼您支持───我必須忍痛割捨曾經的最愛、最強的行銷專業,我要去『追夢』了!」然後,我瀟灑的寄出了這一份電子報。

這才發現,真的已經發報了長達七個半月,中間好幾度欲停止,好幾度,最後還是繼續,不知不覺這麼久了。如果我人生已很有限,那我真的要謹慎花時間在真正的大事,這世界不會因為多一份「行銷」電子報而變怎麼了不起,但卻會因為多一份「離婚」電子報而使得很多苦者被幫助到。從昨天與總編的對談,我也感受到,成年人的苦不只在親密關係,還有在其他關係的逝去,比方說年邁父母過世,或(我猜)孩子出狀況或過世,所以這電子報可以擴大到涵蓋所有的親密關係,它是一個「陪伴一起度過」的概念,這樣就大了。

也讓人不捨,行銷電子報的告別文,很快就有好幾位讀者馬上回信:「真的有被嚇到,怎麼要停了」、「收到今天的信件很驚訝」、「每週都很期待你的發的」、「We will Miss you!」、「剛剛收到您的電子報,有點震驚!」、「別的mail看完就刪除只留下你發的每封信」、「你花的心血化為文字及線上會議型式是很有料的,謝謝你不藏私的分享」、「不論你的夢是什麼都祝福你完成夢想」。

做夢想,果然速度快很多,我整個人活了起來!早上,你建議來這一間最陽光的星巴克,儘管外面是陰天,雲朵被風吹得快速飄走,它還是這麼大片的充足光線。我看著螢幕,屁股下是硬硬的沙發,有了上次電子報的經驗,我知道這一次我安排星期一至五共五天,「不要做」同樣的事情,五天都做不一樣的。想了約莫半小時,安排出一個星期一至五的流程,剛好今天是星期三,依據這份剛寫的計畫,我應該寄一份市調出去──趕在今天中午前我完成市調並上線。

今早我也終於下決心要好好處理妹妹的「脾氣」問題──最近一週妹妹亂發脾氣越來越厲害,算下來可能每天都發一次,都是很微小的小事,脾氣卻發得巨大,摔東西、踢床、用盡全身力氣發出最激烈的動作,而我往往是全家人唯一她無所忌的出氣對象。今早再次因為我晚一點幫她簽名就摔東西;當我輕輕的出言制止,她更生氣,出門也亂摔門,氣呼呼地;我和她緩和的說,現在不理爸比,沒關係,你先自己想一想,中午再和爸比說對不起。

中午,你知道這件事了,也勸她說對不起,她放學回車上並沒有緩和,爆氣起來,堅持她並沒有兇;我知道那是孩子要「面子」,而我們也做得很好的是我們從頭都非常和顏悅色地跟她說話,不激動,也不罵,都是輕柔的說、問她「好嗎?」我知道妹妹就只有我們了,沒有其他人,她這一年辛苦了,好不容易撐起來她的世界,她沒辦法再退一步──不過我也想藉今天機會好好「堅持」到最後,讓她記住。

到了餐桌,你依舊幫她準備了一盤好吃的飯、青菜和溏心蛋,我們都讓步了,還將要求她的道歉改成「三個謝謝」就好,但她還是大爆氣又大爆哭。我也緩緩的繼續用各種方式讓她聽到,我說女兒妳都兇那個「對妳最好的人」,連爸比這下也傷心了。我解釋,過去的沒關係,我們只要「明天不要再兇一次」就好。我說,生氣是正常的,但要有意識是自己在生氣、不能罵無辜者人也不能把罪源賴到無辜者頭上,那個無辜者可能是你的爸爸、家人(心裡想的是未來的男友、甚至子女)。我鼓勵妹妹,讓她想起她一直都很善良。妹妹緩和了,開始吃東西,開始跟我聊天,我仍要求她錄一段影片,她對著手機鏡頭、眼珠子左轉右轉的轉了二分多鐘,終於鼓起勇氣說「對不起,爸比。」然後她好像還想繼續對爸比說什麼,又不好意思說───我想,這次暴怒後被逼著道歉的羞窘感,應該會讓這個單純又善良的小女孩謹記在心,以後在亂生氣前會想起,就不會隨便發出無法逆轉的脾氣了。

下午赴約,去見以前米斯特六公司當年第一位同事,當時她才剛畢業(或還沒畢業),現在看起來仍像學生,其實忽悠過了至少12年,12年來她在研究報告領域待了至少六年,一創業馬上就成功,如今開了KOOK Living第二間店,業界蠻有名,後勢大好,已得到很多「自來客」合作機會,到底如何利用這些自來之機會?她問我。一開始我覺得她問錯人,因為我似乎腦袋鈍鈍,像退休在家的老人,突然間被拉到這一間光線明亮、網紅搶著來拍片的美麗廚房,旁邊的大餐桌,聚光燈往我臉上一打,一時頭昏目眩,但,再多聽了一點點,我的魂就自動回來了,東一個、西一個的飄了過來──我將這些抓過來揉成一團再整理出兩個方向,末了,想給這位朋友一個輕重之分,居然兩個我都好喜歡,兩條都是通往得名又得利之路。

就在萬華,你帶我來你的「愛店」MANA嗎哪,挑了三件才1000出頭,她們說這些衣服都是自己設計的;自己盡情設計,新的一套又一套,一群消費者會固定來「吃掉」,設計師最快樂的不就此而已嘛。來吃雲南菜,月亮蝦餅這麼厚就知道是廚房自己做的,之後我們出發至松山菸廠觀賞一部包場紀錄片,由史丹佛學長蔣顯斌的CNEX紀錄片公司所拍的,那時候我聽他創這個、還不太清楚什麼叫紀錄片,現在我了解,這世界的電影根本就準備被紀錄片或紀錄影集(Docu-series)給取代了。這部關於聖嚴法師的紀錄片,相當莊嚴、漫長,時間軸跳得很好──一位生命奮鬥到最終,難免還是得和這個世界說再見,對比當年小時候與當年努力,那個淚水,他說,此生大部分的都是逆緣增上生,很少遇見順緣,這是大部分(尤其我)的人生寫照。

今天下午、晚上就足以讓我非常累了,一下子回到過去,一下子又拉高到宇宙時空。我再看了一次早上上送出的市調所吸引來的名單,相當沮喪,講到「離婚」,名單頓時變少,之前隨便下廣告,關於小孩手機上癮的,隨便就80、120個名單,這個居然只有五分之一不到。

歡迎點擊這裡追蹤本站,收到明天的續集

(Mr. 6自1992年開始每天日記,前面28年多的日記刻意隱藏,前所未有的人生公開開源實驗,若你有興趣獲得一份,請來信send.to.mr6@gmail.com借閱一份《完整版日記》)